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听众感叹世道堕落政府对访民无情

  • 萧敬

古往今来,中国从来都不缺少悲天悯人、忧国忧民的志士。他们奉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古训,明明知道自己人微言轻,但也敢于犯颜直言,只求让更多的人听到来自底层的呼声。在这次听众信箱节目里,我们就来播送一位听众朋友给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

这位姓廖的听众朋友认为,目前的中国世道和人心都出现了令人痛心的堕落。他写道:

“其实不论时代怎样更迭,只要人们常怀责任意识,不抛却职业精神,有悲天悯人情怀,凡事推己及人,也就离堕落远了一步。正是因为部门利益至上,行业利益至上,责任意识淡薄,甘于随波逐流,世道也才会形成种种的恶性循环。罪恶之源,许多时候就在于自甘堕落。”

*接访单位敷衍 好像秘密据点*

廖先生谈到上访民众的不幸遭遇。他说,京城访民处境悲惨,除了体制弊端的因素之外,也与接访单位敷衍塞责、不能设身处地为访民们着想有关。他写道:

“我始终认为,即便是在这样的一种体制下,倘使心中真有百姓,‘公仆’们真能‘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多一分责任意识和爱民情怀,这世道也还不至于沦落如此。

“访民也是人啊,既然他们含冤受屈,千里迢迢来到京城,‘首善之地’就该本着为人民负责的态度,善待访民,而且应该实行联合办公,大大方方面对访民。为什么要弄得像秘密据点一般,把接访地点多设在偏僻的小巷之内,而且还是东一处、西一处?”

廖先生说,各地截访人员对访民的非法绑架和非法抓捕不断上演,这是对法治精神的粗暴践踏和亵渎。

*三难可治理 学费应统一*

廖先生说,现在中国老百姓所面临的看病难、上学难和住房难,绝非“不治之症”。他写道:

“比如治理教育乱收费、高收费,何难之有?为什么大学生们同样念的是大一或大二,在有些城市的收费是3000至4000元,在另外一些城市收费却是5000至6000元?甚至上万元?是各地物价差异所致吗?那么,怎不见一本同样定价20元的书,在广东卖15元,在北京卖80元,在上海卖60元?教育事关民族盛衰,教育收费也应该实行全国统一定价。

“教育成本到底是多少,主管部门果真核算过吗?别忘了在有些城市,人均月收入不过是几百元!假使主管部门认真核算过教育成本,在全国实行统一收费,百姓所面临的上学难问题,就不可能连年广泛存在。说穿了,这里面主要存在的,不是操作层面难易的问题,而是认识和利益的问题。 ”

*大免外债 冷对国人*

廖先生说,百姓们往往只能祈求给予,民权和公权向来难有平行的基础,老百姓往往只能是望着宪法条文徒叹奈何,这也算是“中国特色”之一。

他写道:“从这个意义上说,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乞讨者,而且乞讨得非常辛苦。在新闻中,我们看到中国不久前对外免债几百亿,而且常常对外大量发放无息贷款。为什么中国政府对本国的人民,却是另一副相貌,如此无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