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医疗保健俱乐部让病人宾至如归 - 2004-03-29


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去看大夫这件事并没有夹杂着什么个人感情色彩。很多病人甚至说,他们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号码;而医生们对这种情况也并不满意。有一群医生目前在努力通过成立医疗保健俱乐部的方式让病人在看病的时候感到宾至如归。

病人一踏进签名医疗俱乐部,就立刻会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在俱乐部走廊的墙上,你可以欣赏到当地艺术家的作品;播放的是柔和的古典音乐。这里还向病人免费提供果汁和矿泉水等饮料。这里和一般的医院候诊室不同。乔丹・利普顿医生说,这种不同,完全是应该的:“我们没有候诊室,但是有接待室。我们的病人不需要等。我们在给病人看病的时候,在每两个病人之间都要有一个小时的间隔。这样,病人即使是迟到的话,也能见到大夫。而大夫们也不会因此而耽误下一个病人。”

在四个门诊室中的任何一个,病人都可以穿上纯棉长袍、手缝的长衫、以及软软的平底鞋。另外,每个房间都装有单独的温度调节器。难以相信的是,你来这里只不过是为了做一次骨质化验,然而受到的礼遇确和接待王室成员一样隆重。的确,在签名医疗俱乐部里,使病人舒适至关重要。伊利沙白・佩里是签名医疗俱乐部的三名医生之一,她说:“人们为什么不愿意去看大夫呢?我们怎么样才能改善这种局面呢?我们怎么样才能让病人有个尽可能愉快的体验呢?”

*实行随叫随到服务方式*

签名医疗俱乐部实行的是一种“随叫随到”的服务方式。在这里,病人每年交纳大约两千美元的会员费。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一天中任何时候,不论是在办公室或者在家里,不论是通过手机或者是电子邮件,都可以和医生联络上。象麦吉・施佛尔这样的病人就再也不用为了看病而久等了。施佛尔说:“过去,我常常担心,如果我生病的话,我就只能去急诊室,坐在那里等啊等。现在,我再也不担心了。我现在每天24小时,一周7天,任何时候都可以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很快就会给我回话。”

“随叫随到”的管理方式又被称为“百货店式医疗保健”。这种方式是在90年代中期从西雅图开始的。现在,全国各地大约有200名医生开办了这种会员制的医疗保健俱乐部。利普顿和佩里医生说,他们之所以开办了签名保健俱乐部,是因为他们对传统的生产线式的看病方式已经厌倦透顶。利普顿说:“过去,我们要看的病人太多。我们无法在每个病人身上花太多时间,因此服务质量就受到影响。我们常常在急诊室里看到一些看不到他们自己的医生才到这里来的病人,因为他们的医生太忙了,或者呢,就是他们以前的问题没有得到解答,而他们又找不到其他什么人可以问。”

利普顿并没有责怪其他医生的意思。因为他们的工作,也要受到医疗保险体系的制约,而保险公司又常常不能为医生的服务提供足够的补偿。医疗俱乐部通过收取一定会员费的方式,降低了医生对保险公司的依赖性。保险公司通常支付医疗费用的大部份,剩下的由病人自己来付。

*医疗保健不平等又一例证?*

尽管很多医生和病人对“随叫随到”的医疗服务方式感到满意,但是,批评者也不乏其人。北卡罗来纳州医疗服务平等联盟的亚当・希林就是其中之一。他说,这种服务方式只不过是美国医疗保健不平等的又一个例证罢了:“过去10年来,一直有人希望把医疗保健当成一种生意来经营。现在医疗事业果真变成了一种生意。结果是,有钱的人,可以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没钱的话,那你就得不到服务。”

希林说,他担心,“随叫随到”的医疗服务方式可能是在错误的方向上迈出的一步。他希望看到医生们改革整个医疗体系。但是佩里医生说,目前的医疗体系已经不可救药;而她和利普顿医生所做的,是向病人多提供一个选择的机会:“可能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于用这种服务方式。但是我们现在这样做能使我们高兴,而病人也喜欢他们所得到的这类服务。这是他们在其他地方所得不到的服务,在这一点上,无话可说。对于一些人来说,如果要考虑经济负担的话,那他们可能需要戒烟或者每个星期少下一次馆子。”

但是,对于麦吉・施佛尔来说,这种对病人友善的服务方式的好处远远超过额外的支出。施佛尔说:“我以前从没听说过有这种服务方式,现在知道了,我也就离不开这种服务了。健康是很难用金钱来衡量的,尤其是在你上了年级的时候。”

签名医疗俱乐部自从10个月前成立以来,已经收治了一白二十名病人。医生们想把病人人数的上限设在三百五十人。目前还很难说这种方式会不会盈利。三名医生目前还没有从俱乐部领取薪水。为了维持生计,他们业余时间在当地医院的急诊室里兼职。那里有很多病人都没有医疗保险,而且在求医问药的时候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