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听众谈香港选举改革

  • 萧敬

香港主权1997年回归中国以后,香港的民主进程一直受到人们的高度关注。最近,围绕《特首选举办法》和《立法会选举办法》这两项议案的讨论和表决,香港各派又进行了激烈的政治较量。在这次听众信箱节目里,我们就来听听几位听众朋友对香港民主化进程的看法。

*北京态度可以理解*

山东的孔先生说,北京中央政府对香港普选的态度很容易理解:

“共产党反对普选是可以理解的。你看看台湾国民党的现状,它就被选下去了,民进党就上来了。所以,共产党每当看到台湾,看到香港,肯定就会害怕。实际上,关键就是:是港人治港,还是由共产党选的港人来治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

*香港民主派是否亲西方?*

江苏的苏先生说:“香港的政改方案已经争论了很长时间,那些所谓的民主派一直要求对普选制定一个时间表。香港基本法好像对政改没有设定什么时间表,只说循序渐进,最终实行普选。香港民主派对普选这么执著,为什么对23条这么反对?为什么不要求对23条也制定一个时间表,消除中央政府的担心呢?”

浙江的陈先生担心,香港民主派是否亲美国或者亲西方:

“香港的所谓民主派是不是亲美国,或者亲西方?我认为,要把香港的经济搞好,普选的问题可以慢慢来。要一步步地来,不可能那么快就实现。毕竟,如果搞民主引起内斗,乱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就上不去了。”

*民主派亲香港人民*

对于香港民主派究竟亲谁的问题,上海的刘先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香港民主派亲的是谁?我感到他们亲的是香港人民,亲的是中国人民,亲的是民主自由在中国的进程。另外,香港的民主进程不能靠中共的施舍。从原则上讲,民主自由不应该有什么日程表,但是中共一定要定日程表,口惠实不至,完全是在愚弄香港人,香港人民必须斗争。”

*香港应立即进行普选*

四川的魏先生认为,香港应当立即实行普选:

“我的观点是:专制与民主是水与火的关系,有专制就没有民主,有民主的没有专制,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我觉得,最好是一人一票来选立法委员和特首。”

*香港民主进程艰难*

山东的徐先生说,在北京中央政府的压力下,香港的民主进程非常艰难:

“我认为,香港的民主进程是十分艰难的。首先,中央政府对香港政府施加压力。朱熔基总理曾经说过一句话:现在就可以选举省长级以下的干部了。这么多年了,中国的民主也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我认为,民主化的进程令人担忧。中国大陆为什么要限制香港的民主进程呢?”

*民主靠自己争取*

山西的李先生说,香港的民主要靠香港人民自己去争取:

“在民主的诉求上,是民众自己去要求,还是通过专制政府的施舍来实现呢?民主还是要靠民众自己去争取。我们应该以香港为榜样。专制政府倒台以后,中国的宪法和国策要相应修改。这是对未来的预期。”

*两种政治势力较量*

海南的唐先生说,香港争取政改的进程,就是两种政治势力较量的过程:

“我认为,对香港政改方案是两股政治势力的对阵和角力。一股是追求和崇尚自由民主的人士,另一股就是北京中央政府及其在香港的代理人,那些顽固派和保皇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