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工会为何难发挥作用?(04年1月24日) - 2004-01-24


在最近的节目里,我们探讨了为什么许多在为跨国公司进行生产的企业里工作的中国工人生活条件和工作条件得不到保障。今天我们播送美国之音记者若思有关中国劳工问题报道的第三部份,谈中国的劳动仲裁机构和官方工会为什么大部份没能起到保护工人权益的作用。

*劳动仲裁机构是“聋子的耳朵”*

中国有许多负责解决劳工问题的部门。在中央有劳动部,在地方上有劳动局和劳动仲裁委员会。在深圳和其他沿海地区,还有劳动监察大队。这些专门解决劳工问题的部门有没有为工人说话呢?《中国劳工通讯》驻欧洲代表蔡崇国说,这些机构的工作人员有些会替工人说话,解决一些实质性问题。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没有站在工人一边。蔡崇国解释了其中的原因。他说:“或者是因为他们官僚主义,或者是因为他们对这些事情见多了,见怪不怪了,他们疲了,不认真去解决。工人是没钱没势的人,很多是外地来的人。而那些劳动仲裁委员会的人,劳动局的人,他们是国家干部,是公务员,他们的思想、习惯和利益跟工人没有任何的联系。同时工人是单个的人,也对他们形成不了任何压力。劳动部门的负责人不是通过选举出来的,也没有报刊舆论的监督。他们不是神仙。他们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一两年,两三年,就疲了,对工人的要求很多就视而不见。”

*没钱有理也难伸*

蔡崇国说,工资被拖欠,劳动条件太恶劣,劳动时间太长,对于这类情况工人本来是可以打官司的。可是按照中国法律,劳工纠纷要诉诸法律手段,必须首先通过劳动仲裁委员会解决。而劳动仲裁委员会如果不认真解决,工人甚至无法打官司。蔡崇国指出,同时,大部份民工也不懂得如何使用法律手段来保护自己。他说:“打官司必须请律师,很多外地的民工不认识当地的律师,而且请律师要很多的钱,民工甚至不知道律师这个行业是干什么的,不知道这个行业的存在。所以,不只是政府部门在帮助工人方面很有限,就是法律部门用法律手段来保护工人,这样的作用也非常有限。”

《中国劳工通讯》驻欧洲代表蔡崇国说,工人由于有后顾之忧,也不愿意打官司。他说:“打了一个官司以后,工人往往在本地就站不住脚了。那些老板都知道,这是一个爱闹事的工人,是起诉过他的老板的工人,其他老板都不愿意雇用他了。所以,一般工人也不愿意走到这一步。”

*官方工会难替工人说话*

中华全国总工会是中国的官方工会。蔡崇国在接受采访时,分析了这个官方工会不能保障工人权益的原因。他说:“这种官方的工会是中国长期计划经济的结果。这个工会的领导人都是政府任命的,这个工会在中央、省、市、县层次的负责人都是公务员。不但不是选举的,是上面指定的,而且他们不是来自于工人,而是来自于干部。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文化习惯,他们的思想和语言都是和工人格格不入的。”

蔡崇国说,尽管最近几年,在企业层面上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华全国总工会在一些企业里的负责人确实来自工人,但是,仍然有很多官方工会的负责人是政府、甚至是老板任命的。这些工会的经费是政府、甚至是老板拨的款,因此不可能替工人说话。同时,现在失业的问题越来越大,很多基层工会的负责人由于怕被解雇,也不愿意跟老板唱对台戏。

设在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的执行主席李强长期研究中国的工会运动。李强说,中国一些个别工厂的工会是通过工人选举产生的,然而即使是这样的工会代表的仍然是资方的利益。他说:“据我目前的研究,我发现经过选举的工会仍然不能代表工人的利益,完全没有摆脱管理层的约束,先要维护资方的利益。这已经不是工会了。”

*工会地位非常尴尬*

《中国劳工通讯》驻欧洲代表蔡崇国说,中华全国总工会的机关报《工人日报》经常刊登反映工人要求、保护工人权益的文章,但是由于体制问题,工会的地位目前非常尴尬。工会的各级负责人现在日子不好过,两头受气。工人蔑视他们,骂他们是工贼,政府也压制他们。

蔡崇国指出,在私有经济越来越占主导地位的体制里,不允许工人组织起来成立自己的工会,工人的生活条件就会不断恶化,工人阶层的购买力也会越来越低。长此以往,将会影响经济的发展。因此,允许工人自己组织工会,政府转变角色,在劳资冲突中起中介作用,而不是站在资本家一边,这是市场经济和私有经济占主导地位的体制的一个必然发展趋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