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京丰台上访村4 (04年4月24日) - 2004-04-24


中国首都北京的丰台区有个上访村。上访村里住着中国的上访族。上访族的人来自全国各地,每个人都有令人触目惊心的悲惨经历。他们成年累月地在这里申诉哭嚎,希望北京城里的达官显贵能够为他们昭雪冤屈,主持公道。可是他们能够如愿以偿吗?美国之音记者江河采访了一批上访人员,做了一个关于上访的专题系列报导。这是第四集,介绍这些上访人员的结局。

*寄希望于中央政府*

上访者岳永进说:�上访肯定是一条不归路,特别艰难。你踏上这条路就没有回头路。你就是有很多委屈、冤屈和苦衷,你跟谁说啊!�孙增气说:�说没处说去,告状谁告的起呀!本来人民生活就挺难的, 孩子上学都上不起, 还能有钱告状去! �陈万义说:�上访花的费用低一点。要是打官司,我们走法律程序的话,我们百姓没有钱。打不起这个官司。�

在这些上访者的心目中,他们之所以选择走上访之路而不愿意通过法院打官司,首先是因为打官司太贵,其次就是他们认为地方法院和当地政府互相勾结,即使打官司也无法胜诉。因此,这些可怜巴巴的弱势群体只好寄希望于中央政府有包公、海瑞这样的现代清天老爷,能够替他们做主,为他们的冤屈平反昭雪。然而,他们的美好期望往往是一次又一次地落空。

去年11月,中国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曾公开表示,在当前群众信访特别是群众集体上访反映的问题中,80%以上有道理或有一定实际困难和问题,80%以上是可以通过各级党委、政府的努力加以解决的。

然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信访局一位高层官员认为,越来越多的上访案件,使信访部门有限的权力、效率和百姓的愿望存在很大差距。

辽宁省的上访人员岳永进说,从他这几年的上访经历来看,虽然接待上访的人士总的来说态度比较好,但他们通常都是间接地处理一下,最后还是转回当地解决。他说:�多数人非常同情,愿意帮我们解决。比如打电话啦,或者发批示啦,或者是发信函啦,或者是给开个什么信访这方面的信拿到地方。但实际上到了省里、市里、区里了,就是推来推去又回到区里了。�

*地方政府腐败*

许多上访人士都说,一旦他们上访的案子被转到本地解决,当地有关部门就开始�踢皮球�,采取互相推诿的战术。更有甚者,有些地方官员不但不惩处被上访者揭发的坏官员,反而把这些人调往其他单位甚至提拔他们。河北上访农民孙增气说:�不但没有受到处份,反而都有提升。 意思就是向举报他们的农民示威、施加压力。�

一些中国官员以稳定为由,把上访人员诬蔑为破坏稳定分子。因而借机保护被上访者举报的贪官。然而,辽宁上访者岳永进认为,压迫越重,反抗越烈。腐败不除,国无宁日。他说:�贪污腐败问题不解决,农民他不可能稳定,永远不可能稳定。他利益被侵犯,饭碗打了,失业了。没有活路,那他只能上访。而且是越来越厉害。越打击报复越厉害。今天五个人,明天十个人。下一次可能成百。我在北京遇到过几百人上访。几十人、几百人上访常常遇见。�

[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上访者的一个主要误区就是,他们往往认为中央政府的政策是好的,只是地方政府的土政策不好。也就是说,经是好的,被和尚念歪了。他说,实际上,不应该把中央的政策和地方的政策区分开来,上访者反映的许多问题的根子还是在中央。他说:�中国现在有一个很有趣的现像。当在基层发生问题的时候,都把它局限地说成是地方政府。那么为什么就不一层一层往上追究呢?乡干部出问题,那是县委组织部任命的。县委组织部应该承担责任。县委组织部任命的坏干部,省委组织部应该承担责任。然后一级一级的往上追。那么多的坏干部,中央组织部为什么不承担责任!曾庆红为什么还升了官?!�

尽管上访之难,难于上青天,但是中国的上访族并不会知难而退,他们仍然要坚持把这条路走到底,甚至还要搞国际上访。即使这意味着他们要把有限的生命虚耗在无尽的企盼中,也在所不惜。因为这个弱势群体已经没有退路。岳永进说:�上访一条路就是最艰难的路,也是一条不归路。不逼上绝路谁也不会上访去。农民他要稳定,他要饭吃,要减轻负担,要增加收入。这些贪官层层都在盘剥他们,他怎么能不上访呢! �上访者刘杰说:�我还要继续坚持到底。能不能得到这个权利, 我已经在中国的法律途经上走到头了。 我也走到最高层了。 所有的途经我也走到了。如果我的权利得不到,我就向国际申请, 向联合国申请。�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