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学者认为香港政改空间有限(04年5月12日) - 2004-05-12


对于香港政制发展专责小组在星期二发表的香港政制发展第三号报告书内,没有提出任何有关香港政制改革的具体方案,香港城市大学专业进修学院高级讲师宋立功表示,谅解政制发展专责小组的局限性,认为小组已经尽力在固定框架之内寻求发展空间。

*宋立功:体谅鸟笼内空间内作修补*

宋立功表示:「中央一次释法,一次做出了决定之后,第三号报告书只能在硬性的框架之下,作一些小修小补的工作,或者可以说,是在一个鸟笼内可以有的空间,尽量去争取。 我只可以说,我体谅专责小组能够做到这样,其实已经是极限。」

*卢兆兴:行政长官仍欠缺认受性*

而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副教授卢兆兴则认为,第三号报告书令人失望。卢兆兴表示,第三号报告书提出,可以考虑扩大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来选出2007年的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但是他认为,即使是这样选出来的行政长官,仍然有欠缺认受性的问题。「虽然选举委员会将来会扩大和民主化,但是由于行政长官始终不是由直选产生,他的民意认受性仍然有某种程度的规限,因此日后的行政长官就要很依赖他本身的表现,如果他的表现像董建华政府这么差劲的话,他日后的认受性也不会好很多。」

城大的宋立功亦表示,即使扩大选委会人数,但行政长官的选举依然是小圈子选举。他又说,回归后,行政和立法关系一直比较紧张,如果行政长官不能从普选产生,令行政长官有比较高的认受性的话,香港政制发展的难题便得不到解决。

他说:「立法会如果一旦尽量去增加直选议席,同时当然也增加功能议席,换言之,立法就会扩大她的认受性,变相使令行政长官的认受性,相对来说比较低,长远来说,行政立法关系仍然会原地踏步。 在这小修小补的情况下,目前香港存在的严重的政制发展的困局,是解不开的。」

至于第三号报告书没有提到普选时间表的问题,港大的卢兆兴表示是意料之内。

「由于中国的民主化也讲不出一个时间表出来,所以香港的民主化也自然讲不出时间表。但其实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可以中间着墨,也就是说,可以每五年把政改检讨一次,或者每八年,每十年检讨一次。」

而城大的宋立功就希望香港特区政府,会以开放的态度去接受香港各界对第三号报告书所提出的意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