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人权组织促欧盟拒绝对华军售(04年6月2日) - 2004-06-02


在中国政府武力镇压学生民主运动的六四事件十五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星期三召开记者会,呼吁欧盟拒绝解除对华军售禁运令,呼吁中国结束文字狱,开放言论自由。

中国著名流亡民运活动人士魏京生、六四事件参与及见证人以及法国援助中国基金会代表出席了记者无国界组织2号召开的记者会。

*谴责中国镇压异议人士*

记者无国界组织亚洲部负责人布罗塞首先对中国政府六四前夕加强镇压异议人士的做法予以谴责。

布罗塞说:“我们想通过这个记者会告诉媒体,学生运动被武力镇压十五年后,中国政府仍然没有停止镇压。今天早晨我们刚得知中国著名知识分子、言论自由捍卫者刘晓波在遭软禁之后已经被当局逮捕,这个例子足以说明在十五年漫长的日子里,中国独立自由思想者及异议人士的处境仍然没有改变。”

*促欧盟拒解除武器禁运*

在六四事件十五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欧盟是否应解除对华武器禁运再度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布罗塞在周二的记者会上向欧盟发出呼吁,敦促欧盟拒绝解除对华武器禁运令。

布罗塞说:“今年六四纪念活动的一个焦点话题是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问题。欧盟对华军售禁令是在六四事件后迫于舆论压力而制定的。由于中国政府对六四事件的看法没有改变,我们认为欧盟取消军售禁令的理由就不存在,假如中国政府对六四事件重新评价,那么取消军售禁令理所当然。然而中国改革派总理温家宝最近还在以经济增长和国家稳定的理由为天安门屠杀事件辩护。我们看到欧盟外交界在为解除禁令寻找借口,但找来找去,唯一的理由就是解除禁令会让中国政府满意。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改善人权状况、平反六四事件是中国肯定能获得解除军售禁令的条件,这才应该是欧盟对中国表达的意思。”

*呼吁开放言论自由*

布罗塞同时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被监禁的二十七名记者和六十一名网上异议人士,开放言论自由,解除媒体对六四话题的禁忌,允许中国和国际媒体报导异议人士的活动,允许流亡记者和异议人士安全出入中国。

中国著名流亡异议人士魏京生对布罗塞的呼吁做出进一步补充。魏京生说:“欧洲,首先是法国提出欧盟应该解除这个禁运令,当然他们有一套理由,包括中国人权有所改善,需要同中国做生意,法国需要增加就业。这些理由是很有道理的,但我们有更重要的理由说明我们不能解除对华禁运。象十五年前那样镇压老百姓的状况现在并没有改变,特别是胡温上台以来,政府对舆论的镇压反而更加严厉了,尤其是对网上言论的镇压,江泽民时代言论也受控制,但尺度稍宽,不轻易监禁,还有自由言论的空间,现在网上自由发言者都被查出来,然后被监禁。这些情况都显示中国的人权状况,特别是在言论自由方面反而在最近两年里收得很紧。”

*异议人士反思学运失败原因*

魏京生在记者会后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对中国学生民主运动屡遭失败的原因进行了反思。

他说:“共产党执政五十年来,我观察中国民主运动,之所以不能成功有几个原因,一个是中国知识分子总以为自己是精英,比别人高明,我们去说一说,政府做些让步,于是就拿到民主了,这种幻想造成一代一代的人做出牺牲但还是没有成功,包括十五年前的八九民运,也是这样,大家请求政府放宽民主,老百姓被拦在广场外,只有我们有权争取民主,这种与老百姓隔绝的做法,把民主当成知识分子玩弄的概念,这样的民主是不能成功的。第二点,是共产党很聪明,它不让人们形成有组织的力量,人们要争取民主,首先要结束现存政治体制,这不是一件小事,不是靠在街上晃小旗就能解决的。没一个国家是这样解决的,要改变这个体制,就必须有一个强大的组织。无论是以选举方式象台湾那样或以政变方式象苏联那样,总归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组织才能运做成功,但共产党不允许反对党的存在。”

*民主致乱还是民主制乱?*

就这个问题,作为海外自由工会活动家的蔡崇国谈了自己的观察。他说:“如果没有六四,就是中国政府八九年对学生做了让步,让学生有自己的组织,让媒体有更大讨论空间,让中国人开始行使民主权利,一开始也许有点乱,这不可否认,但四五年后中国会走出那种情况,就是说,民主这个东西,如果不去实行,人们永远学不会,就象开车,不开永远不会。所以如果没有镇压,十五年后,中国会经过短期阵痛,闯过民主化这一关。要说十五年对民主问题的反省,我认为中国人对民主会带给稳定的威胁过于惧怕了,不了解中国历史上社会动乱的原因,自己吓唬自己,政府也用这个因素吓唬人民。我认为恐惧是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