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香港特首董建华 - 2003-07-11


数以万计的人在星期三晚上走上香港街头,举行两个星期中的第二次大规模公众抗议示威。抗议者不仅要求撤消有争议的反颠覆法提案,还要求特首董建华辞职。

*董建华引起北京注意*

董建华早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就引起了北京的注意。香港大学法学院的陈伟业教授说,董建华在英中两个国家的眼中都很突出。陈伟业教授说:“他以前是英国殖民地时期香港政府行政局的成员。他与北京政府有着良好的工作关系。”在1995年,董先生与北京的紧密关系变得更加明显。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一次国家会议时与他握手的照片使他显得非常突出。和江泽民一样,董建华是从上海来的。他生于1937年,是海运巨头董浩云的儿子。在1949年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取得胜利以后,全家人来到香港。

董建华在英国受的大学教育,并在美国生活过几年。在他返回香港十年以后,他接过他父亲的船运公司主席的职位,将公司取名为东方国际运输集装箱线路。当1986年公司遇到严重的经济困难时,北京政府投入价值近两亿美元代资金,帮助公司渡过难关,增加了董建华忠诚于中国的感情。

*国家利益置于民主价值之上*

董先生在公开场合的讲话都迎合了北京的意愿,中国的价值、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西方式的民主价值第二位。在董建华1997年接受香港特区特首的职位时,他已经具有在几个政府咨询机构工作的才能,其中包括他是起草香港回归以后的宪法-基本法的委员之一。

基本法确保香港的言论,结社和宗教信仰自由。在董建华第一任期时,他保护了这一自由。他曾说他决不允许天安门式的大屠杀在香港发生。但是从那时起,人们把他看作对公众呼声没有反应,并且犹豫不决。董先生的前第二位人物,陈方安生曾抱怨她的老板没有很好的政治指挥能力。香港公共利益组织思汇的发起人,陆恭蕙议员同意她的看法,认为董治理香港象管理一个企业。陆恭蕙说:“我觉得他并不一定意识到他管理香港象治理一个私人企业。但是因为他从来没有任何政治和公众管理的实际经验,他也许不知道其它管理方法。人们说他极少迅速做出决定,然后指派其他人去执行。因此很简单的事情会花很长时间才解决。”

*遭遇两次疫情危机*

董先生的政府在1997年就遇到亚洲金融危机。然后他又遇到两次疫情危机。一次是1998年的禽流感病毒的流行,一次是最近的萨斯病毒的流行。对于今年的萨斯病,人们尖锐地批评政府反应迟缓。法律教授陈伟业说,很多人认为董建华对公众所关心的事情再一次没有反应。没有让下属负责,特别是卫生部门。人们认为卫生部门对萨斯疫情反应太慢。陈伟业说:“人们说当萨斯病刚刚在香港爆发时,他没有采取果断措施。他对萨斯的迅速传播是负有一定责任的。他也没有指定任何独立的组织来研究这一问题。”

*反对派要董建华下台*

在反颠覆法的问题上,董建华遇到了迄今为止最棘手的政治危机。这一法案受到广泛的反对,许多人士认为,这可能危及香港的自由。当董建华拒绝推迟通过或是放弃这一法案时五十万香港人在7月1号举行了游行抗议活动。董建华此后宣布要修改这个法案,并推迟表决。但是反颠覆法人士7月9号再次组织抗议活动。他们说,不能把这样敏感的立法交给董建华及其政府,他们是不可信任的。反对派人士要求董建华下台。中国大陆在董建华的去留问题上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但是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卡伯斯坦说,他们可能已经在背后讨论这个问题了。卡伯斯坦说: “我认为中国正在辩论这个问题。问题是撤换董建华什么是最好的时机。董建华下台后由谁接替他。”

香港最大的英文报纸香港《南华早报》的编辑杨建兴说,虽然抗议,但港人对董建华个人并没有恶意。杨建兴说:“既使是他执政六年的今天,人们也不认为他是坏人。他希望为香港做些好事,不幸的是他并不胜任。”

至于那些要求董建华下台的人们,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呼声也越来越高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