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澳中贸易谈判面临暗礁险滩


近年来,澳大利亚与中国的经济、贸易关系变得更加紧密。互补型的双边经济一方面给双方带来了好处,但是潜在的问题也是存在的。首当其冲的就是即将正式开始的双边自由贸易协议的谈判。

*澳洲贸易部长再度访华*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马克维尔将再度对中国进行访问。在他的行程中,最为重要的议题就是如何与中方敲定双边自由贸易协议的谈判框架,以使总理霍华德在4月份的访华中,启动具有历史意义的澳中双边自由贸易协议的正式谈判。据介绍,3月9日、10日,维尔部长将会在北京会晤中国的商务部部长。尽管澳大利亚政府认为这个潜在的双边自由贸易协议在农产品和服务业出口方面是举足轻重的,但是在澳大利亚国内反对之声也十分强烈。

*澳洲制造业担忧中国倾销*

一直以来,澳大利亚的制造业就担心如果堪培拉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中国的廉价产品就有可能会大批倾销到澳大利亚,让本国本来已经十分薄弱的制造业雪上加霜。同时,澳大利亚的工业组织也担心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会使调查中国潜在的倾销行为更加困难。然而,北京已经明确表示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是中澳两国展开双边自由贸易谈判的前提条件。

*保护工人权利是谈判原则*

除了工业组织之外,近来,澳大利亚全国的工会联合会(ACTU)主席巴洛也在一个有关中国与自由贸易的研讨会上公开提出对澳中自由贸易协议的担忧。她指出,尽管澳大利亚总工会不阻止两国商讨这个自由贸易协议,但是他们最为担心的就是对中国工人权利的保护。巴洛女士建议在未来的双边协议中加入措辞强硬的对中国劳工权益保护的条款。这其中要包含工人的自由集会、结社、罢工和参与集体与雇主讨价的权力。澳大利亚总工会还提出要与中国加强社会对话,以确保企业尊重工人的权力。

澳大利亚总工会国际事务官员泰特说,工人最为基本的权力,例如对工资、待遇、工作条件的争取是至关重要的。作为一个发达国家,澳大利亚必须要在自由贸易谈判过程中,坚持这一原则。她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商业贸易协议,贸易有着更为广泛的含义,远超过提供产品和服务。它与很多事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谈判过程中,澳大利亚政府作为谈判一方,必须加强这些基本原则的贯彻实行。”

泰特还认为这种做法不仅对中国负责,也是一种对澳大利亚负责的表现。她说:“在国内、国际上,对劳工权益的尊重是经济繁荣的必要因素。中国的工人目前还没有自由享受到这些权力。澳大利亚有义务帮助中国改善劳工待遇。”

*澳政府不希望贸易人权挂钩*

然而,执政的霍华德保守党政府却已经明确表示,不希望将自由贸易协议与中国的人权、劳工权益和环境保护联系起来。维尔部长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表示,国际劳工组织已经制定了国际劳工法,同时,世界上也存在着环保法律,而澳中两国商讨的是自由贸易协议,这不应该被掺合进来。不过,维尔先生指出,堪培拉关注如何阻止中国廉价产品的倾销,他说在自由贸易协定中将会包含适当条款,以允许澳大利亚的制造商独立地调查通过第三国,例如马来西亚,或者印度尼西亚的名义进口到澳大利亚的产品。

*修改反倾销法是当务之急*

近来,堪培拉的研究人员在一项调查中发现中国正在借助与亚太国家所达成的双边自由贸易协议,旨在改善中国廉价产品的市场份额。这个由美国全国经济研究局发表的报告显示,中国借助自由贸易协议中对关税的削减,正在逐渐向世界扩展其更为广泛的经济、外交和战略利益,同时也在扩大其出口商的市场渠道。

澳大利亚总工会国际事务官员泰特指出,如何象英国一样更好地修改反倾销法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的当务之急。泰特说:“反倾销法律措施也是十分重要的。这就需要澳大利亚政府对现有的法律进行修改,给与海关更多的拨款,认真查处倾销产品,保护澳大利亚产业不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