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4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人权观察称中国艾滋病人权利遭忽视 - 2003-09-03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九月三号在香港举行的记者会上,公布了该组织一份有关中国艾滋病患者的调查报告,指出中国的艾滋病也是一个人权问题。报告说,许多中国艾滋病的患者得不到任何医院的医疗及或者心里咨询。这份报告突出显示了保护艾滋病患者及高危人群的权利重要性。

人权观察亚洲部执行董事亚当斯九月三号在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扼要介绍了该组织一份94页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材料来源于云南、北京和香港的实地调查以及文献记载。

报告记载的权利侵犯行为概括为下列几项:第一,1990年代,艾滋病毒通过政府经营的不安全采血站传播,对于卖血时直接和间接感染上艾滋病毒的人,中国政府未能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提供治疗和赔偿;北京也未能对负责的官员进行起诉。第二,艾滋病患者和试图帮助他们的人的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以及获取信息的权利遭到压制。第三,强制戒毒所的人权问题。第四,中国政府部门以及雇员歧视艾滋病毒感染者。这些部门包括医院、诊所。第五,中国政府机构强令进行艾滋病毒监测,患者的保密权遭到侵犯。第六,患者无法得到治疗,以及资金不足、难题成堆的中国医疗护理体系的其他问题。

*艾滋病患者被歧视*

针对以上所列举的侵权行为,人权观察亚洲部执行董事亚当斯指出,从他们所作的实地调查访问报告发现,那些艾滋病毒带菌者和艾滋病患者受到了和其他人不同的待遇。他们被中国政府机构、医院和执法机构歧视,受到了比其他人更差的待遇。因此,他希望中国有关当局能够审阅香港特区的残疾歧视条例和其他国家类似的法律和规定,以便在中国新的法律中借鉴有关的用语,以保护艾滋病患者免遭歧视的权利。他建议成立类似香港的平等机会委员会调查并且处理有关歧视艾滋病患者的申诉。撤销所有要求强制戒毒的法律和政策,将强制性改为自愿性。

亚当斯表示,另外一个他们所关注的问题就是有关九十年代河南省和其他省份在地方卫生机构经营的献血站通过献血、提取血浆然后再输血而导致艾滋病毒传播的丑闻。他说:“有些是出于错误,有些是明知而做,我们呼吁对这些感染艾滋病毒的人士给予补偿以及适当的医疗。并且呼吁中国当局或者是联合国对事件展开独立调查以便了解事件的始末以及发生的原因,使这类事件不再发生。”

*艾滋病危害比萨斯危害大得多*

亚当斯说,2003年初爆发的萨斯非典型肺炎肆虐中国,起初中国显得很不以为意,并设法隐瞒它的危害性,后来了解到萨斯将对中国经济造成巨大的影响,从而转变态度采取公开有效的防治措施并且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可是他并没有看到中国采取同样的措施来防止艾滋病毒的传播和蔓延。他指出艾滋病毒危害性要比萨斯带来的危害性大得多。亚当斯说:他认为现在正是时候让中国政府了解到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的性命危在旦夕,他们将死于艾滋病,中国政府要采取措施来限制艾滋病毒的蔓延。

亚当斯指出,中国面临的考验是它是否会终止那些歧视性的法律和做法,容忍对艾滋病问题的公开探讨和辩论,允许组织独立的支援和倡议团体,并且把艾滋病看作公共健康危机,而不是需要加以掩盖的丑事。

亚当斯注意到有证据显示中国当局在处理艾滋病政策方面有所改变。他们制定了国家行动计划和战略计划,都使用了积极性的字眼。比方说苏州市通过了禁止歧视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法律。可是亚当斯说大部份到目前为止只闻其言未见其行。他说:“我们呼吁中国政府把好的政策言论转化为积极性的行为。重要的是要让这些感染病毒的人现身说法,提出建议,参与政策的制定。”

亚当斯表示中国政府应该聆听中国人民的意见,关注艾滋病团体、医学专业人士、社会工作人士的意见,通过讨论,可以相互学习,通过相互学习就可以制定更好的政策。

*嫖娼卖淫合法化防艾滋*

中国爱知行动负责人万延海在接受记者访问的时候表示,中国政府必须重视通过性接触而感染艾滋病毒日趋严重的现实,否则这个社会问题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危害将是非常惨重的。因此他呼吁中国当局应该让性行业比方说嫖娼卖淫合法化。他说“如果他们没有一个合法的地位,不能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生活来往,很难寻求卫生人员帮助。他们很容易受到黑社会的控制。”

万延海指出,在这种情况下来推动性安全措施难度相当之大。他说,如果不能解决卖淫嫖娼这个领域的健康问题,艾滋病毒这种疾病将会非常迅速的向社会扩散,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他说:“卖淫嫖娼向社会扩散,嫖客是广泛的社会群体,很多人有配偶和亲人夥伴。他们还会生育孩子。这个问题很严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