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法律窗口:侵权法:人身伤害  Tort Law: Personal Injury


凡是到过美国的人都知道,美国交通发达,车辆遍地都是。因此,因车祸造成人身伤害并引发民事诉讼,司空见惯。美联社报道说,2001年,华裔小提琴演奏家夏小曹在一次车祸中受伤,起因是对方司机闯红灯。夏小曹从小练琴,被认为是国际一流的小提琴演奏家。车祸发生前,她每天练琴至少六个小时。但是,车祸发生以后,由于左肩受伤,她每天只能练琴15分钟,使琴艺受到严重影响。在这场因人身伤害而导致的官司中,陪审团判予夏小曹五百万美元赔偿金。这项判决一方面体现美国法庭对艺术家艺术生命的重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在美国因人身伤害打官司是非常昂贵的。

*侵权法的由来和内容*

我们先来看看什么是侵权,因为人身伤害是众多侵权中的一种。侵权在英文中叫Tort,它源于拉丁文,意思是对身体的损害。侵权分三种形式:首先是故意侵权,也就是因为故意对他人造成伤害而构成的侵权,其次是因有缺陷或劣质产品导致的侵权,最后是因疏忽导致的侵权,即我们通常所说的人身伤害。美国的侵权法Tort Law基本由各州来定,它通过民法和立法得到设立,涉及民法的内容包括法官在判决中确立的原则,涉及立法的内容指的是议会通过的各项法律。

明尼苏达州侵权法律师马克·格鲁斯纳说:“涉及侵权诉讼的法律是由两套不同的系统演变而来的。一套系统是在联邦一级,国会可以制定限制和约束侵权诉讼的法律,各州议会也可以这么做。另一套系统,也是更为普遍实施的一套系统,是几百年来由法官对法律和案子事实的解释逐步发展而来的普通法,它指导因疏忽导致的侵权。因此,侵权法是由制定法律和法庭对法律的解释这两套系统产生的。”

美国涉及人身伤害的侵权法是19世纪中期开始形成的,最初侵权诉讼主要围绕工作场所的人身伤害,到了20世纪初,工作场所的人身伤害逐渐从侵权法中分了出去。后来,随着汽车的普及,因车祸引起的人身伤害诉讼开始出现。20世纪后半叶,其它的人身伤害诉讼相继产生。

芝加哥律师协会主席、侵权法律师迈克尔·德梅特里奥解释了因为疏忽而造成的人身伤害。他说:“疏忽说的是某人在从事某一行为的时候没有给予合理的注意,也就是说,做了一个明智的人不会做的事,或者没有做到一个明智的人应该做的事。例如,你在街上开车,来到没有交通控制的交叉口,在没有左右环顾就穿过交叉口,因此导致交通事故。那么,你就要为自己的疏忽行为以及导致的车祸负责。”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罗伯特·拉宾介绍了人身伤害诉讼涉及的范围。他说:“人身伤害诉讼主要包括因为某人的疏忽驾驶、劣质产品以及专业人士,特别是医务人员失职而引起的人身伤害索赔。另外,还有在商场、商店、体育场等公共场所,因为房主或占用人的疏忽而引起的人身伤害索赔。”

虽然有些侵权,特别是有意侵权,可以导致判刑,但是侵权法的主要目的是在民事诉讼中为受到伤害的一方提供赔偿,避免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人身伤害的责任*

拉宾教授说,侵权主要解决的是民事纠纷,它不属于刑法范围。他说:“侵权法解决民法中所涉及的人身伤害,它不属于刑法的范畴。侵权说的是因为一个人的疏忽或错误行为而给他人造成的伤害,受到伤害的一方因此提起民事诉讼,这是一个由个人自己索取赔偿的行为,而在刑事法中,是由代表州的利益的州政府对肇事方,也就是造成人身伤害的一方提起公诉。”

那么,如何确定人身伤害中的责任问题呢?拉宾教授说,在人身伤害诉讼中,起诉方要证明被告是因疏忽造成了其身体伤害。 他说:“因疏忽造成的人身伤害诉讼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看被指控有错误行为的一方是否行为合理,这就要看原告是否能证明被告在从事某一行为时是否给予应有的注意并做到合理。”

拉宾教授说,因产品造成的人身伤害诉讼有所不同,因为起诉方只需要证明产品有缺陷而且造成伤害即可。他说:“例如,假设可口可乐饮料公司每年生产一百万瓶饮料,其中一个瓶子是玻璃的,而且因人为的缘故出现问题,有人在拿着这瓶饮料时,瓶子破碎,而且伤害了他。如果他告可口可乐公司,他只要证明这瓶饮料出现差错,不如可口可乐生产的其它饮料安全就可以了,他不需要证明问题是因为疏忽造成的。”

*人身伤害的赔偿*

听众也许会关心在美国人身伤害诉讼中的赔偿问题是如何确定的。德梅特里奥律师说:“如果某人因为开车闯红灯,或是驾驶飞机不慎误伤了他人或导致他人死亡,那么受伤的一方或死者的继承人有权要求得到赔偿。如果是胳膊断了,他可以要求赔偿治疗胳膊的所有医疗费用以及因此造成的收入损失。他还可以要求得到非经济赔偿,这包括因身体疼痛、精神创伤、身体残疾或容貌被毁等要求得到赔偿。”

