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法律窗口:鸡奸法 Sodomy Laws


*鸡奸的法律定义*

同性恋之间的性行为俗称“鸡奸”,翻译成英文就是Sodomy,Sodomy这个词据说源于圣经中的Sodom所多玛城。根据圣经的记载,这个城市因为放纵情欲,男人和男人作了可羞耻的事,被耶和华降下硫黄和火彻底毁灭。后来的宗教人士把Sodom所多玛所犯的罪恶称为Sodomy,也就是中文所说的鸡奸。美国各州法律对鸡奸的解释有所不同,有些州认为鸡奸只包括同性恋之间的性行为,有些州则认为它也包括同性和异性之间的性行为。美国法律过去一直把鸡奸行为视为违法,即使是出于双方自愿。但是,2003年6月,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的一起涉及同性恋性行为的案子彻底改变了法庭原来对这一问题的判决,并且对同性恋的权利产生了重大影响。

*鲍尔斯起诉哈特威克案*

在介绍联邦最高法院对这起涉及同性恋性行为案件的判决之前,我们先来回顾在这之前发生的另外一起案子。1982年一天深夜,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酒吧男招待迈克尔·哈特威克因在公众场合下喝酒被警察罚款,后来又错过了出庭日期。警察持法院签发的逮捕令闯入他的家中,发现他正在和另外一名男子有性行为。根据乔治亚州的法律,同性恋鸡奸是犯罪行为,犯有鸡奸罪的人可能被判处多达20年有期徒刑。哈特威克被控犯有鸡奸罪,虽然这一指控后来被取消,他还是向联邦地区法院提出上诉,但被法庭驳回。后来,联邦上诉法院在审理此案后判决说,乔治亚州的鸡奸法违反联邦宪法。乔治亚州不服,该州检察官迈克尔·鲍尔斯上诉联邦最高法院,这个案子被称为鲍尔斯起诉哈特威克案。

1986年3月31号,联邦最高法院进行口头陈述。被告方哈特威克的律师在提交给法庭的陈述书中指出,联邦最高法院在其它案例中确立的隐私权应该也适用于此案,而且公民的私人住所不受州政府无理侵扰的基本权利不得侵犯。被告方还强调乔治亚州的鸡奸法不仅适用于同性,也适用于异性之间的性行为,因此法庭不应一味追究同性恋之间的责任。但是,起诉方乔治亚州的州检察官鲍尔斯指出,法庭确立的隐私权不包括同性恋之间的鸡奸行为,因为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法律及价值观都把鸡奸看作不道德的行为,而且人类普遍的道德原则都认为同性恋是不能接受的。

1986年6月30号,联邦最高法院以5比4的微弱多数维持乔治亚州的鸡奸法。判决说,即使在私人住所从事的鸡奸行为,也不受宪法基本权利的保护,而且各州有权取缔这种性行为。哈特威克一案后,乔治亚州最高法院1998年在另一项判决中推翻了该州的鸡奸法。判决指出,鸡奸法违反乔治亚州宪法,因为乔治亚州宪法给予公民隐私权的保护。另外一些州,有的废除了鸡奸法,有的做了某些修改。在仍然保留鸡奸法的13个州中,9个州的鸡奸法既适用于同性,也适用于异性之间的性行为,4个州的鸡奸法则只适用于同性之间的性行为。直到2003年6月,美国各州的鸡奸法才彻底宣告无效。

*劳伦斯和加纳起诉得克萨斯州案*

1998年的一天,有人向得克萨斯州警方通报说,有一个疯疯癫癫的人手中挥舞枪支。警察根据通报闯入约翰·劳伦斯的家中进行搜查,发现他正在和一个名叫泰龙·加纳的男子发生性行为。劳伦斯和加纳都是律师。虽然警察得知是有人提供了假情报,但还是根据得克萨斯州的鸡奸法当即逮捕了劳伦斯和加纳,并指控他们犯有鸡奸罪。

鸡奸的定义在得克萨斯州经过了一个演变过程。1973年以前,鸡奸罪是指任何反常的性行为,无论从事这一行为的人性别如何。1973年之后,它是指同性之间的犯罪行为。劳伦斯和加纳后来各被罚款200美元,并支付了140多美元的法庭费。后来,他们提出上诉,法院根据1986年鲍尔斯一案的判决原则予以驳回。他们不服,又上告联邦最高法院,决心对得州的鸡奸法提出挑战。

代表他们打这场官司的兰布达法律组织的执行主任凯文·卡思卡特称赞两名起诉人为了争取同性恋的权利敢于将自己的隐私公开。他说,两位当事人对因为在自己家中关起门来从事的个人行为而被捕感到极为愤怒,因此下决心打这场官司。卡思卡特律师说,他对这两个人的行为非常赞赏,因为他们为这起案子坚持了很多年,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为挑战鸡奸法而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把自己的性生活和私生活在法庭、报纸和电台采访中公开被人谈论。

2003年6月26号,联邦最高法院以6比3的表决结果推翻了得克萨斯州的鸡奸法。判决认为,得克萨斯州的鸡奸法违反了联邦宪法有关正当法律程序和平等保护的条款。肯尼迪大法官在代表多数法官的法庭意见书中指出,这个案子涉及的不是未成年人或卖淫者,而是两个成年人,他们是在完全自愿的情况下从事常见于同性恋生活方式的性行为的,因此原告方--这里指的是劳伦斯和加纳--的私生活有权得到尊重。判决还说,被告一方,也就是乔治亚州,不能通过把他们之间的性行为定为犯罪来侮辱其人格或左右其命运。法庭的判决表明,不赞同同性恋的性行为已经不足以把它作为定罪理由。但是,持反对意见的大法官斯卡利亚认为,联邦最高法院的最后判决将对目前的社会秩序造成巨大的破坏。他说,由于这一判决,本来只限于异性之间的婚姻以及谴责重婚、卖淫和成年人乱伦的法律都可能出现危机。

