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从李瑞环之子为高薪挖角看太子党新角色(2)(04年7月17日) - 2004-07-17


外国投资银行延揽中国太子党以赢得在中国的大生意反映出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家族关系在现代市场中依然有着深厚影响。但是专家认为,只有建立了健全的法律系统,才能产生最大的经济效益。

*走高层路线并不意味能赚钱*

【彭博新闻】报道说,瑞士联合银行聘用前中国政协主席李瑞环之子李振智为其亚洲投资银行董事总经理,目的是为了能帮助他们赢得更多在中国的生意,报道说,瑞士联合银行已经有两年没有获得初始股的上市承销生意。而中国恰恰是过去几年初始股上市最多的国家之一。但是美国新兴市场策略公司总裁甘布尔说,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在中国利用关系走高层路线的外国投资银行即便拿到了生意却不见得能赚钱。

甘布尔说:“问题是尽管他们为了获得生意下了很大的功夫,但是由于要打通关系、聘用顾问找到联系人,他们必须花大钱来进行打点,效率低下使他们无法赚钱。”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据研究机构Dealogic的调查,去年各大投资银行总共分享了替中国公司上市获得的二亿多美元的费用,但是这数字远远不足以偿付他们在搞关系和应酬上的花费。

*作生意依靠法律最有效*

那么通过怎样的途经做生意才是有效的呢?甘布尔说,做生意的方法有三种,一种是使用强力,黑社会乐于此道;一种是利用家族关系,再有就是在法律系统下进行。甘布尔说,在这三种方法中最有效的是在法律系统下进行。

甘布尔说:“因为有健全的法律系统,你可以同任何人做生意。第二种方法就是靠关系,你只能同你认识的人做生意,在中国就是必须依靠党内有权势的人才能做成生意。”

*家族观念和法治观念的冲突*

甘布尔说, 靠关系在社会学上叫做“第二或第三方社会规范”,你仅仅同你认识的人打交道,这种现像通常出现在法制不健全的社会,缺乏他称之为“经济效率的法律基础”。甘布尔说,东南亚和中国的大部份生意都是靠这种方法做成的。这种方法的问题在于他没有经济效率。

甘布尔说:“你想做的是把资本的风险降到最低,如果有三个人来贷款,你当然首先借钱给信用最好的那个。但是在中国,如果三个人中有一个是同你有关系的有权势的人,虽然他的信用不好,你还是愿意把钱借给他。中国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们把钱借给了国有企业,或者银行同他们有关系,或者他们有公共政策上的需要。”

甘布尔说, 在亚洲金融风暴发生前的1997年,许多外国投资银行争先恐后地投资在印尼、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发展迅速的家族企业上。家族企业认为他们可以把这些外国投资拿来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情;而外国投资者以为他们同这些家族企业签了和约,受到了法律的保护。

甘布尔说:“等到最终经济出现了问题的时候,家族企业认为钱是你给的,我不必还你,外国投资者说,不行,这里有合约,你必须还钱,这就是做生意的方法不同。”

*美国也有,但程度和性质大不一样*

甘布尔说,其实依靠关系扩展生意的情形在美国这样法制健全的国家也是比比皆是的。比如布什家族、肯尼迪家族利用家族人脉关系在经济政治领域扩展影响力。但是甘布尔说,程度和性质大不一样。

甘布尔说:“自从美国在1783年通过了宪法,就有了法律系统。在有效的法律系统内我们有独立的法庭,他保证你可以同任何人做生意,在中国你必须去找太子党才能办成事情,这就是为什么布什总统的弟弟尼尔布什在美国根本没有信心竞选公职,到了亚洲却要什么有什么。在美国成功的要素不是关系而是好的想法,在中国如果没有关系就办不成事,因为你没有健全的法律系统。”

*家族文化服从大企业文化*

不过。纽约的政论家孟玄说,中国的情况同东南亚国家和西方国家不同。深厚的治乱兴衰的王朝政治文化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同时并存。究竟哪一个未来会更强大,现在还未可知。

孟玄说:“两种东西在互相磨合,资本主义这么强势在中国发展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第一次。”

孟玄认为,美国早期显赫家族如摩根、洛克菲勒后来都成功转型为大企业。美国的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虽然强大,但都要服从美国大企业文化。而中国现在也正在学习这种文化。即使象李瑞环的儿子进入了瑞士联合银行,也必须融合进大企业的文化。

孟玄说:“瑞士联合银行也要按照国际的标准来考核你,你之所以有这个身价是因为你帮助‘美林’搞成了这个东西。但是你要弄成一个权贵的一手遮天下,恐怕在中国未来也很难做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