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媒体:拆迁不涉国家机密(03年11月27日) - 2003-11-27


中国经济时报近日连续发表两篇文章,讨论拆迁是否涉及泄露国家机密的问题。有分析人士指出,这种讨论有利于被判刑的上海律师郑恩宠的上诉案,但他们同时警告说,不要对舆论的作用过于乐观。

*披露拆迁内幕≠泄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时报日前发表文章,题为《拆迁涉及国家机密吗》。有报导分析,这篇文章是为涉嫌�泄漏国家机密罪�而被判刑三年的上海律师郑恩宠鸣不平。

郑恩宠是上海拆迁户诉讼案的法律代理人。据报导,上海商人周正毅以不法手段获得上海静安区房产开发权,拆迁户不满赔偿数额把周正义告上法庭,新华社记者把案件内容写成内参上报中央,导致周正义被捕。但郑恩宠律师也因向境外人权组织透露新华社内参和拆迁户抗议活动而被控泄露国家机密罪,被捕入狱。

中国经济时报的文章首先列举了中国现行的保密法条款,从法律角度证明目前中国拆迁领域里发生的问题与保密的范围以及泄密后造成的后果并不相符。文章说,现在绝大多数拆迁都是商业性的,不是国家建设、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秘密事项,而一些开发商和行政机关硬要把城市改造和房地产开发项目说成是�国家建设�,是有自己目的的,与国家机密无关。

*违法拆迁才危害社会安定*

文章尖锐地指出,�如果说有关拆迁问题的情况对外公布,会危害国家政权的巩固,影响民族团结和社会安定,这更是无稽之谈,实际上,恰恰是行政权力的直接介入,违法、强制拆迁的肆虐给宪法和国家法律秩序造成的颠覆性破坏威胁了社会的长治久安,同时也使国家机关依法行使职权失去了保障。�

*拆迁触动社会神经*

文章最后指出,拆迁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发展中的重大而敏感的问题,法律和新闻工作者在处理涉外关系和信息交流中应该慎之又慎,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警惕那些打着国家建设、利益和秘密的旗号谋取巨大私利的阴谋,警惕用�国家机密�对拆迁户、律师和新闻记者的人身权利进行的威胁和侵犯。�

*媒体为自身讨个公道*

记者采访了文章的作者、中国经济时报编辑谢光飞。他表示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对上海有关当局以防止泄露国家机密为名,强行清除人民日报和中国经济时报有关拆迁问题报导内容的反应,没有为郑恩宠律师翻案的意思。不过他说:�既然郑恩宠因为把拆迁的报导泄露出去而被判刑,那就说明我们这些媒体做这些报导也有这种可能啊。作为负责任的媒体和负责任的记者,我们有必要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不然我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就泄露了国家机密,那对国家是一个损失,对记者来说也是违法的。�

谢光飞强调,他的文章只代表他个人的观点,如果能够产生一定的社会效果,那是他乐于见到的,但是不会对郑恩宠案件有任何影响。

*媒体监督作用有限*

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抨击强行拆迁的北京律师高智晟也认为,舆论的作用在中国是非常有限的。他说:�从四月三十号到九月份,我在中国经济时报上连续发表了七篇文章,其中有一篇文章是�强制拆迁是违法的�。我原来的标题是《强制拆迁犯罪》,他们给改成《强制拆迁是违法的》。但是这些文章没有起到多大作用,有关部门对我们呼吁的唯一回馈是找我们谈话。�

高智晟说,上海有关当局曾警告他不要鼓动拆迁户上访。他还表示,中国经济日报发表的文章只是媒体谨慎地向人们披露一些真相,但报纸本身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