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香港人的六四情结 (二)(04年10月5日) - 2004-10-05


香港一个学生组织给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写信,要求为一九八九年的民主运动恢复名誉。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星期一给曾庆红写信,希望能在11月访问北京,同曾庆红见面,提出为八九民运正名的要求。

香港学联主席、香港浸会大学电脑科学系三年级学生陈富贤对美国之音说了他们写信的动机:“因为这次去谈六四的事情,所以,我们写信给曾庆红。我们就是想到北京跟他们去谈六四的事情”

上个星期,香港学联曾发表声明说,六四不平反,他们不会跟北京接触。对这次要求同北京官员接触的立场,六四事件发生时还只是香港小学生的陈富贤解释说,他们上次声明的意思是,六四不平反,他们不会跟北京谈六四以外的事情。六四问题还是可以谈的。

*港人不忘六四*

在香港,像陈富贤这样“咬定六四不放松”的学生和市民,还很有一些。“六四”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成了难以解开的心结。香港树仁学院学生会会长余冠威,六四时,也只有六岁,但现在也在给曾庆红的信上签了名。 他说:“我们会想去北京,但一定要讨论六四”

本来余冠威也曾在十一之前,得到邀请可以到北京参加国庆活动,但最终没有能去成,就是因为他打算到北京讨论六四事件。余冠威现在是树仁学院工商管理系三年级学生。他说,当年他虽然很小,但他父亲教育他,使他懂得了很多:“我爸爸给我很深的影响,他教导了什么是六四事件,然后,我就不能忘记。”余冠威回忆说,他和许多香港年轻人一样,从小就开始参加示威和纪念活动。

另外,香港一位人权活动人士孔令瑜女士,日前刚被时代周刊亚洲版评为亚洲英雄之一。她在接受访问时说,八九年六四屠杀是她政治上的觉醒,当时她19岁。苹果日报援引她的话说,记得父亲当天早上悲愤地告诉她:“北京的坏人杀死学生”从此,她就踏上了民主的不归路,开始研究政治和照顾弱势群体的工作,去年,作为“民间人权阵线”的副召集人,积极参与组织了“七一”大游行。

*平反六四迟早会提上议事日程*

香港时事评论员黄世泽星期一在“经济日报”发表评论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权力巩固后,平反六四迟早会提上议事日程。他写道:“中国领导人需要借平反六四,进一步占领政改和清除贪污腐败的道德高地。”

香港树仁学院学生会长余冠威说,中央领导人现在比较开明,他渴望能跟当年在天安门广场站在赵紫阳身边的温家宝总理见面。

不过,黄世泽说,温家宝在六四事件上扮演的角色,在中共传统的翻旧账的政治下,为他巩固权力埋下隐忧。黄世泽说,现在香港民主党和北京沟通,等候的是胡温去除六四的阴影。一旦平反六四的条件开始成熟,北京邀请民主党员上京是迟早的问题。

温家宝不久前在访问莫斯科的时候曾对香港记者说,中央愿意同香港各界联系,关键是大家都要有“爱国爱港”的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