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马立诚对日关系新思维引起反响 - 2003-08-24


前《人民日报》社评论部主任编辑马立诚去年12月在任上发表的 《对日关系新思维》一文在中国大陆引起了正反两方面的强烈反响。

*马立诚劝说着眼现实和明天*

在最近凤凰电视台的“世纪大讲堂”中,马立诚阐述了他的一些主要观点,包括了日本历届政府已经为侵华战争道歉21次,战争的法律问题也已经在50多年前的远东战犯法庭解决,因此中国不应该再对此纠缠不休,应该翻过历史的这一页。他说,日本从1979年到2001年,总共为中国提供低息贷款2667亿日元,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做出了贡献,也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诚意。中日双方都存在着民族主义问题,日本否认南京大屠杀的石原慎太郎、为日本侵略辩护的小林善纪,以及中国发生的对影视明星赵薇穿疑似日本军旗服泼粪事件,都说明两国都有人存在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

马立诚说:“难翻,随着时间的前进慢慢地翻,人们总还得要着眼于现实,着眼于今天,着眼于明天。”

*时殷弘呼应马立诚新思维*

由关心和研究日本侵华历史人士组成的亚太事务研究中心星期六在纽约法拉盛举行座谈会讨论这一对日关系新思维。应邀与会的北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原馆长、现任抗日战争史研究暨和平教育基金会秘书长张承钧说,一些对日关系新思维的文章是在中国对日关系陷于僵局的背景下出现的,目的在于为僵持的中日关系求解。

马立诚的新思维得到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的呼应。时殷弘说: “中国大陆经不起在一个往往敌对的美国、敌对的台湾、以及一个可能敌对的印度之外,还要面对一个敌对的日本。”这是时殷弘教授的一个观点。因此时殷弘教授认为,提倡对日关系新思维就能增强中国对美国的外交杠杆。

*陈宪忠称新思维有政治背景*

亚太事务研究中心负责人陈宪忠长期从事日本侵华史研究,并担任保卫钓鱼台联合会会长。他说,中国大陆出现这样的论调,并且在很长时间内还有很多人写文章支持,使他感到震惊,他认为这一定有其政治背景。

目前正在进行日本细菌战罪行调查,并担任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团团长的王选同意陈宪忠的看法,并做出了解释。王选说:“肯定有政治背景。因为我最近遇到过中国非常高职位的外交官,跟马立诚讲的是一样的话;而且我在工作中,我在中国大陆上,遇到许多人讲法跟马立诚其实是一样的。 他提出的其实是一个国家主义,个人要服从国家的政策,而且时殷弘后来发表的东西其实就是对马立诚讲的东西的一个政策上的解释。”

*丛苏:中国高层亲日派新动向*

纽约对日索赔中华同胞会创会会长、作家丛苏说,不必讳言,这反映了中国高层亲日派的新动向。从苏说:“我认为这可能是中共最近所谓新的领导班子里面的某些亲日派在鼓动这个事,所以他们要发动写作班子。听说曾庆红是个亲日的人。”

来自北京的抗日战争史研究暨和平教育基金会秘书长张承钧说,综合中国大陆学术界对马、时两人新思维的反应可以概括为,其实质就是要中国以单方面的宽容大度与妥协让步求得中日友好。 张承钧说:“漠视历史的教训,放弃应有的原则,不问是非,一厢情愿,降格以求,矫枉过正,实在不足为训。以这种新思维既换不来真正的中日友好,也换不来真正的战略利益。”

*王选强调受害调查*

调查侵华日军细菌战的王选说,日本侵华战争犯下的历史罪行是中日间根本还没有解决的实际存在的问题。王选说:“比如说慰安妇问题、劳工的问题,这些德国都已经做了,她都有解决的办法,还有细菌战和毒气战,马立诚讲的根本就不通。细菌战和毒气战在远东战犯法庭根本就没有审判,他说审判的责任问题已经解决了,根本就没有起诉。”

王选说,最近齐齐哈尔发生的毒气毒死人的事件。据她调查所知,一名日本老兵在作证时说,日军当年把一卡车毒气弹扔进了湘江里。王选说:“你说日本道歉210次也没有用,历史也翻不过去,毒气弹还在河里头。所以我觉得我们要做,要做受害调查。”

王选认为,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受害调查。过去战争问题的解决都在政治的最高层面上进行,缺乏从人权角度出发的个人受害上的考量。她说中国领导人常说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但是,“史”在哪里? 王选说:“到目前为止,抗日战争史在我们大陆出来的人就是一个中共党史、军事史,但人民的苦难史、整个当时的社会史,很多人都是很少知道。”

王选说,抗日战争结束到现在将近60年了,但是现在对日军在中国战场大量使用化学武器、细菌武器所起的军事作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都还没有一个基本的估计。她表示,少说多做,趁着当年的受害者现在有的还在的时候,赶快抢救、保存这段历史,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