*支持劳伦斯判决人士的观点*

乔治城大学法学中心教授海·费尔德布卢姆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在劳伦斯一案的判决中,对待同性恋的价值观发生了转变。她说,1986年,联邦最高法院在鲍尔斯一案中裁决说,同性恋关系和异性婚姻及家庭毫无共同之处。但是,劳伦斯一案的判决改变了这种价值观的判断。法庭的判决说,这两种关系其实在很多方面是相似的。

代表劳伦斯的兰布达法律组织的执行主任凯文·卡思卡特律师分析了这个判决对仍然有“鸡奸法”的十几个州的影响。他说,虽然许多州的议会不会废除‘鸡奸法’,但再也不能实施这一法律。如果任何州试图对某人提起公诉,这个人就可以根据劳伦斯案件的判决加以阻止。卡思卡特律师说,联邦最高法院做出判决的十天后,有些因“鸡奸法”而受到指控的人的诉讼被撤回。

俄亥俄州立大学法学教授马克·斯平德尔曼认为,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对维护同性恋权利的人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他说,联邦最高法院有史以来第一次承认,对于美国的根本大法宪法和整个社会来说,同性恋不再被视为局外人。斯平德尔曼教授说,有些人宣称这一判决是美国历史上同性恋权利的最大胜利,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说,同性恋者之间的亲密关系应该受到宪法的保护,政府不能对他们另眼相看,侵犯他们的隐私权。

设在华盛顿市的“人权委员会”的资深法律顾问利兹·西顿是女同性恋者。她说,法庭对劳伦斯一案的判决使她如释重负。她说,判决下来后,她感到联邦最高法院有史以来第一次承认宪法是保护她的,同时也保护和她共同生活了18年的伴侣以及她们共同抚养的将近3岁的女儿。

*反对劳伦斯判决人士的观点*

上面,我们介绍了联邦最高法院处理的一起涉及同性恋性行为的案子,法庭的判决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的鸡奸法,过去被视为违法的同性恋性行为现在受到联邦宪法的保护。支持同性恋权利人士对这一判决欢欣鼓舞。但是,反对派人士则为这一判决感到失望和担忧。

得克萨斯州哈里斯郡检察官办公室的法律顾问斯科特·德菲在劳伦斯一案中是代表得州政府的法律顾问之一。他说,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使得州的鸡奸法彻底无效。但是,由于这个法律从来没有被积极实施过,因此判决不会对得州日常事务和刑法产生大的影响。德菲同时指出,就立法机构过去和将来通过的法律而言,这项判决向全美发出一个信息,那就是:只要是双方同意的性行为,就不能加以侵犯,侵犯个人的这一权利将被视为违法。

“美国家庭协会”法律和政策中心的资深诉讼律师布莱恩·法林对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深感失望,因为联邦最高法院越俎代庖。他指出,美国政府分司法、立法和行政三大机构,各有各的权力分配。制定法律属于立法机构的职权。各州也有自己的政府机构,他们有权通过涉及医疗、福利和道德的法律。法林说,美国建国两百多年来一直以这种方式运作,而联邦最高法院大笔一挥就使历史发生了转变。他认为,由这些未经选举而产生的大法官制定社会政策和法律,足以使美国人感到不安,就判决结果本身而言,不再把同性恋的鸡奸行为定为违法也令人担忧。法林说,两千多年的西方文明史一直把鸡奸当作违法行为,对它嗤之以鼻,而联邦最高法院的裁决抹去了这段历史,影响非同小可。

法林律师担心,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会使传统的家庭结构发生根本改变。他说,传统的婚姻应该永远是、而且一直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结合,这一观念现在面临严重的威胁。法林律师认为,传统的婚姻结构迟早会发生改变。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不仅为同性恋伴侣,也为有多个性夥伴的伴侣组成家庭扫清了道路。

设在华盛顿市的“家庭研究委员会”家庭和婚姻中心主任彼得·斯普里格对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屈从于政治压力和观念的变迁提出了批评。他说,自1986年鲍尔斯一案以来,除了人们对同性恋的文化风气发生转变以外,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可以为联邦最高法院改变原来的判决提供理由。斯普里格说,法庭的判决应该建立在宪法的章程和已经确立的法律原则的基础之上,而不能因为来自支持同性恋活动人士的政治压力就发生改变。

*劳伦斯判决对青少年同性恋案的影响*

联邦最高法院就劳伦斯一案做出判决后的第二天,又就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的另外一起案子颁布法庭命令。在这起案子中,堪萨斯州17岁的青年马修·利蒙因为和一名15岁的男同学进行口交而被判处17年有期徒刑。堪萨斯州的鸡奸法只适用于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如果这种性行为发生在异性青少年之间,犯罪人只会被判处1年有期徒刑。联邦最高法院把这个案子退回原来的上诉法院,要求根据劳伦斯一案的判决原则对此案进行重审。

设在纽约的美国民权联盟同性恋权利计划代表利蒙上诉联邦最高法院。该组织诉讼部主任詹姆斯·埃塞克斯谈了利蒙一案可能产生的影响。他说,劳伦斯一案的判决是以保护隐私权,而不是以反歧视或要求平等保护为基础做出的。但是,美国同性恋面临的问题大多是因为遭到歧视,而不是因为隐私权受到侵犯而引起的。埃塞克斯说,虽然劳伦斯一案的判决本身确立了很好的原则,但是在它之后再加上平等保护的原则非常重要。他预计,将来还会有很多案子使法庭对劳伦斯一案有关平等保护原则的解释更加具体,利蒙将是这些案子中最早的一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