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第三次革命”与民主进程(04年10月27日) - 2004-10-27


中国目前所进行的改革被一些中国学者称为第三次革命,也就是自上而下的全面改革而不是自下而上的社会变革。那么这次革命是否能引导中国打开民主的大门呢?中国是否会在共产党的统治下走向民主呢?

*欧苏姗:理性渐进有控制的民主化*

中国的面积之大、人口之多、现行的政治体制、政治和经济发展之不平衡以及诸多社会问题等常常使西方的中国观察人士对中国今后的社会和政治稳定性感到担忧。他们认为,中国必须民主化,也就是实行多党制的选举制度、言论自由以及允许公正审判的司法制度,才能避免政治上的不稳定。他们的一个假设就是,在共产党继续掌权的情况下,中国不可能实现民主化。

美国东北大学研究中国政治的欧苏姗教授星期二在华盛顿的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主办的研讨会上列举了中国民主化的三种可能的情况。她认为,中国的民主化最有可能是在共产党的统治之下得以实现。

Ogden: " The first scenario basically says that China will resist further democratization..."

她说:“第一种情况基本上是说,中国会抵制进一步的民主化。第二种也可能是最可怕的一种情况是,中国共产党政权可能会因为突发事件或是不可能控制的外部力量而突然倒台。第三种情况,我认为在近期是最可能发生的,就是在理性、有效和现实基础上制订政策的共产党政权将继续为渐进的、有控制的民主化奠定基础,这种民主化既不会威胁到现有的社会秩序,也不会对共产党继续掌权形成威胁。”

*欧苏姗:共产党统治下实现民主*

这位同时也是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东亚研究所的研究员说,尽管中国面临诸多问题,但是共产党政权在广大民众之间还是享有很高的支持度的,包括中国的知识精英。欧苏姗认为,中国领导人如果认为他们得到强有力的支持,更可能进行改革。

Ogden: " A second part of the reason for believing they would continue..."

她说:“认为共产党政权会进一步改革的第二部份的原因是,他们已经进行的很多改革本身又在催生更多的改革。虽然这种情况随时都可能会发生变化,但是在中国,这里有一种‘滚雪球’的效应。”

欧苏姗提出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过去的二十五年里,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相当多元化的社会。这些不同的利益集团、协会以及公民团体不得不发出他们的声音,要求中国继续向前进,而且他们正在表达他们的立场。社会对不同的观点、价值等的包容性也越来越大。媒体的日益商业化以及因特网和相关技术的发展使得政府对媒体的控制程度远不如从前,从而使媒体和社会进一步开放。

*石文安:政治改革带来更大社会稳定*

美国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项目的副教授石文安在研讨会上表示,对于中国来说,执政问题是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对于一个拥有这么多人口、社会经济发生如此巨变的一个国家来说,它如何管理自己呢?有关研究显示,政治不稳定与社会经济变革之间的确是有联系的。因此她说,对稳定问题以及中国的稳定感到关注是有理由的。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所面临的这些问题是否可以通过引进民主而得到更好的处理呢?

Thurston: "I don't have an answer to that question, or to those questions yet. But my hunch is that..."

石文安说:“我对这个问题没有一个答案。但是我的感觉是,进一步的政治改革在一段时间之后事实上会带来更大的稳定,而不是更大的不稳定。最明显的一个领域就是在中国十分普遍的腐败问题。如果有机会把那些贪污腐败的官员选下来,腐败导致不稳定的问题可能会消失。同样,对于沿海和内陆省份之间的不平等,如果内陆省份在北京有更大的代表权,也许中央政府会有更多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工会在中国是合法的而且可以代表工人谈判的话,工人动乱的问题也可能会得到很好的解决。”

*格雷夫:实现民主必须与过去决裂*

华盛顿全国民主基金会资深亚洲项目官路易萨・格雷夫说,大家对于中国民主化的前景存在一个共识,这就是没有谁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她关注的是如何使中国实现民主化。

Greve: "I don't think it's either or, whether we get gradual reform from below..."

她说:“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单一的选项,要么是自下而上的渐进式改革,要么是自上而下的民主化。事实上,所有提到的三种情景都在发生或是相继发生。如果你看一看亚洲其他国家的例子,它们是联系在一起的。的确有来自底下的各种压力被压制下去,没有导致民主化,但是这种压力一直存在,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上层做出一些妥协,逐步进行改革。”

格雷夫显然不同意欧苏姗所说的中国可能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实现民主化。她认为,假设中国的民主化是大家追求的最终结果,那么它必须与过去有某种决裂。如果不结束中国共产党的统治的话,就不能说中国实现了民主。

不过格雷夫说,这些都不重要。不管什么样的问题,她都只有一个答案,这就是,必须进行各种形式的机构改革,这些改革对于奠定民主制度的基础来说将是非常必要的,这包括体制、程序和机制、执政管理以及一个稳定系统所依赖的价值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