格鲁斯纳律师说,受到人身伤害的一方可以通过几方面得到赔偿。他说:“首先是因人身伤害而招致的医疗费用,这包括从受伤之日起到案子解决时的医疗费用,其次是这段期间因疼痛和痛苦而要求得到赔偿,再者是因人身伤害使工作受到限制或丧失工作能力以及由此引起的收入损失而要求赔偿。”

格鲁斯纳律师说,因人身伤害而在日后所需要的治疗费用、未来可能的收入损失以及疼痛和痛苦,也在赔偿考虑的范围之内。 但是,西北大学法学院教授马歇尔·沙波指出,目前美国法庭在是否因为疏忽行为而导致他人精神痛苦而给予赔偿的问题上存在争议。他说:“几乎各州都允许人们因故意造成的精神痛苦索取赔偿,也就是说,如果你的行为和言语给他人造成了精神上的痛苦,而且你是故意这样做的,或者和故意这样做相差无几,那么,几乎每个州都会因此而要求你向受害方提供赔偿。但是,在是否因疏忽造成的精神痛苦而得到赔偿的问题上,各州法庭的判决不一样。”沙波教授说,由于联邦最高法院很少介入,而且不愿意介入这样的侵权诉讼,因此目前各州的规定和做法各不相同。

*另类人身伤害赔偿*

上面提到,华裔小提琴演奏家夏小曹因车祸受伤被陪审团判予5百万美元的赔偿。您也许会问,普通人如果遭遇这样的车祸,会得到同样的赔偿吗?

德梅特里奥律师指出,每个案子的情况不同,因此赔偿多少要视具体案例而定。他说:“如果我的胳膊断了,这和纽约扬基职业棒球队的投手胳膊断了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胳膊可能会比我的胳膊创造更多的收入。如果我的胳膊断了,我还可以继续开业,但是如果他的胳膊断了,他就不能再效力扬基队了,因此,这被看作是一个特殊的情况。”

另外,人身伤害造成的伤害程度也在赔偿的考虑之内。德梅特里奥介绍了他处理过的一起因车祸而引起的人身伤害诉讼。他说:“这起车祸的受害人是芝加哥一名年轻的空中服务人员。一天晚上,她在芝加哥高速公路出口处的红灯前停了下来。但是,她后面的卡车没有停下来,并撞到她的车尾上,导致她四肢瘫痪。不幸的是,这个年轻的空中服务人员才22岁,她后半生的幸福从此被剥夺了。”

德梅特里奥律师说,车祸发生时,这位女士的前面还有一辆卡车,那辆卡车的司机作证说,的确是因后面卡车司机的疏忽行为导致了车祸。德梅特里奥律师说,他们传唤了十几名医生,向陪审团解释车祸对这名女士的身体以及她一生造成的影响,陪审团最后根据证人和专家的证词,判予她2千万美元的赔偿。

上面谈的是在人身伤害诉讼中责任完全在一方的赔偿问题。如果双方都有责任怎么办呢?美国有些州规定,在因车祸造成的人身伤害诉讼中,在受到伤害的一方自己也有责任的情况下,即使对方要负主要责任,这个人也不能得到任何赔偿。但是,德梅特里奥律师说,大多数州将双方的疏忽程度进行比较。他说:“在道路交通事故中,双方都有责任的情况时常发生。如果百分之八十的错误在被告,百分之二十的错误在你自己,因为你开车时也没有好好环顾交通,那么你可以向对方索取百分之八十的赔偿,也就是说,比如赔偿金是一百美元,你就可以得到八十美元。”

*赔偿金额的确定*

拉宾教授说,赔偿金额一般由陪审团来定,陪审团在判予受害人多少赔偿方面有很大的余地。但是,最后的决定权仍在法官。他说:“如果法官认为陪审团完全是出于感情用事,或者是在对被告存有偏见和歧视的情况下做出有关赔偿的决定,法官就可以下令减少要求被告支付的赔偿费。” 拉宾教授说,在几乎所有的人身伤害诉讼中,律师都只收取胜诉酬金,也就是说,在官司结束之前,当事人可以不用事先支付律师服务费用,如果诉讼成功,律师一般收取赔偿费的三分之一,如果败诉,就分文不取。不过,即使胜诉,胜诉方也不一定能够得到陪审团判予的那么多的赔偿。以夏小曹的案子为例,假设败诉方在保险公司只有一百万美元的保险额,那么保险公司只会支付她一百万美元,夏小曹也只能获得一百万美元的赔偿。因此,胜诉方最后究竟能拿到多少赔偿金,要视败诉方保险金额以及个人的资产而定。

格鲁斯纳律师指出,虽然美国的人身伤害诉讼案件看来很多,但实际情况是,大多数侵权案件都是在庭外解决的。他说:“大多数案子不经过庭审就得到解决。我估计,大约有百分之85到百分之90的侵权案子是通过协商解决的。因此,有关美国的法庭制度被人身伤害和侵权诉讼冲斥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有人说,当一方支付的赔偿比他预料的要高,而另一方得到的赔偿没有期望得到的那么高时,双方就有望解决纠纷。但是,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协议,就要由陪审团或法官决定赔偿问题。”

格鲁斯纳律师说,目前,有一个趋向是通过仲裁,由一个中立方或三个中立方对赔偿进行裁决。在由三方仲裁时,只要两方做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决定就可以。另一个趋向是通过非诉讼解决方式,也就是由有关各方通过调解来解决纠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