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政府帮助缺乏父母关爱少年成长 - 2004-05-12


如果你是个小孩子,父母不能抚养你,家里的亲戚也不能照顾你,你会到哪里去呢?在美国,儿童寄养和监护系统有成千上万这样的孩子。这些孩子所在地的州政府暂时出面,承担起做父母的职责,保证孩子们有地方住、有饭吃,还能上学受教育。

不过,寄养和监护只是一种社会保障体制,这些孩子达到一定的年龄标准之后,就必须脱离寄养和监护系统,政府对他们的照料也到此为止。法定的年龄标准每个州都有本州的规定,有的是21岁,有的是18岁。

*寄养监护系统不能保一生*

每年都有几千个孩子因为到了岁数,必须离开寄养和监护系统,失去了政府的经济帮助和服务,生活难题一下子摆在了他们面前。

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每年大约有100个象特娜・霍恩这样的年轻人长大成人,脱离寄养和监护系统。特娜说:“我叫特娜,今年20岁,住在华盛顿特区,从6月13号开始,寄养和监护系统就不再管我了。”

6月13号的最后期限,意味着从现在开始算,在接下来的短短时间是政府替特娜支付房租、医疗保险、电费和清洁用品的最后一段时间了。6月13号过后,政府工作人员还要对特娜进行 6 个星期的观察。特娜说:“我的档案经管人处理所有关于我的表现的报告,指派给我的社会保障人员帮我完善自己的苹�,并要确定我的确找到了工作。我知道,�?了21岁以后,就不能再去找他们,要他们帮我找工作了,因为我已经脱离寄养和监护系统了。”

幸运的是,特娜的养母始终会在她身边。特娜说:“我很大程度上依赖养母的支持,因为她随时都在我身边。我可以打电话给她说,‘嘿,我想找人聊聊’,看她有没有什么熟人要找帮手的,告诉她我想买车,或者是我要做饭,但是又不知道怎样下手。”

*自食其力不容易*

离开寄养和监护系统的孩子,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养父养母可以依靠。有些人大部份时间是跟其它孩子一起住在集体之家,还有些人虽然跟养父养母住在一起,但是彼此的关系并不好。

玛里琳・埃杰顿负责照顾的孩子里,已经有四个人离开了寄养和监护系统。她说,这些突然脱离寄养和监护体系的年轻人需要有人帮助:“我觉得这些年轻人要知道,他们离开寄养和监护系统,并不等于失去了社会的支持。”

埃杰顿说,她本人就始终没有脱离这种支持,现在已经40岁的她,还是会向自己的养母徵求意见的。有关孤儿的社会研究显示,他们确实需要听取长辈的建议,很难一切都靠自己。研究人员对威斯康辛州寄养和监护系统里出来的年轻人进行过一次长期调查,结果发现,很多人找不到好的工作、住房和医疗保险,还有人流落街头。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商界和民间领袖注意到了这种趋势,决心不让这种情况在华盛顿特区里脱离寄养和监护系统的年轻人身上重演。

*综合服务中心有帮助*

奥克伍兹积极倡导保护儿童权益。他和大约30位商界、市政和社区领袖一起,努力寻找途经,帮助这些脱离寄养监护系统的年轻人。她说,他们想为这些人设立一个综合服务中心:“长大后离开寄养监护系统的年轻人可以到这儿来,这儿的人了解他们的困境,会想办法帮他们实现自己的目标。比方说吧,如果有个年轻人想当警察,我们就要看看让他从哪儿起步,才能最终实现这个愿望。”

其它地方的相关人员认为这是个好主意。马克・克郎尼是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有关项目的负责人。在过去20年里,他们开展的项目帮助大约1000名年轻人成功地从寄养监护系统的帮助向自食其力的生活过渡。工作人员帮助这些年轻人寻找便宜的住房,还给他们安排了有同样经历的室友,随时向他们传授经验。克郎尼说,他经常能碰上几年前离开寄养监护系统的人,他们大多数都过着稳定的生活:“我在Staples办公用品商店里,会有踩着梯子上货的员工喊我的名字跟我打招呼。我去自助洗衣店、去零售商店,开车等红灯,到哪儿都会碰到熟人。不幸地是,有时电视的犯罪新闻里也能看到一些人,但是更多的时间是在排队交钱这种时候,我会突然意识到收款台的服务员是10年,15年前从我们那儿出去的,他们中间有很多人都不再依靠政府养活了。”

华盛顿特区为这些人设立的过渡方案,要到今年夏天晚些时候才能大体制定完毕。接下来,商界和市政领袖要就资金来源的问题召开讨论会并达成共识。主张维护年轻人权益的人希望,明年脱离华盛顿特区寄养监护系统的人,在向自立生活的过渡中,能够得到帮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