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采访北京丰台上访人员(3)(04年4月23日) - 2004-04-23


中国首都北京的丰台区有个上访村。上访村里住着中国的上访族。上访族的人来自全国各地,每个人都有令人触目惊心的悲惨经历。他们成年累月地在这里申诉哭嚎,希望北京城里的达官显贵能够为他们昭雪伸冤,主持公道。可是他们能够如愿以偿吗?

*地方官吏作梗软硬兼施*

由于进京上访的人员大多数反映的都是本村、本乡和本镇的问题。当地政府自然不愿意看到这些人能够顺利成行。因此,上访人员在踏上进京的征途之前就受到各种压力。据这些上访者介绍,当地官员对他们威逼利诱,软硬兼施。

山西常治市郊区马厂镇安昌村农民候环苗的丈夫王玉庆不明不白地死在厕所之后,当地官员害怕候环苗上访,就表示愿意给她一些救济金,希望她不要上访。在遭到候环苗的断然拒绝之后,他们又说,反正最后你的问题还得要我们当地处理。

候环苗说:�前几天他们来给我说,�你上访吧,最终还不是当地解决。�我说,解决不解决是你们的事,我是肯定要上访的。我三年不行,五年。五年不行,我十年。我总要弄个明白吧。�

一旦哄劝的软招不起作用,各地政府自然就会来硬的了。他们采取了针对上访者的相应对策。其中最主要的一招被称为截访,即拦截或阻截上访的意思。具体就是动用地方警察和驻京办事处人员在北京把当地的上访者抓回来。对此, 辽宁的上访者岳永进深有体会。

岳永进说:�截访是从去年8月份开始的,往回堵截。就是强制、野蛮地把你截回来。主要是便衣警察,还有驻京办事处这些人。我被他们截回来很多次了。抓上车、扔上车马上就给你拉回来。�

*两会前后截访新高峰*

六十多岁的老人牛玉昌在北京的上访村呆了几年。他成立了一个名叫[三春大地社会研究院]的非政府组织,主要是研究三农问题,为上访村的人们提供服务和咨询。牛玉昌介绍说,在今年�两会�前后,截访活动达到一个新的高峰。

牛玉昌说:�在两会期间,两会以前,抓走了一批,将近三千多人,都给遣返回去了。两会以后,一直到现在,各地的截访仍然很多。同时正在用暴力形式向回截访。�

*上访不成反遭报复*

辽宁的岳永进说,被截访回到当地后,受到打击报复是很自然的事。

岳永进说:�因为你上访反映的问题,腐败特别是干部腐败问题,比如说你村里的干部,它就牵扯到镇里的或者牵扯到更上一层的吧,个别的领导干部。你这样告状肯定会受到打击报复。�

岳永进的妻子多次遭到当地警察的殴打,以致于她后来得了精神忧郁症,一听到警车鸣笛就会有剧烈的反应。另一位辽宁的上访者王全茂也是在被截访后遭到毒打,治疗费就花了四万多块钱。

王全茂:�我们到市、到省、到中央,去了多次,被打被截,回来就这样。我被打,9个月才恢复。�

黑龙江的上访者刘杰也有着相同的遭遇。她上访被抓回去以后受尽了折磨。

刘杰:�六个人把我用手铐铐到一个两栋楼的夹空,铐到电缆线上打了我六次,把我打昏过去。我的左眼已被打成外伤性白内障。现在两个眼睛只剩0.1,就要失明了。�

河北上访农民孙增气受到的威胁则更为严重。不仅妻子惨遭殴打,他本人还受到村干部的追杀威胁。因此,孙增气本人至今还在东躲西藏,无家可归。

孙增气:�村干部这一伙人到我家去,把我妻子的眼打黑了,打肿了,头给打坏了。 对我呢是要拿刀刺死我,刺死我以后就去了一个害。一再警告说要要我的命。�

然而,即使在面临地方官员围追堵截、打击报复的情况下,这些可怜的农民仍然要坚持走他们的上访路。他们的诚心和执着是否达到了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呢?请看续集报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