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三门峡水库遗害 失地移民要地权

  • 萧敬

围绕兴建三峡大坝的利害得失,中外专家有过很多论述,其中人数众多的库区居民搬迁的问题引起很大的关注。只要兴建大型水库,就会出现居民搬迁的问题。关键在于,这些离乡背井的人们是否得到了妥善的安置。陕西省一位姓王的听众朋友最近写信给美国之音,谈到陕西省原三门峡库区农民的艰难处境。在这次听众信箱节目里,我们就来播送这封来信。

*30年血泪抗争 成果被截留一半*

王先生在信中说,陕西省76个行政村的大约7万农民在兴建三门峡水库时失去了土地。信中写道:

“上世纪50年代国家修建三门峡水库,占据了农民共80万亩耕地,经过数以十万计被迫流落他乡的广大移民长达30年的血泪抗争,到80年代,国务院划拨了30万亩土地用于安置回迁移民。而实际上移民只分到了15万亩土地,还有15万亩国务院明令规定归农民耕种的土地,却被各级官员私人直接占有,或以各种名义实际占有,用以谋取经济利益,仅每年出租土地收入就达4000万至6000万元。

“我们移民实际人均耕种还不到两亩地,为了生计被迫以高价向官员租种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几十年上访不能解决,按法律规定的程序也不能解决。”

*土地权才是大恩大惠*

王先生说,集体占有土地的土地所有制不能保证农民对土地的永久权利,也不能真实反映大多数农民的意愿,无法阻止官员和黑势力对土地和其他农民利益的非法侵占,村委会应当承担起保护农民土地权利的责任,不能凌驾于农民之上,自己占有和支配土地。信中写道:

“对几十年来国家历年拨发的数以十亿计的各种移民经费,我们也要算帐,该划归农民的必须给农民,对涉及的贪污、挪用、侵占等犯罪行为也要追究。我们拥有了土地所有权,如果再争取到自主办教育,自主办医疗的创业权,压在农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就会被推翻,农民的各项社会保障自己就能基本解决。

“近几年,中央给了农村、农民一些小恩小惠,我们认为农民的土地权、创业权才是大恩大惠,也才能从根子上解决农村问题,农民也才能和城里人平等,才能参加分享现代化的成果。”

*政府管不住土地 要靠农民才行*

王先生说,如果不把土地所有权归还农民,不管政府用什么法律和政策,都很难管住土地,而只有土地所有权重新回到农民手中,那些利欲熏心的坏势力才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你侵占的不再是集体的土地,而是农民自己的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农民会拼死保护自己的土地。

“把农民的力量调动起来,中央政府保护土地的包袱就卸下来了。基层政府要靠工业和农业税收维持经营,再也不能靠吃农民的土地,再也不能搞什么‘土地财政’了。”

听众朋友,您对中国的土地所有制问题有什么看法,也请告诉我们,谢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