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海外评论十六届三中全会(2) (10-3-03) - 2003-10-03


即将举行的中共16届三中全会的主要议题是经济问题。据报导,中共将在这次会议上就中国经济发展战略做出重大调整,并要提出东北大开发的问题。但是海外分析人士对这次会议不抱很大希望,他们认为重大经济决策不会有大的突破。

*三项重大经济议题*

按照中共的惯例,每次全国大会召开之后的第三次全会通常都是比较重要的会议,因为前两次全会完成了人事和组织调整,第三次全会要讨论和出台一些重要的经济和政治决策。据报导,16届三中全会上将提出和讨论三项重大经济议题,一是调整发展战略,纠正经济发展“严重失衡”的问题,改变过去重点发展高科技、追求高增长的战略,转而强调发展劳动密集产业和经济平衡发展的战略。第二是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解决经济发展中出现的突出问题。第三是提出东北大开发,把它和西部大开发作为下一步推动经济增长的“两个轮子”,把发展重心从沿海地区转向东北和西部。

*经济改革总体部署*

这三大议题被中国官方的经济专家认为是体现新一届领导人经济工作的新思路,是对14届三中全会的呼应和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卓元最近在接受《经济》杂志采访的时候表示,14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勾画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而16届三中全会的目的是在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深化改革、以便为建设小康社会提供动力。中共控制的《文汇报》认为,三中全会将对本世纪头十年至二十年的经济改革做出总体部署,是一次非常关键的会议。

*战略调整没有新意*

不过,美国不少的中国问题专家都认为,所谓经济发展战略大调整其实并没有多少新意。旅美大陆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经济战略的调整谈不上重大转变,只是对现实的承认而已。何清涟说:“这只不过是承认了现实而已。第一,中国过去讲是讲高科技,实际上中国高科技创造的产值远远低于其它劳动密集型的产值。到现在国家的税收大户,税收主要来源,还不是高科技实业,还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所以它只不过是承认了现实而已,并不是战略上发生实际性的改变。”

*振兴东北解决失业*

何清涟认为,现在提出要重点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振兴东北,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中国严重的失业问题。但是,由于这么多年中国在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方面已经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今后想在这方面取得突出的进展,可能性并不大。美国翰密尔顿学院政治学教授李成指出,中国这20多年中经济增长很快,但各种发展失衡的问题也表现的非常突出,贫富差距、地区差距都已经相当严重。

*经济平衡发展明朗化*

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整早几年就开始了,只不过最近几年情况变化得比较快。李成说:“这些调整在1999年朱融基提出西部开发的时候就开始了。问题在于在新一代领导人上台后变化很快,西部和中部的一些主要城市最近两年发展很快。现在发展已经延续到东北,特别是辽宁省省长薄熙来说,五年之内辽宁会大变样。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这究竟会取得多大成就,但目前经济重心从沿海到比较平衡发展的趋势已经开始明朗化。”

《第四代领导人》一书的作者李成虽然注意到西部和东北一些城市在最近两年发展较快的现像,但他依然认为西部大开发和东北大开发要取得总体进展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李成指出,东北是国有企业非常集中的地方,设备落后、技术陈旧,而且又都集中在重工业和制造业。这些大中型国企就象是无底洞,中央拨多少款都填不满。李成认为,要由西部、东北接替东南沿海地区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希望非常渺茫。

*政治运动手段搞经济*

一向以敏感、尖锐的批判风格著称中国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经济发展有自身的规律,无数的例子证明,中共希望通过行政手段或政治手段来发展经济的做法是行不通的。何清涟认为,这次提出振兴东北的口号实际上还是延续了过去搞政治运动的习惯做法。何清涟说:“中国历史上是这样的,每提出一个计划总是大家说一阵,至于过几年这个计划落实的怎么样没人去讲,没人去讨论,就算是有人想到了也不在媒体上说出来,因为都是中央决策、政府决策。谁敢去批评。所以东北大开发目前也是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

何清涟表示,国企改革进行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什么成效。温家宝过去就是抓工业的,对国有企业一筹莫展,他现在作了总理也不可能马上就找到了办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