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台湾关系法》签署25周年(一)(04年4月4日) - 2004-04-04


今年是《台湾关系法》签署25周年。有关专家和学者一致认为,这个法案经受了时间的考验,而且对美中台关系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1979年1月1号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之后,美国国会在4月10号通过了台湾关系法。该法案明确表示,制订这一法案的目的,是要帮助维持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以及授权继续维持美国人民与台湾人民之间的商务、文化以及其他各种关系。

*法案经受时间考验*

在华盛顿的智囊机构--传统基金会和美国企业研究所日前联合主办的研讨会上,美国在台协会的创建者以及台湾关系法起草人之一、传统基金会的中国政策资深研究员费浩伟大使说:“在我看来,那个法案可能是美国国会所做出的最有创造性的工作。国会坐下来,撰写了美国与台湾之间的一个条约,这就是96-8公共法与台湾关系法。它是一个奇迹,经受了时间的考验。”

乔治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费能文教授也表示,这个法案不仅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而且在影响美中关系发展方面继续扮演重要角色。他说,这个法案也反映了当时的美国政府部门与国会在台湾问题上的冲突。他说:“在我们纪念这个法案签署25周年的时候,值得记住的是,在很多方面,台湾关系法是美国国会与行政部门之间关系的一个高标或是低潮,看你站在哪一个立场上来看。自那以后,行政部门的人把这看成是国会对只属于他们的权力进行干扰的一个不幸的例子,宪法的第二条规定处理美国的外交关系是政府部门的职能。在另一方面,对于国会的倡导者来说,这个法案是国会对倾向于忽视民选代表利益的行政部门所拥有的权力的一种制衡。”

*法案与中美联合公报相矛盾?*

费能文教授说,作为一个国际法的律师,他认为这个法案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是相矛盾的。他说:“如果你回顾一下这三个公报,而且把它们与台湾关系法放在一起来看的话,这些公报中的说法与台湾关系法这个国内立法中做出的保证存在根本上的对立。”

费能文教授说,八一七公报的签署以及美国在这个公报中做出的六个承诺似乎表明,政府一方面要减弱而不是加强美国将对台湾做出的安全承诺,同时又以很模糊的方式表达对台湾安全防务的承诺。

乔治城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研究美国与东亚外交史的唐耐心教授认为,台湾关系法最重要的一个特徵是它给美台政策增加了明确的安全角度。国会当时认为,有关这方面的规定不应该没有包括在卡特政府1979年初递交到国会山的台湾授权法草案中。唐耐心说,台湾关系法的重要性还不仅仅在于它使美国协防台湾的义务成为法律。她说:“可以说,台湾关系法非常出人意料的做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在美中签署联合公报甚至在台湾关系法被起草和通过时,它使人们对台湾的未来做出的假设提出了挑战。”

*法案成功保护台湾*

唐耐心教授说,尼克松、基辛格以及当时的美国政府官员同毛泽东和周恩来一样,预计台湾最终会与大陆实现统一。同样,起草台湾关系法的人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法案在保护台湾的存在以及加强台湾方面会有多成功。只有北京把这个法案看成是会带来持久影响、制造两个中国的工具,而且从根本上与美中两国政府间签署的公报相矛盾。

唐耐心说,虽然卡特政府向北京保证,他们将以符合美中联合公报的方式来实施台湾关系法,但是北京并没有被说服。因此八二年签署的八一七公报不只是提出美国向台出售武器的问题,它也是弥补台湾关系法所造成的损害的一个努力。

*成就和忧虑*

虽然台湾关系法引发了不同的理解,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专业助理郝德平认为,这恰恰证明了这个法案的韧性。他说:“我认为,我们要记住台湾关系法一个根本的东西,这就是,它达到了它想要达到的目的。这个法案的目的是要确保不使用武力以及保证海峡两岸人民、特别是台湾人民的利益在今后的政治发展中被考虑。在过去的25年中既没有出现武力,在台湾还出现了富有生机的民主,所以我认为台湾关系法是一个很大的成就。”郝德平表示,他对今后的25年感到忧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