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海外中国异议人士谈回国(11-2-03) - 2003-11-02


近年来,一些旅居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和不同政见者有意返回中国,但是有的提出申请后没有回音,有的则被要求要事先保证不再从事异议活动。有法律问题评论员表示,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不能允许本国公民回国,也没有任何法律规定要以对未来行为做出保证作为回国的交换条件。

*柴玲拟归国搞环保?*

海外中文传媒多维社最近报导,89六四民运期间担任北京天安门广场总指挥的学生领袖柴玲目前在香港,但是据说近年来已经淡出民运舞台的柴玲此行的目的是希望在香港探路取经,为将来计划到上海开展环保事业铺路。

*新领导会否网开一面?*

柴玲目前仍然受到中国大陆政府的通缉。不过,她在4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表示,相信自己总有一天可以重返中国。她99年的时候说,“等这一代领导人退出舞台,我们这些人回中国可能非常有希望。”

目前中共已经实现了柴玲当年预期的权力交接,第四代领导人并非当年89民运的直接镇压者。那么,他们是否真的会网开一面呢?对这个问题,当年曾经被中国当局视为“六四”风波幕后黑手的王军涛说,希望柴玲的预言是真的。王军涛说 :“我希望她能够成功地实现自己的愿望,因为这件事她如果能够做成的话,就不只是她一个人的事,一定会是大家,凡是和她有过相同经历的人都会有一个比较好的结果。”

*王军涛争取回国*

王军涛89六四之后曾被判处13年徒刑,94年在美国克林顿政府的要求下提前获释,到美国保外就医。目前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王军涛说,按照当年的判决,他应该是在去年10月份刑满,如果说刑满之前要求回国可能有一定难度,那么现在他应该可以被允许回国了。他说:“我希望能回去,一直在联系,有关方面还是很积极,一直帮着想促成这件事,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最后结果,现在还不允许我回国,一直叫我耐心等待。”

*刘宾雁盼国内子女照顾*

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知名持不同政见作家、前《人民日报》记者刘宾雁在接受本台电话采访的时候说,他是88年3月离开中国的,89六四之后受阻无法返回中国,在美国期间他的护照到期,但是有关方面拒绝给他延期,他也曾经出于种种考虑打算不再回国居住,但是随着年事已高,他又产生了回国的想法。

现年78岁的刘宾雁说:“但是去年9月,发现确诊我得了直肠癌,从那以后当然就是要治疗啦,化疗啊、放疗啊、最后是手术,第一次手术、第二次手术,这个中间呢全靠我的老伴儿,她只比我小四岁,我今年78岁,我太太已经74岁了,她非常辛苦,每天上医院她开车,来来去去,有时候要跑两三个医院,她非常辛苦,我的孩子们当然非常着急,我的儿子女儿都在国内,没有出来,都很着急,觉得怕万一再出点事,他们要帮忙都帮不上,来不及啊。”

已经旅居海外十五年的刘宾雁说,身体状况促使他不得不更现实地考虑问题,“应该说按照我们的年龄,已经是属于风烛残年了,就是什么时候一阵风,这个蜡烛就可能被吹灭,处在这么一种状况,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假如我们两个人中有一个失去了生活自理的能力,就需要有人来照顾,我们在这儿请得起人吗?请不起人啊!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刘宾雁说,他已经对国内有关方面表示,希望能够回国,但是到目前还没有回音。他说:“因为这也是我的权利嘛,我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也没有加入美国国籍,我现在拿绿卡。但是现在没有回音。”

*项小吉:拒绝公民入境违法*

法律问题评论员项小吉说,中国如果拒绝本国公民入境,比如不给申请人护照延期,这就不仅严重违反了有关“公民可以自由出入本国”的国际法原则,同时也违反了中国国内制定的“中国公民出入境管理条例”的规定,而且不给本国公民延期护照的做法等于是变相剥夺公民的国籍。

项小吉说:“护照过期了,现在想回中国去,而中国领馆拒绝给他延长护照,这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如果说你要追诉他,要惩罚他,在中国的刑法里面,没有‘剥夺国籍’这一项作为刑罚的一个类别,你不能拿‘剥夺国籍’、‘不给护照延期’这样的方式来作为对他在海外言行的惩罚。”

*要求写保证书“缺乏法律依据”*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共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和刘宾雁一样被开除中共党籍的还有已故知名作家王若望。王若望1992年离开中国,在美国居住期间曾经发表批评中国当局的文章,他2001年12月身患癌症晚期的时候,中国曾经表示可以允许他回上海老家,但是条件是他要保证不再发表批评政府的文章,不会见其他持不同政见人士。王若望在临终前拒绝接受这些回国条件,最后在纽约一家医院去世。

法律问题评论员项小吉说,对海外异议人士提出写保证书、悔过书这样的回国条件缺乏法律依据。

项小吉说:“这是人为的、一种人治的表现,从法律上找不到依据。因为我回国探亲也好、观光也好、定居也好,应该是不附加什么条件的,不是说我要对我未来的行为有什么预期的保证。如果说我回到中国以后,发生了什么问题,违反了中国的法律,那么你那个时候再来根据中国的法律来进行有关的法律程序。但是现在,人还没进去,你就要作为一种交换,你必须做什么,然后我才能给你什么,这本身是对公民权利的一种很粗暴的剥夺和践踏,因为,从他们(中国)的法律也好、法规也好,都没有这样的规定,非要写什么悔过书、保证书,然后才可以换取这种临时签证或者某种旅行证件,这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刘宾雁王若望拒做保证*

旅居美国的刘宾雁表示,如果中国像2001年年底对待王若望那样,也对他提出写保证书一类的回国条件,他本人也不会接受,如果那样,就只好不回去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