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毒品问题已蔓延到中国八成以上县市(04年6月25日) - 2004-06-25


六月26号是联合国国际戒毒日。中国毒品问题的严重程度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本周在昆明举行的中国全国禁毒工作会议透露的最新资料表明,毒品问题已经蔓延到中国八成以上的县市。登记在册的吸毒者超过一百万人。观察家指出,中国毒品问题严峻,甚至到了失控的程度。

早在清朝末年林则徐虎门销烟的时代,当时的清政府就意识到毒品对国家的危害并倡导全国禁毒。经过多年的努力,毒品走私和吸毒的行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已经基本灭绝。

然而,近10多年来,中国的毒品问题出现死灰复燃,甚至完全失控的局面。特别是中国政府镇压了要求民主,反对腐败的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之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全面停顿。中国社会腐败横行,道德沦丧,物欲横流,六四后的十五年来,神州大地竟然掀起了一个吸食毒品的新高潮。

据中国官方统计,中国吸毒人数1990年为7万人,到1999年,全国登记在册吸毒人数剧增至68.1万人,不到10年的事件几乎增加了十倍。最新的数字是2003年登记在册吸毒人数超过105万人。

随着吸食毒品的人数的增加,毒品走私活动也从华南幅射到全国。1990年仅云南、广东几个地区有毒品问题,而现在已经遍布全国百分之80的县市。1999年仅少数几个舞厅有人偷吃摇头丸,而现在全国大多数迪厅、夜总会都刮起了“摇头风”!

中国毒品问题观察家晨海在多维新闻网撰文指出,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方法是,接受治疗的吸毒者与毒品依赖者之间的比例为1:10。以这个比例推算,2003年中国实际吸毒人数达到了一千万人以上。中国已经成为毒品超级大国!国内有识之士为此发出警告说,当前中国吸毒人数已经远远超过鸦片战争前夕400万人吸毒的数量!

中国同时也成为世界毒品的重要集散地。由于东南亚很多国家对毒品走私问题处置极为严厉,一旦发现,甚至处以极刑,因此中国越来越受到国际毒品走私集团的青睐。据中国青年报援引中国公安部禁毒局的一份报告指出,地处“金三角”的缅甸今年罂粟种植面积大幅度反弹,达9万公顷。预计可产鸦片达900吨左右。而战乱频仍的阿富汗,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毒品源泉。阿富汗2003年鸦片产量突破了3600吨。缅甸和阿富汗这两大毒源地制贩的毒品,百分之80%以上以各种方式流入中国。

最近在昆明举行的全国毒品问题会议上,一些专家呼吁警方加强打击毒品走私的力度并为吸毒者提供戒毒治疗。

令人不解的是,外汇存底在世界上名列前茅,意图脱掉发展中国家的帽子,从而挤进市场化发达国家行列的中国,却拿不出钱来禁毒。

*国家无力提供充足经费打击毒品走私*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长久以来,国家财政“无力”提供充足的经费打击毒品走私活动。出席全国禁毒工作会议的云南和新疆代表说,近些年来,由于缺乏经费,云南、新疆等禁毒一线的很多缉毒警察,甚至没有钱去出差去追捕在逃毒贩。很多地方的看守所关押的毒贩则已经人满为患。

中国禁毒问题观察家晨海在国际禁毒日前夕撰文指出:中国公安部门开办的很多“强制戒毒所”腐败现象严重,有的甚至只收费,不医疗!

据晨海介绍,中国公安系统开办的强制戒毒所向戒毒人员每期三个月收5到6千元以上的戒毒医疗费,包括住宿和生活费,却既不给医也不给药,只是将人关起来了事!每人5、6千元的高额戒毒费成了公安贪官的飞来之财!广州一个戒毒所甚至被揭发出把戒毒女卖给“鸡头”,胁迫她们卖淫的大案。

《羊城晚报》记者报道,广州长洲戒毒所2001年9月至2002年3月,屡次勾结“鸡头”贩卖戒毒女并胁迫她们卖淫。这一丑闻被记者披露后,戒毒所负责人仅仅被关押了15天后就“取保候审”。而记者的人身安全却屡遭威胁。最后不得不离开广州。还有一些戒毒中心

的管理人员竟然勾结毒贩子公然在所内向戒毒人员推销“白粉”。

一年一度的6.26国际禁毒日即将来临之际,中国官方也召开禁毒会议,并且决定采取一些措施,例如帮助缅甸农民铲除罂粟,而种植香蕉、柠檬、水稻等作物作为替代。另外,会议得出结论是,中国禁毒迫在眉睫的问题是“缺乏经费”,因此中央决定从今年开始,中央财政拟在现有投入的基础上,1年增加1个亿,5年增加5亿元用于禁毒工作。

不过海外观察家指出,中国禁毒工作“迫在眉睫的问题”,不是经费,而是解决腐败与体制问题。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解决官僚腐败问题,中国禁毒的前景,依然暗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