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获释福建牧师俞朱弟谈狱中生活(04年3月11日) - 2004-03-11


福建省福清基督教牧师俞朱弟三年前因帮助一香港居民运到内地几万本圣经而被判刑三年。俞朱弟日前获释,对美国之音讲述了他在监狱中所受到的非人待遇。

俞朱弟三年刑期已满,日前获得释放,回到家中。三年前,香港居民黎广强因为把三万多本新约圣经运到福建,被福清市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刑两年。

由于布什总统以及其他美国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出面求情疏通,黎广强和吴弘达、高瞻一样被驱逐出境,回到香港家中,监外执行。但是,在福建和黎广强联系运送圣经的当地牧师俞朱弟和林希福被判处三年徒刑。

*遭狱警狱霸毒打*

本星期初回到家中的俞朱弟牧师对美国之音讲述了他刚入狱时遭到的非人折磨,其中包括遭到警察的毒打。他说:�我的左耳朵在监狱里面被警察打,警察打一次,打得很重。我左耳朵听不见差不多一年时间了。现在好点,但外面有声音,耳朵里面也会叫一声。�

除此之外,监狱看守还纵容或默许狱霸毒打俞朱第,原因只是因为这个狱霸认为俞朱第打小报告说他喝酒。俞朱第说,其实这完全是无中生有的挑衅。他说:�我在睡觉,他把我从床上拖起来打。他就一个人,是非常残暴的,有干警作他的保护伞。�

*超强度劳动睡眠严重不足*

俞朱第说,最让人无法忍受的还是在监狱里超强度的劳动和让人无法生存下去的睡觉时间严重不足。他说:�我刚进去,前面的劳动是非人的折磨,超负荷到叫人连生存的希望都没有了,可怕。�那么,囚犯一天工作几个小时?俞朱第的回答是这样的:�从早晨七点到下半夜四点,这么长时间。早晨六点就要起来,只睡两个钟头。洗脸刷牙吃饭,不到七点就要到下面列队,报数进车间了。�

俞朱第说,在如此大强度的劳动量下,囚犯并不能保证吃饱。他说:�那个劳动是完全吃不饱的。我们虽然不是重体力,但也是非常紧张和繁重的劳动。劳改菜又非常的糟糕,非常的可怕。�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几个月,在这种令人感到生不如死的折磨下,俞朱弟的亲朋好友想方设法疏通关系,把他调出劳动第一线,调到体力劳动相对不那么繁重的�后勤中队�。

*生产劳改产品*

俞朱弟说,他们在监狱生产劳改产品,是一种西方圣诞节用的铁丝花篮,成品听说是销售到美国的。他说,囚犯用非常原始的加工方法制作,必须拼命完成配额。他说:�他给你一定的任务,比如说三套,第一天一套,第二天两套,第三天三套,加到你做不完。�

黎广强、俞朱第和林希福一开始关在福清市安全局招待所,判决之后,俞朱第关到了福建罪犯收押中心第五大队(在福州市闽侯县白沙镇)。俞朱第说,监狱最多时曾关押八、九百犯人,现在也有五百多人。

*认同神的带领*

在回答如何看待当年的判决这一问题时,俞朱第说,作为基督徒,他认同神的带领。他说:�他当年定我们是邪教,后来改成非法经营后,从这种角度来看是轻了很多,但是,从事实上来说,虽然判了三年,但我们是基督徒,我们很感激神,我们也没有什么意见,尊重神的带领。�

俞朱第说,如果说公平正义,那么这个判决是不公平不正义的,这是历史造成的,因为当局无法给基督徒提供阅读圣经的途径,他们别无选择,只好采取这种方法,是�事出有因�的。但是,作为基督徒,对神给予的,他没有怨言。

*俞朱弟否认属于邪教*

三年前,有关这次所谓�偷运圣经�进入大陆的案子,引起了美国方面的高度重视,西方媒体给予大量报道。不少媒体说,当局重判俞朱弟和林希福,是因为他们是基督教�呼喊派�成员,而这个派别被当局定为�邪教�,所以俞朱弟和林希福无可避免地遭到这场牢狱之灾。但是,俞朱弟对这种说法表示无法苟同。他说:�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从没有参加任何派别,包括呼喊派。我们绝对不是。我们只追求我们的信仰,我们这个信仰是从民国就开始了。�

谈到未来的打算,俞朱第说,他会一如既往地学圣经、传福音。他说:�我们的信仰是坚定的,不会因为什么环境和反对而改变。我不会在家闭门,我会一如既往地侍奉主。�

俞朱第今年四十五岁。在福建福清长大,十九岁成为基督徒,1991年到了美国,一边工作一边在当地教会参加服侍工作。1998年回到中国传福音。他说,他周围无数的弟兄姐妹都如饥似渴地盼望福音。

*监狱官员否认虐待犯人*

美国之音记者杨明就俞朱弟声称自己被殴打一事采访了福州市有关当局。福州市监狱管理局收押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值班负责人对美国之音说,俞朱第被关押的福建罪犯收押中心第五大队在他们的责任范围之内,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俞朱第被打的事。这名负责人说,现在不可能发生犯人被打、受虐待的情况,因为收押中心有一套监管犯人的管理条列,严禁监管人员虐待在押犯人,一旦发现监管干部殴打虐待犯人,就会马上处理,而且检察院也在进行监督。这位值班负责人说,犯人如果受到监管人员的虐待,可以向检察院起诉,不象十年前殴打犯人的事经常发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