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有关人士谈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


已故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遗体告别仪式于上星期六在北京举行,参加仪式的一些人士认为,虽然仪式的规格不够高,但是在看到赵紫阳的遗体之后却唤起了他们的许多回忆。

*遗体告别仪式规模受到限制*

参加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的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的一些人士对自己能够获得讣告通知、并且能见到赵紫阳遗体有很深的感触。

中国当局指出,赵紫阳担任过党中央和国家重要领导职位,为党和人民作出过贡献,但是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赵紫阳犯了严重错误。在这种背景下,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的规模就受到了限制。

*戴晴:仪式规格与赵身份相差太远*

曾经是《光明日报》记者的戴晴认为,赵紫阳担任过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但是为他举办的遗体告别仪式和他的身份与地位相差太远。戴晴表示,八宝山殡仪馆有正堂,但是却用南面一个小堂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另外整个场面和规格都被压低,家属处于绝对的弱势,他们没有选择,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接受了这种遗体告别仪式的安排。

戴晴说:“按照赵紫阳原来的身份,首先他是党中央的总书记,就应该有中共中央送的花圈,没有。那么他曾经做过总理,应该有国务院的花圈,也没有。摆的第一个花圈就是中办,第二个花圈是中组部,所以他们以机构的名义送花圈的这个规格就表现了他们的态度,认为你赵紫阳就是一个普通党员,我们是以你这个规格来纪念你的。”

*殡仪馆内外严密监控*

在上星期六遗体告别仪式当天,八宝山殡仪馆和四周布满了警察和警车,除了必须持有讣告通知才能进入殡仪馆之外,进入场馆门口时还要再检查一次,安全人员亲自验查讣告是不是伪造的。

戴晴表示,在悼念会场里里外外那种严密监控的紧张情况下,没有办法让人能够抒发对赵紫阳的哀思。戴晴说:“我排队的时候有一个人拍照了,然后警察扑上去4、5个人,当场给他的胶卷曝光,根本不许。很多人很愤怒地说,为什么不准拍照?他就是不许你拍照。哪里有这样的?然后出来不许停留,哪怕我有朋友在里面也不许你等。”

*内心激动无法控制*

一位不留姓名的悼念人士对自己参加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感慨万千,尤其是当他看到了赵紫阳遗容的一刹那,内心的激动几乎无法控制。这名年近40的人士说:“我是经过1989年的人。我一进到最后房间里面的时候就瞬间产生了一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89。那个时间是永恒的,感到跟赵紫阳先生是同时处在一个时代。最后看到遗体的时候泪水忍不住地流,我看到我前面有不少人都是泪水唰唰地流下来。这个事情我们都是非常悲痛的。”

*瞻仰赵遗容如同送别父亲*

一名33岁的悼念人士表示,他在瞻仰赵紫阳遗容的时候心情悲痛,就像他去年送别父亲的那种心情。他还表示,虽然赵紫阳和他互不相识,但是他感觉自己好像和赵紫阳是忘年之交。他说:“首先是唤起了少年时代的记忆,这个记忆应该说深入骨髓。可以说89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就是:一群少年人的青春、梦想和鲜血和一个70岁的老人的生命融为一处。”

赵紫阳于2005年1月17日在北京逝世,终年85岁。他在上个世纪80年代推动中国政治和经济体制改革所作的贡献、以及他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拒绝使用武力镇压民众的处理方式给人们留下了难以泯灭的记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