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4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香港陈日君主教谈二十三条立法 - 2003-08-05


今年七月香港经历了三次大规模“反对二十三,还政于民”的游行集会之后,以董建华为首的特区政府表示在管治方面有些缺失,答应市民要聆听民意,做好有关立法的咨询工作。董建华接见包括民主派人士的各界人士进行沟通。可是在另一方面,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海外版以及某些宗教界人士却通过指名和不指名方式,高调抨击香港天主教陈日君主教介入香港政治事务,认为他的行为已经掩盖了其他制造麻烦的政治人物。陈日君主教接受本台记者专访,澄清了一些对他的误解和指控。

*二十三条立法有碍香港宗教自由*

陈日君表示,天主教会关心的就是政府就第二十三条立法的问题,尤其是有关禁止组织的问题。他了解这条规定是针对法轮功的。但他表示,有了这条法律之后,今天可以对付法轮功,明天就会拿来对付香港天主教教会:“因为事实上天主教在国内不但是地下的,地上的也受到很多磨难。我们担心,如果有法律在明天也可以用在我们天主教。而且,就算他不用有了法律之后,我们天主教很正常地和大陆教会的来往,将来也可能不敢了。因为怕触犯这样的法律嘛。”

中国的官方媒体英文《中国日报》海外版通过署名文章,批评陈日君背弃宗教人士身份,并说他的表现掩盖了其他制造麻烦的政治人物的评论。陈日君认为,对他攻击的那篇文章看来也是个人意见,他不相信是官方的:“不过这些报纸是英文的。好像特别是为外面用的。我就不太明白他们想写外边的人不会太相信的文章。”

*天主教会关心社会问题无可指摘*

陈主教指出,天主教会关心社会的事情,是用不着争论的事情:“因为六十年代,天主教会开了一次大公会议。已经很清楚地说,我们的教会肯定关心社会的事情。我们现在的教宗,你如果去看他讲的话,一半是讲信仰的问题,一半是讲社会的问题。”

因此,陈日君主教认为,教会参与社会问题绝对是正确的。因此,在教区里推动关心社会小组。他希望大家多认识一些教会的社会训道,以便了解基督徒对社会的责任。如果教友和神父了解这些社会训道,就不会奇怪他说了这么多话。

陈日君回应了中国大陆天主教爱国会的傅铁山间接地不指名批评他是各界瞩目的政治明星的说法。陈主教说,中国大陆的主教说他政治化,这更奇怪了:“因为里边根本分不清楚。北京主教也是人大常委副主席。如果他说我政治化。觉得很好笑吧。”

*香港人民必须争取民主*

陈日君指出,香港主权回归中国之后,民主化的进程退步,人民选的多数在立法会变了少数,在很多事情上看到因为民主制度不存在,所以造成了很多问题。香港市民没有机会真正讲话,讲了话也没有受到真正的尊重。所以,七月一号只有用那样的方式表达广大香港市民的不满。但陈日君表示,那是在基本法的范围内争取民主:“长期来说,应该是争取民主才解决问题。所以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是整个制度的问题。我们是在基本法的范围内争取民主。而且,普选需要好好地准备。所以,;二零零七年、二零零八年不是太远了。所以现在应该马上准备才可以顺利的成功。”

针对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傅铁山在七月二十八号会见美国天主教华盛顿教区枢机主教麦卡里克时提出的“担心因为某个人的不当言行,为中国同梵蒂岗的改善关系增添复杂的变数”的说法,陈日君作出回应说,他根本影响不了中梵建交的问题:“我们关心大陆教会的人,很久就希望可以建交。可是照我知道的,这几年完全没有进步。肯定不是因为梵蒂岗没有诚意,我看是北京没有诚意。我们看过大陆内部的文献,就算建交还一点不改变现在的宗教政策。也就是说,政府要完全控制天主教所有的行动。”

陈主教指出,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谈判两边都要让步。所以,在北京一点都不肯让步的情况下,当然不能成功。因此,绝对不是他个人对这个问题起什么作用。

*永远抱有希望*

陈日君主教对董建华宣布“曾经在香港处理居港权问题的时候担任入境处长”的李少光担任保安局长持乐观期望的态度,希望他在处理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立法过程中广泛咨询香港市民,聆听他们的意见:“我们天主教是喜欢乐观的一个团体。所以别人时常让我们失望了,我们依然希望。董先生说他会听,尤其是他对二十三条,他是不是真的听。李先生的作风让我们不太放心。可是有人说,恐怕不一定是他的问题。上边给他什么命令,有没有给他空间。”陈主教说,如果董建华有诚意,李少光也可以帮忙,可以做得好,所以依然抱有希望。

陈日君在采访结束前说,每个香港市民都应该关心特区政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问题。他希望,七月一号的行动不但代表五十万香港市民,而且代表香港的全体市民:“我很有希望,我们以后还是注意政府运作。我们需要的时候,还有许多香港人出来说话。我们要把我们自己的命运摆在我们手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