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振兴东北的风险与挑战(3) (10-13-03) - 2003-10-13


中共的16届三中全会还在进行。振兴东北是会议讨论的重要问题之一。按照北京的思路,“振兴东北”将在没有政府资金支援、完全依靠市场机制的情况下进行。市场机制有没有条件在东北发生效力,推动整个地区的经济增长呢?

*重工业投资无法短平快*

中国经济20多年来快速增长的原因,除了自身的改革努力以外,还跟成功地吸引大量外国资本分不开。中美经济学家大多表示,在没有中央政府的资金支持的条件下,振兴东北能否成功从根本上说就要看东北能否有效地引进外资。旅美中国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中央政府给东北重工业断奶是明智之举,过去的各种中央投资的做法对东北的重工业都行不通。但是吸引外资困难也很大。何清涟说:“如果东北要搞大开发,我觉得首先是大规模地引进外资。但东北的重工业可不是外资愿意投资的,因为重工业的建设需要非常多的资本,而且是要长期留在那里。不是一种‘短、平、快’随时可以抽走的。大体要对中国的政治环境等等进行一番考量。”何清涟表示,鉴于重工业投资的特点,外商在评估中国的政治风险和市场风险的时候要求会很高,不会贸然投资的。

*东北计划工业偏离国际市场*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茅于轼也认为,东北重工业的计划色彩、偏离国际市场、周边环境等因素都会妨碍外资的进入。茅于轼说:“(东北)离开国际市场比较远,不象南方、东部,有香港,有日本。东北按理说有俄罗斯。但俄罗斯本身情况也不好,很难接收世界经济的光。”茅于轼指出,东北的潜力很大,联合国曾经设立了图门江开发计划,但是由于周边国家的问题而被搁浅了。蒙古力量很弱,俄罗斯景况也不太好,韩国虽然有些兴趣,但受制于北韩问题,发展也有局限。茅于轼认为,如果北韩体制改变了,双方的合作前景应该是很大的。

*建立制造业和信息产业*

不过,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丹尼斯・罗森对东北吸引外资的前景感到乐观。罗森说:“东北也有不少外国人有兴趣在东北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他们的兴趣不是在重工业,而是在具有更高附加值的轻工行业、高科技行业、制造业等。韩国投资者已经进入中国的不少,他们对投资东北有很大的兴趣。”罗森这位中国地区经济专家说,日本投资者在大连的活动不少。还有很多台湾人在东北进行考察,寻求在那里从事成本较低的制造业和信息技术行业的生产。罗森还表示,东北不是内地,它拥有象大连那样的优良海港,还有一些地方接近国际运输线路,可以建成海运中心,所以对国际投资还具有相当的吸引力。

*政府应放手让东北调整*

罗森认为,关键的问题是政府的政策。中央一直不愿意放手让东北经济调整,沈阳几次着手拍卖国有企业都受到北京的干涉。他说,北京担心拍卖国有企业会加剧腐败,激化就业问题。罗森说:“中央政府担心腐败问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从长期来看,最重要的事情可能就是加快完成调整的进程。这样东北就能让外国投资人和中国投资人看到东北的确和中国其它地区一样是市场体制的一部份,不再是由国有企业主导的经济区。”

*建立中韩日香港贸易区*

中国的学术界和工商界,特别是东北的学术界和工商界,最近对如何搞活东北经济进行了热烈讨论。中国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研究员胡鞍钢最近在一篇文章中也提出,“振兴东三省老工业基地关键是开放,开放战略是优先战略。如果早日实现‘三+一’(中、韩、日加上香港)构成一个自由贸易区,显然会给东北地区带来空前的机会”。

但是,胡鞍钢认为,东北三省首先应该实行经济分工与合作,消除地区壁垒,建立统一市场。东北人口2002年有一亿多,超过韩国人口的两倍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胡鞍钢认为,形成统一市场以后,交易成本将显著降低,有利于东北各地更好地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从而加强东北的竞争能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