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海涛亚齐海啸灾区采访纪实(05年1月14日) - 2005-01-14


印度尼西亚的班达亚齐省是这次海啸最重灾区,从目前看到的灾难后果、救援情况和重建工作进展来看,要想恢复到灾前水平,需要十分艰巨和长期的努力。不过,亚齐省官员表示,他们如果能得到外面的帮助就能够重建家园。

今天,不到早上五点,我的住宅附近就有难民营通过高音喇叭在播放这首听起来十分悲伤的歌曲。翻译告诉我,他也听不懂,大概是难民在用阿拉伯语歌颂可兰经。

*埋尸7万8*

据亚齐政府救灾新闻发布中心的最新统计数字,整个亚齐省,到星期五为止,一共找到并掩埋了7万8千793具尸体。星期四一天,就找到并掩埋了3293具。印尼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苏西拉对本台说,他们认为,政府的数字是准确的。另外,联合国人道救援机构驻亚齐的代表特纳也对本台说,他们不处理具体的伤亡失踪数字,所有的数字,应该以政府公布的为准。

*首当其冲*

从地图上看,班达亚齐位于印尼五大岛中最西北的大岛上的最西北端。它的北面,是马六甲海峡到印度洋的出海口,它的西面是印度洋。而这次海啸就是因为在印度洋上离亚齐不远的海底发生九级地震而引发的。由于亚齐离震中最近,导致海啸长驱直入,侵入到亚齐省会亚齐市中心,并横扫了以北部市区中心为主的大半个市区。

*建筑物一扫而光*

我们驱车前往海边海啸最先攻击的灾区。汽车顺着[伊斯侃达尔穆达]大道一直向海边开去。放眼望去,这个曾是亚齐市最繁华的街道两旁,几乎什么没有建筑物屹立不倒可以挡住你的视线,用“一扫而光”来形容,应该比较确切。由于道路泥泞或者其它原因,实枪荷弹的从雅加达来的印尼军人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不允许车辆继续前行。

*痛失亲人*

在一个已经被海啸冲得七零八落的建筑物前,记者问了一个正在清理废墟的男子。他叫阿扎里(RAZHARI),正在帮助清理他家的住房。海啸发生时,他的一个妹妹被海水卷走了。这个五个单位的商店兼住宅建筑,有41人遇难。

两名居民引着我,到其中一个单位倒塌下的各种木板和水泥等重物下,看到了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周围苍蝇乱飞。外面,一个老妈妈坐在椅子上神情黯然。阿扎里说,老妈妈全家九口人,丈夫、儿子、女儿、孙子一共八口人在海啸中遇难。阿扎里说到这时,老妈妈两眼都是热泪,并小声抽泣起来。

阿扎里说,她那天因为到亲戚家去了,所以躲过这一劫。阿扎里介绍说,这个叫荣哈娜(RONHANA)的老妈妈,现在住在难民营,除了身上穿的一身夏季单衣是一无所有。

*有钱有援就能站起来*

不过,在海啸中失去一个儿子的亚齐省政府秘书哈尼夫说,只要有“钱”,也就是有经济援助,相信亚齐会在三年内重新站立起来。

哈尼夫说:“我们有决心重新站起来,但是,只是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恐怕还不行。他说,因为亚齐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和技术,比如,如何协调各方面的力量,组织有效的援助,这些都需要向其它国家学习。”

记者在亚齐,还看到了墨西哥、智利、德国的救援队伍。德国救援队长告诉本台,他们是德国政府救灾部门派来的队伍,有几十人,在海啸发生后第三天就赶到了。目前,两个多星期过后,“情况已经大为好转。”

*惨景悲情*

从亚齐市来看,海啸通过的地区,基本上还是一片惨景,除了水退去,基本没什么生气。个别店铺,有些人在清理一楼和门前的淤泥、冲坏的杂物和其它残余。

市面上,重新开门营业的大商场和稍微上点挡次的饭店非常少。自由市场农贸市场上,一些农民在叫卖着一些简单的热带水果和品种不多的蔬菜,还有就是卖瓶装水和其它饮料、香烟的小贩。

在市区各地走走,不时可以看到帐篷搭建起来的难民营。有人在旁边坐着,有人在里面躺着,也有孩子在一旁奔跑玩耍。也可以看到救援人员在发放饮水和生活用水的场面,灾民井然有序地排着队。

海啸经过的大部份地区,虽然水已退去,但是,不少道路仍然泥泞不堪。道路基本没有红绿灯,有的重要十字路口,有警察在那里大声吹哨指挥。基本上来看,半个城市仍然没有任何生气,已经想象不到,这里曾是印尼最富盛名的海滨旅游渡假地之一。

*大清真寺大难不倒*

今天是星期五,许多市民都到清真寺去礼拜。我的翻译卡米尔说,这里的市民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信奉伊斯兰教。令人非常不解的是,海啸冲垮和冲坏了一切挡路的建筑物,但是,亚齐的[大清真寺]却顶住了风浪而屹立不倒,从外观上看,基本上是[全身而退],并没有因海啸而“体无完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