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访《中国农民调查》案双方谈和解(04年11月2日) - 2004-11-02


广受外界关注的安徽《中国农民调查》一书引起的“侵害名誉”案,出现转折。地方当局出面希望原被告双方能“和解”,被告方面认为,原告可以通过撤诉来实现“和解”。

*书激官愤遭诉讼*

安徽作家陈桂棣春桃夫妇所写的《中国农民调查》一书,得罪了不少当地官员。而安徽阜阳市政协副主席张西德,就出面在今年六月把这对作家夫妇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这本书对他的声誉构成了很大损害,要求被告赔礼道歉,付给原告20万人民币。

*政法官员促和解*

八月下旬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始庭审此案。原被告双方都不愿意和解,经过几天庭审交叉辩论,法庭休庭。双方都希望能有个判决。两个月过去了,最近又传出要“两造和解”的说法。

消息来源说,安徽省政法委和司法厅,找到陈桂棣和春桃夫妇所在的文联以及他俩的安徽律师,希望双方“和解”,到此为止,官司不要继续打下去。

对此,原告律师张杰说,他有一段时间没有同他的当事人联系了,因此没有听到这个消息。他说:“具体情况我不是太清楚。最近一段时间,我同我的代理人没有见面。”原告律师张杰说,至于原告方面提出和解与否,他也不清楚。

八月下旬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始审理这个“诽谤案”,原告张西德曾是阜阳地区临泉县委书记。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农民调查》中有关他的部份“严重失实,有丑化、侮辱、诽谤内容。希望法庭能秉公来判。澄清事实,恢复名誉,(被告)公开向他赔礼道歉。”《中国农民调查》一书应该收回。

*原告:愿有条件和解*

美国之音记者打电话找到了张西德。

记者:你是否知道“和解”一事?

张西德:这个不好说。

记者:你本人想不想同被告庭外和解?

张西德:和解?可以啊!

记者:你的条件什么?

张西德:条件?我不好回答你啊。

记者:那你通过律师,同法庭说了没?

张西德:说了。

记者:有条件还是无条件和解?

张西德:当然要有条件啦。它那都是瞎话,里面有严重的侮辱和诽谤我的情节。

*被告:领导不应此时出面*

被告陈桂棣对美国之音说,他们是被告,有关方面想和解,不应该找他们,而应该找原告。陈桂棣说,有关方面其实不应该出面来要求“和解”:

他说:“我觉得领导出面,没有法律依据。领导不应该出面。如果领导出面,他应该在我们打(官司)之前出面。现在都开过庭了,他出面,不是很滑稽吗?”

至于到底双方能否“和解”,陈桂棣说,张西德作为原告,都“不好说”,那么,他们作为被告,就“更不好说了”。

*陈桂棣:法院应判决 原告应撤诉*

陈桂棣说,这个事情,从一月起诉,到十月,双方在开庭前已有三次交换过证据,而且开了四天的庭,事实都已经清楚,法院应该有个判决。

陈桂棣说,“他现在的结论应该这样:要么张西德撤诉,要么法院驳回起诉。现在领导出面实在没有法律依据。咱们损失这么大,时间都泡进去了,现在怎么又有这一说呢?他应该撤诉,他撤诉,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原告轻松被告难*

至于张西德提到的赔礼道歉和金钱赔偿的问题,陈桂棣说,他们没有做什么错事,不存在赔礼道歉赔偿金钱的问题。而他们夫妇作为作家,已经被这个官司拖住,耗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

“我是个作家,我跟我爱人还是要写东西的,这个事情,让我们伤脑筋伤得非常大。他非常轻松 ,找的证人都是官员,出庭,都是坐的轿车。都是阜阳的人,不需要花费。我们请的都是在外地打工的农民,我们代价多大啊。我们的律师是从北京和合肥过去的,而他的律师都在阜阳。”

陈桂棣说,他们就希望原告能撤诉,因为本来就不应该有这场官司的。而阜阳法院根本就不应该受理这场官司。

*作家律师谈背景*

陈桂棣和春桃夫妇从北京请来的浦志强律师说,从一开始,双方就都不同意和解,才走到今天。

浦志强说:“我们当时开庭时立场就表达的很清楚,我们不接受和解。和解,在中国的民事诉讼法里面,和解是一个程序,法庭调查和辩论之后,法庭要问当事人,是否愿意法庭主持和解,这个案子,审判长也问了,张西德坚决不同意和解。陈桂棣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和解。”

浦志强说,当时法庭明确表示,鉴于双方当事人拒绝和解,所以法庭不再提出和解进行调解。浦志强说,有关方面可能感到官司打下去,比较棘手和难办。但是,如果有关方面想解决这个官司,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原告撤诉,而不是在现在再提出什么“和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