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回顾中国今年宗教自由状况(1)(03年12月24日) - 2003-12-24


在即将过去的2003年里,不时有中国非官方教会成员被抓或是宗教聚会场所被关闭或是摧毁的报导。过去一年来,特别是新一代中国领导人上台以来,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如何?政府对宗教的控制是趋于放松还是更为严格?

中国政府表示,尊重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是中国政府对待宗教问题的一项长期的基本政策。1982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中国总理温家宝在访问美国前夕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 ,用具体的数字说明了中国政府对宗教信仰自由的尊重。他说,中国目前有一亿多人信仰宗教,有十万多个宗教场所。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每三天就有一个宗教场所得到兴建或是修复。他还特别指出,中南海的四面八方都是各种宗教场所。

*限制宗教活动各地做法不一*

但是过去一年来,不时有非官方教会成员被抓或是宗教聚会场所被关闭或是摧毁的报导。负责向行政部门和国会就全球各国宗教问题提供独立建议的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最近表示,由于北京拒绝允许该组织的成员在香港会晤有关人士,他们决定第二次取消对中国的访问。该委员会在今年5月发表的年度报告中说,中国政府仍然是宗教自由的严重违法者。

美国国务院在12月18号发表的2003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说,中国政府对宗教和信仰自由的尊重情况仍然不好。未向官方登记的宗教团体继续受到官方不同程度的干预和骚扰,一些信徒甚至被监禁。不过报告也表示,对宗教活动的限制,各地的做法存在很大的差异。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负责监督中国宗教问题的毕克士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也强调了地方政府在宗教问题上采取的不同做法。

Billing :Typically in China, it's such a vast and varied country... 毕克士说,“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各地的情况相差很远,在一个地方普遍实行的政策可能比另一个地方严厉。这使得人们很难对中国总体上的宗教自由政策有一个全面的掌握。一些地方当局往往比中央政府试图执行的政策还要强硬。”

*过去一年没有放松*

美国一些关注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的民间组织认为,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上台以后,总体情况并没有改善。傅希秋是总部设在美国费城的对华援助协会的会长。

傅希秋说:“根据我们所收到的数据跟政策上的分析,过去一年,中国的宗教迫害的程度是升级了,没有任何放松。” 傅希秋说,这一点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底,中国各地传过来的对地下教会建筑的摧毁以及抓捕教会领袖的数目上就可以看出来。

浙江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督徒也对美国之音表示,他觉得政府对宗教的控制比以前更加严了。他说:“11月25号是我们大陆的开斋节,开斋节那天,很多警察就是穿着大盖帽,就是穿着制服,很多人在那边。”他注意到,现在有更多的人加入官方教会,很多家庭教会也在政府部门那里登记注册。

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说,中国政府对宗教的镇压策略出现了一些变化。

傅希秋说“ 策略上的改变,很明显的是这一次要连根拔除。就是说,凡是拒绝加入爱国宗教组织的宗教活动,这一次都是被取缔的。如果有建筑物的,或是信徒的一些房子,如果被视作用作所谓的非法宗教活动,许多都被推土机等这样的手段加以摧毁。这是一个新的特点。过去有过地方性的极端行动,没有那么系统,那么这一次看来,许多地方都实行这个。” 傅希秋说,中国政府还以依法治国的名义,通过所谓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对非官方宗教活动进行打击,同时以企图颠覆国家政权、泄露国家机密等政治性的罪名对比较有影响的教会领导人治罪。他说,这种做法在过去是很少见的。

*宗教理论和思维没有改变*

但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学者坎多普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曾经在中国专门研究过宗教问题。

Kindopp: I don' see any systemic change in the religous policy or practices over the past year... 坎多普说:“过去一年来,我没有看到宗教政策或是做法上出现什么系统性的改变。我所看到的更多的是受某件事情驱使而出现的波动和控制。” 坎多普说,政府对付不同宗教的策略根据他们所认为的威胁的程度而有所不同。

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宗教问题的广泛关注。中国新领导人上台以后,对法轮功这样的精神活动团体的压制是否有所放松呢?法轮功组织在美国的发言人张而平说:“实际上,从1999年以来,就是从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集权以来,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在法轮功的镇压问题上,我们没有看到丝毫的放松,就是政府的控制和迫害。我们还每天在网上、人权组织以及透过媒体,看到很多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在大陆仍然被关押或者虐待,还有很多出现死亡的现像。”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学者坎多普说,中国政府有关宗教的理论和思维从70年代末期以来一直没有发生什么改变。这种思维在认识到宗教存在的长期性的同时假定宗教最终将而且应该消亡,因此应该对宗教加以限制,直至它逐渐消失。但是坎多普说,现实证明这种思维显然是错误的,因此中国政府需要对宗教采取全新的思维,制订宗教政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