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互联网:现实中国vs网络中国(04年11月12日) - 2004-11-12


互联网在中国已经有十年的历史了。目前中国的网民超过了八千万。分析人士说,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不仅造成�现实中国�和�网络中国�的分野,而且还给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态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网络知识分子在中国崛起*

中国�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属下的《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和评论员王光泽日前在位于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举行的�网络时代中国新闻自由的现况与展望�研讨会上说,网络的发展给中国铁板一块的政治生态带来了明显的变化,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表现就是网络知识分子在大陆的崛起。

王光泽说:�网络知识分子,他们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反对人士,但是由于他们不依靠体制内来生存,而且网络本身发言的空间也非常大,所以他们比纸媒体时代的知识分子要更能够独立判断,大胆发言。网络知识阶层的出现,意味着真正有独立意识的知识分子开始在大陆能够得以存活而且发挥自己的能量。�

王光泽说,这些大多非常年青而且不是体制内人士、基本上是靠自由写作维生的网络知识群体的兴起也造就了一种新的网络文化。

王光泽说:�大陆的网络知识分子逐渐通过在网上发言、沟通,形成了相对独特的话语体系,并且事实上形成了网络中国和现实中国的分野。�

*虚拟世界比真实世界更真实*

海外中文网络杂志《观察》的主编陈奎德博士说,这种两重世界的出现是网络时代一个非常重大的变化。

陈奎德说:�就是说,出现了一个虚拟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而虚拟的世界往往更真实,因为大家在虚拟的世界反而交流更真实的感情,现实的世界往往是更虚伪的。�

他说,这两重世界的互动究竟会导致什么样的政治和历史后果,是值得我们深究的一个重大问题。

*陈奎德:不出声的讨价还价*

陈奎德还认为,网络的兴起也促成了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高涨。他说,2003年的中国被大陆知识界称为�维权年�,2004年被称为�体制内的抗争年�。

陈奎德说:�中国人,所有中国人,包括知识阶层,包括底层人士,都是对自己的权力意识越来越觉醒,而且不光是发牢骚,而且要起诉,是起而行,而不是坐而谈。这个问题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他说,在网络时代,官方与民间之间的互动也发生了新的变化。从蒋彦永案、焦国标事件、刘笛、孙志刚案等事件可以看出来,官民之间正在进行他所说的�不出声的讨价还价�。官方已经不能象从前那样完全按照自己的设计把社会和民间玩弄于鼓掌之间,而是被迫进行双向的互动,根据民间的反应而做出相应的调整。

*改革二十年后:民间推着官方走*

《21世纪经济报道》的王光泽也认为,从中共领导人最近处理几起大的民变事件上也可以看得出来,中共的底线在后退,更多的在采取怀柔政策。他说,以独立知识分子为主体的网络民意以及公民社会的出现在中国形成了相当规模的民间压力集团,而且网络民意和街头运动有一种合流的趋向。他说,如果这种趋向被确认的话,有可能会带来中国政改路径的转向。

王光泽说:�如果前二十多年的政治改革是由中共内部主导的话,而且主要是局限在行政改革,也就是政府改革,那么在互联网兴起的十年之后,中国的政改路径,我觉得很可能会转变为由民间推动为主,然后由官方被动变革,也就是说民间推着官方走。�

*中共新闻管制�与时俱进�*

即使如此,陈奎德说,在网络的发展以及媒体的商业化带来更大新闻自由的同时,中共并没有放松对新闻的管制,而是�与时俱进�,利用现代化的技术,对网络资讯实行新闻控制。

陈奎德说:�共产主义那一套非常的精致、伪善而且还敢于诉诸道德良知。�

他说,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一般被称为集权主义在二十世纪的两大怪胎,但是共产主义比法西斯主义存在的时间长得多而且现在还没有消亡,原因之一就在于法西斯主义在宣传上远远比不上共产主义。

*焦国标现像vs网络时代中国新闻自由*

但是,王光泽说,由于网络具有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与国际资讯进行对接、网络资讯无孔不入以及互动性强等传统媒体无可比拟的优势,中共目前对网络的监控,包括耗资几十亿美元的金盾工程,基本上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效果。

所谓的�焦国标事件�可以从一个侧面说明网络时代中国新闻自由的现况。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焦国标今年3月在网络上发表的�讨伐中宣部�檄文不仅很快在网上传开,它的复印件也出现在中国农村地区。据不完全估计,这篇言辞犀利的文章已被翻译成二十二国文字。这篇文章让焦国标名声大燥,但是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后果。他因为拒绝接受当局限制他言论自由的要求而被勒令停课,剥夺研究生导师的资格。他所在的北大也因为这个事件而受到冲击。不过当局并没有阻止他到美国参加学术研讨会,令很多人感到意外。

*焦国标:不断去踩中共的高压线*

焦国标本人也出席了这次在美利坚大学举行的研讨会,并在会上谈到网络时代的新闻自由时。

焦国标说:�一言以弊之,没有网络时代,没有网络这样的体系的话,就没有这个文章的发表,就没有后面的一些环节吧。就象陈奎德所说的,焦国标本来是个乖孩子,怎么一下就成这样了?�

焦国标说,他试图通过自己的行动来说明自己的想法,就是要用实际行动去争取自己的权利,不断去踩中共的高压线,实践他所说的�行为主义�。

*王光泽:资讯世界开放深化族群分裂*

不过,中国媒体业者王光泽说,资讯世界的突然开放,并没有带来中国社会的和谐,而是通过语言暴力、信息垃圾,深化了既有的社会对抗和他所说的�族群分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