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伊拉克人对前途疑虑重重 - 2003-04-26


在伊拉克的战斗已经结束了,美国军队正在把重心转移到在伊拉克建立一个安全稳定的环境方面。不过,记者在访问巴格达的一个居民区的时候却发现,一般的伊拉克人和在他们的大街上巡逻的美国军队似乎仍旧各有各的想法。

天空的颜色象黄土,仿佛一场沙尘暴刚刚把细碎的像粉末一样的沙土吹过这座城市。那些衣着整齐的男士们,独自或者成群结伙地走向居民区的清真寺,去参加星期五的祈祷。

这可不是一般的清真寺,它是萨达姆・侯塞因的“战斗之母”清真寺。这所清真寺于2001年开放,为的是庆祝这位前伊拉克领袖所说的第一次海湾战争的“伟大胜利”。

*战斗之母清真寺独具特色*

这座清真寺被认为是伊拉克政府官方寺院。建筑风格在整个伊斯兰教世界都可以说是独具特色的。周围四个象“飞毛腿”导弹一样高耸的尖塔,拱卫着高达三十六米漆成金黄色的圆顶。另一件独一无二的东西是一部曾经在寺内展览过的可兰经,号称是用萨达姆的血写成的。自从巴格达被攻克以后,没有人知道这部可兰经的去处。

据说这所清真寺的内部非常富丽堂皇,但记者暂时无法亲眼证实,因为眼下外国访客不得入内。阿德尔・易卜拉欣就住在清真寺的街对面,而且曾经是这个清真寺里的八十名雇员之一。现在,他就象大多数伊拉克人一样,失去了工作,而且对自己的前途也难以预测。他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所以,如果我们没有一个新政府的话,我什么希望都没有。我不知道他们想为我们做什么,也不知道将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他好像是在听天由命,对前途一点都不乐观。他对在这座城市里出现美国人的态度从他的脸上就能够看出来。

两名美国士兵开着悍马越野车从这里经过,在一个手持武器的男子面前突然停下来,这个人就站在这所清真寺前的人行道上。易卜拉欣倒退了几步,躲开美国军车和那名操作着车顶上四十毫米榴弹发射器的壮汉。当兵的不会说阿拉伯语,而人群中好像也没有人会英语。最后,大家靠打手势似乎也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美国兵缴了这名男子的械,并通过无线电徵求进一步的指示。

约书亚・卡迪纳尔中士说,这名男子或许有美国军方的批准,可以带枪守卫清真寺,但是他也有本职工作要做,因此一定要进行检查。他说,这是他的新任务的一部份。卡迪纳尔中士说:“和开战的时候比,我们的任务不一样了。现在的任务是维持这片地区的安全,完全是不同的任务了。不再打打杀杀了。我们要帮助这些人了。伊拉克的军队都没了。就我的理解,这片地区没有几个人想伤害美国人。我们不那么担心了。”

卡迪纳尔中士说,周围的居民对他的态度不错,而他也要对清真寺等重要圣所敬而远之。他说:“我不会走近那个地方的。当然了,如果有人从里面往外打枪,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不会没事往那里去。我要尊重这些人。”最后,卡迪纳尔中士放了这名男子,但是却收走了他的步枪,开车离去。

*不相信美军会撤走*

阿德尔・易卜拉欣坐在自家的门阶上看着热闹。美国人决定不进清真寺,这显然让他松了口气。他本来以为,美国兵是要闯入寺内的。

虽然一名翻译请大家放心,告诉他们美国人会尊重宗教圣所,但是易卜拉欣还是不肯相信。他也不相信美国人是来把伊拉克人从萨达姆政权的压迫下解放出来的。记者问他,美国说过,只有在绝对必要的情况下才会留驻伊拉克,不会长期呆着不走,他是不是相信这样的说法。易卜拉欣回答说:他说:“我不相信。”记者问他,为什么?他说:“我不想回答。我心里有想法,但是我不想说。”

易卜拉欣的新世界没有了萨达姆,但是换来的却是美国军队。至少目前,他看到的是美国军队占领着他的国家。他对这个新世界的谨慎评估,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民众中颇有代表性:人们在等待观望,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