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保护妇女权益中国有法难执 - 2003-08-23


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发生了巨大改变,但是仍然存在性别歧视、妇女权益受到侵犯等严重社会问题。有专家认为,中国涉及妇女权益保护的劳工法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关键是执法环节没有跟上。另外,城乡两地的女性所受待遇和福利保障差异很大。

*中国有法 执行困难*

中国最大的妇女组织[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这个星期在北京召开代表大会。会议的内容涉及到提高妇女政治地位,加强对女性的权益保护问题。[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顾秀莲在大会之前曾经表示,这次代表大会将敦促政府和立法部门更好地保护妇女。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白礼伦(Lary Brown)认为,尽管中国在劳工法方面和国际标准存在很大距离,但是单就涉及到保护妇女的劳工法部分而言,中国的法律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在于有法不依。白礼伦说:“中国的法律没有很大的问题,但是你到工厂的话,很可能连经理也不知道法律是什么。所以,如果没有人在厂内知道应该怎么做的话,那他们怎么可能会达到法律上的要求呢?”

国际劳工问题专家白礼伦曾经在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工作。他回忆说,当地的流动工人有12万人,来自港台地区的投资商将近1千家。但是负责劳工法执行工作的却只有两个人。白礼伦说,各行各业的腐败受贿严重破坏执法程序,同时各部门缺乏必要的资金、专业人员和专门的法律培训,造成上有国法、下有家法的混乱现像。

*邓、江掌权 妇女地位倒退*

美国迈阿密大学政治系中国问题专家金德芳(June Dreyer)也认为,中国有很好的妇女权益保护法,但是执法方面相当脱节。她说,纵观近代历史中国妇女地位的变迁,毛泽东在解放妇女方面的贡献不可否认,毛提出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大大提升了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从业自由以及参政议政发言权。金德芳说,相比之下,第二代和第三代领导人邓小平和江泽民虽然给中国现代化带来了不少好处,但是在妇女工作上却没有显著政绩。金德芳说:“我认为,某些方面甚至出现了传统倒退现像,比如拐卖妇女情况日趋严重,实行独生子女规定以后妇女受到的重男轻女压力日趋严重,国企单位的下岗职工往往是女性首先被裁员,等等。”

据[中华全国妇联]公布的数字,2002年,中国城镇登记失业工人有6百80万,其中49%是妇女。在中国农村地区,有4亿7千6百多万妇女从事艰苦的农业劳动。

迈阿密大学政治学教授金德芳说,中国农村地区的壮劳力都出外打工挣钱去了,妇女不得不留在家里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女性在行动自由和择业方面受到限制。金德芳说:“男人进城去了,妇女留在农村,而农村地区几乎没有任何医疗健康保障,这也体现了中国的城市妇女和农村妇女所受待遇的不同。”

*男女还是不平等*

金德芳说,今天的中国,妇女要想出人头地,往往还是靠丈夫的地位,不是自己直接挣来的。而当局的一些规定又限制女性无法进行平等竞争。比如国营单位规定的女职工退休年龄比男职工要早;干同样工作的时候,女性雇员的工资往往只有男性的四分之三;再有,女性参军入伍要有高中文凭,条件也比男性苛刻。

中国问题专家金德芳和国际劳工问题专家白礼伦都认为,中国妇女除了靠法制和集体力量争取权利以外, 在参政、就业方面还应当打破传统,自强不息。

*解放妇女需要女强人*

目前,中国政界和决策者当中女性所占的比例仍然非常小。但是金德芳认为,正是这些极少数脱颖而出的中国女强人的感召力才是广大中国妇女的希望所在。她特别提到了最近中国治理萨斯疫情期间委以重任的国务院副总理吴仪。金德芳说,没有人怀疑吴仪女士是凭借能力走到今天的位置上的,她为中国女性树立了榜样。而正是像吴仪这样的杰出女性,需要她们关心中国的所有女性,团结其他妇女,一道争取更大权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