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我们了解香港和香港人么? - 2003-07-10


北京自由撰稿人戴晴就香港七月一号五十万人大游行撰写了一篇评论。评论反映的是戴晴本人的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

从历史教材和回忆录上,我们知道,近代中国人每与中原强权冲突,英国治下的香港,无例外地为革命提供庇护。从开罪清廷维新第一人王韬,到1949年共产党建政之前的宝贵人才储备,无不和香港紧密相连。笔者本人亲身经历过的被阻于国门之外、作品遭封杀查禁,都直接感受到港人温暖的援手。

更不要说1989年的“春夏之交”──正因为港人对北京民众的声援、对落难义士的救护,以及此后年复一年饱含爱心与期待的烛光追念会,才使得这一镇压没像过去历次一样给抹得干干净净。还有失学的孩子、求助无门的患者、水灾地震、矿井崩塌,每当危险苦难肆虐,香港人都立即出现。

所有这些不事张扬的政治参与,内地这边好像一直没怎么当回事,功劳全是当时的英雄和后来的掌权者的,港人做了什么,从来一笔带过。香港人自己好像也没怎么当回事,默默地奉献之后,又默默自己回家“扪钱”,率真而沉静,而且一做就是一百多年,一代又一代,直到今天。

7月1号,在如今已经变得更喜欢情人节玫瑰和生日蜡烛的内地人心里,七、八个人在上海的一间屋子或者南湖的一条船上开了个会,So What (有何了不起)!如果再联想起内战、韩战、肃反、反右、大饥荒直至文革和今日的权钱交易化公为私,一党专制执政执成这样,那生日还有什么脸面纪念?

不巧江泽民(也许是邓小平,总之是对共产党怀有深刻感情的人)把香港回归选在了“七一”,这眼看着没彩头的日子又多了一分提气的借口。无奈港府在“港人治港”这点上,对北京过于心领神会了:没冲突好说,但凡有点让中央不高兴的,港府无不周到地迎合上意──当然我们也可以说,和内地所有官员一样,特首本来就是北京选的,不对中央负责,难道对根本不曾选过他的“选民”负责不成?

不能算逆来顺受,只能说大势所趋,香港人接受了这眼下人类文明体认阶段还无法更改的现实,成了共产党的间接治下之民。六年来,他们观察着并分析着,不同意见之间也都探讨着,在经过了政府赤字上升、经过了社会福利缩减、经过了个人资产缩水,并眼见着最引为骄傲的言论自由与职能部门的高效清廉,不知怎么都在打折扣,香港人不得不细想了,直到这次《23条(国家安全条例)立法》。

谁人不要国家安全呢?但谁能说今日之中国,没人在以“国家安全”之名营私呢──为自己没有监督与制约的权势、为大义凛然之下太容易捞取的外快、为没人敢说个“不”字的挟私报复、为凑个数字上报成绩盯人、关人、折磨人,亮出的不是国家机密就是国家安全,这样的“保障”,香港人再能忍,怕也不敢领教吧?

在这个原本只有独裁者才津津乐道的82周年和6周年,香港平民走上街头,直接表达对专制制度的担忧与厌憎。“七一”这日子,因为有了这50万明理、守法民众的抗争、终于闪耀出别样的光辉。

刊者注:以上评论反映的是戴晴本人的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