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听众评黄金高一案

  • 萧敬

听众朋友可能还记得黄金高这个名字吧?不久前,曾经被誉为“防弹衣书记”、“反腐斗士”的原福建省连江县县委书记黄金高以贪污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在这次听众信箱节目里,我们就来听听几位听众朋友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贪官遍地 政治斗争牺牲品*

首先,让我们来听听江苏的王先生是怎么说的:

“黄金高这个案子是我们这个时代千百个类似的案子之一。遗憾的是,对黄金高本人来说,太悲惨了一点。大家都知道,近墨者黑。在这个时代,在我们这个大染缸里面,在官场里面,很难分辨好人与坏人,当官的都是一路货色,无官不贪。我的观点就是这样。”

江苏的史先生认为,黄金高是中共内部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所谓贪污腐败,只是借口而已:

“中国大陆的共产党已经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了。中共不可能把这些大大小小的贪官都抓起来,因为中共还要靠这些官员统治社会。那些被抓的官员并不是由于他们腐败,他们只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象黄金高一样,腐败只是一个借口。”

*站错队而倒台*

湖北的林女士说,考虑到中国目前的体制,对黄金高案件必须置疑:

“黄金高的乌纱帽掉了,对这是要打个问号的,因为在独裁专制的体制下,我们实行的不是公平竞争的原则,而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得到领导的赏识,就会平步青云。”

江苏的赵先生说,黄金高之所以落到现在的下场,是由于没有在中共党内斗争中站对立场:

“我觉得黄金高先生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也许他没有站对立场。在中国的很多政治运动当中,如果立场站对了,就不会丢官。他有点不明白,孤军奋战肯定是不行的。”

*欲做清官难上难*

广西的莫先生说,黄金高案件是中国官场的一个缩影:

“黄金高案件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他得罪了一些人,受到打击。另一方面,造假在中国是普遍现像,从中央到地方都造假,黄金高为了表示自己是反腐英雄,自编自演一个苦肉计也是可能的。我认为,这件事反映了当前中国官场的一个缩影。”

辽宁的刘先生谈到黄金高案件,很有一番感慨:

“用一句话来讲,真是做官难,难做官,做一个清官难上难,在中国做清官、做好官,更是难于上青天。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中国老百姓的悲剧,也是中国共产党的悲剧。”

*公开反腐犯大忌*

山西的王先生说,黄金高案件有着历史的必然性:

“腐败问题是中国由来已久的。我想说的是,黄金高案件是历史的必然,不管是谁,只要在这个体制内活动,自然就会掉进这个陷阱。”

江西的刘先生认为,黄金高作为中共官员,以公开的方式反腐败,这就触犯中共的大忌。他说:

“中共也说反腐败,但是他们反腐败是有限的,他们特别害怕体制内的人反腐败,把内部的东西抖出来。如果共产党体制内的人反腐败,尤其是采取了一种比较公开的方式,那就犯了大忌。我认为,黄金高敢于把自己亮出来曝光,还是有一定勇气的。有鬼的人是不希望曝光的。中共也讲反腐败,但他们不会触动自己的根本利益,只是做给老百姓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