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学者指政改被否决削弱特区施政


香港政府提出的有关2007年行政长官选举办法以及2008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改革议案, 星期三在立法会做出作出审议和表决,结果两项议案同样以34票赞成、24票反对、1票弃权, 未能按基本法的规定获得立法会三分之二议员通过,也就是因为没有得到40票支持而被否决。

*政府:民主派议员使政制原地踏步*

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对于政改方案被否决表示遗憾和失望。曾荫权又说,议案被否决,香港的政制发展会原地踏步,停滞不前。香港政务司司长许仕仁表示,否决议案的民主派议员要为香港的政制发展原地踏步负上责任。

他说:“立法会60位议员中的24张反对票,违背了大众的意愿,违背追求民主发展人士的意愿,漠视了基本法有关循序渐进发展政制的原则。 反对派的议员发挥了他们否决政府方案的能力,反对派议员是达到了他们的目的。”

*反对派议员:提出方案者要负责*

不过,有份投反对票否决议案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李卓人反驳,责任在于推出方案的特区政府。李卓人说:“我觉得他们的逻辑很离谱, 否决那个人要负最大责任,提出的人却不用负责。其实提出那个人应该要负多些责任,因为你提一些假的、差的东西,其实你应该要负最大的责任。”

*郑宇硕:责任在政府*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认为,由于曾荫权政府低估了大众争取民主普选的决心,而不肯顺应民意,提出普选时间表和路线图,导致政改方案被否决,因此郑宇硕认为,特区政府应该要负最大责任。

郑宇硕说:“我们有60%到70%左右的香港人希望尽快实行普选。如果政府要求泛民主派顺应民意,那么泛民主派也同样会要求政府顺应民意尽快实行普选,毕竟是市民有这样的诉求。政府不愿意回应,责任在政府是最清楚不过的。”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副教授王家英认为,在政改问题上,香港的民意呈现分裂,因此政改方案被否决,不可以完全归咎于民主派。

他说:“大家有一半民意能够接受政府的方案,另一半却有保留,所以如果要追究责任的话,即使是从民意的角度看,民意是对两方面都各打五十大板。因此在这种情况下,问谁的责任最大是困难的,其实是大家的立场分歧大,民意也各有支持。”

*王家英:民主派也代表民意*

另外,对于香港政制事务局局长林瑞麟在立法会上表明,政改方案被否决会使得民主派和中国中央的沟通更困难,王家英对这个讲法持反对意见。他说,香港的民主派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他们否决方案也代表了一半的民意基础。因此, 他相信北京不会因为政改方案被否决,而断绝和香港民主派沟通。

他说:“北京要推动香港社会往和谐,往正面的方向发展,就不是对这一半的民意进行报复行动,而是做多些正面的工作去争取这部份的民意转移去接受和支持政府的施政。如果他是这样想的话,才有利于香港。如果他采取报复的话,他只会撕裂香港,使得香港的对抗升级。”

王家英反而认为,特区政府提出的方案被否决会对特首曾荫权以至政府的施政都会带来负面影响。

*郑宇硕:曾荫权政府或变成跛脚鸭*

城市大学的学者郑宇硕认同王家英的观点。 他说,曾荫权政府可能会变成另一个董建华政府,在施政上寸步难行,最终导致香港的发展受到窒碍。

郑宇硕解释说:“董建华政府成为一个跛脚鸭政府,他自己也承认不敢再碰触任何有争议性的政策问题,这种相同的情况也适用于目前的曾荫权政府。市民依然要求民主,要求尽快实行普选,你不打开这个结,又怎会有足够的支持去尝试解决具有争议性而又很严峻的社会问题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