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西安强行拆迁突显社会矛盾激化


人权组织“中国人权”透露,西安市莲湖区政府官员日前召集一些人强行拆毁当地居民住房,并对拆迁户动用武力,造成多人重伤。但是,当地政府官员辩解说,他们是在依法执行搬迁计划。这一事件再次突显了中国政府在开发建设过程中因拆迁问题而面临的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

设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日前发布消息说,3月30号,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所属拆迁办公室负责人雇用了1百多人,其中包括黑社会成员、民工和体工队成员,开着挖掘机,手持菜刀等凶器,到北马道巷对30多户居民进行强制拆迁。

*住户居民:全家被打伤*

据报导,这些人声称“谁妨碍拆迁我们就收拾谁”,冲进拆迁户家中,见人就打就砍,甚至连有些上去劝阻的过路人也遭到毒打。回民陈全武和妻子都是残疾人,他回忆了当时的经过。

陈全武说,“他们雇用了黑社会的歹徒,五、六十个人拿刀,1百多人拿棍,来了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拿刀砍、拿棍打,打完以后,又拿挖掘机把我的房子也挖了。”

陈全武说,他18岁的儿子陈超的腿部和背部被拆迁人员砍成重伤,妻子和80多岁的岳父也被乱棍打成骨裂,伤势严重。现在,三人都在医院接受治疗,只有他受了轻伤。

拆迁户周秋琳目前也在医院接受治疗。她的丈夫说,事件发生时,他正在上班,等他得知消息赶回家后,发现妻子被人打了:“我到现场的时候,那些人已经走了,隔壁的房子已经被工程车推倒了,我们的房子还没有被推,我妻子在门口地上坐着,头上身上被打得不轻,眼睛肿了一大块。”

*拆迁官员:执行程序时出现争执*

但是,莲湖区综合开发中心内环路拓宽改造指挥部的官员姚晓玲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问询时否认当局雇用打手行凶,为政府的行为进行了辩解:“政府拆迁怎么能雇人去打人呢?我们肯定是在法定程序下来以后,我们的拆迁公司每个组有每个组的任务,每个组有它的拆除公司,拆迁公司在执行这个程序的时候出现了争执。只要有受伤的人都去看病,看完病再来说这个问题。现在,司法机关正在介入调查,会有一个公正的结论。”

*人大代表:国家不提倡,法律不允许*

事件发生后,来自西安市的中国全国人大代表马文宝本人到过现场,发现双方都有人受伤。他说:“说好了协议马上迁的时候,他们来了很多人,群众叫了一些亲戚, 手里也拿着刀。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后来群众告诉我双方人很多。我说,拆迁单位不应该对群众有这种行为。如果群众不对,你可以和他们讲道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打人。你应该按照国家的法规,根据协议拆迁,强行甚至用暴力手段拆迁,国家不提倡,法律也不允许。”

本人是回民的马文宝还提到,负责这次拆迁的指挥人员和被拆迁户双方很多人都是回民,并没有象有些人所说的那样有压制少数民族的情况发生。他呼吁有关部门尽快调查解决这个问题。

*住户居民:政府官员表示关心*

拆迁户陈全武承认,事件发生后,包括莲湖区区长在内的当地政府官员到医院探望了被打伤的拆迁户。

陈全武说,“政府关心此事,医院在全力治疗,莲湖区区长也来过几次,问我们帐户上还有没有钱,生活费还有没有。”

但是,陈全武指出,政府在支付医疗费方面不主动,往往要等到家属催问才支付。政府正在解决这个问题。

*关注人士:政府雇佣打手*

长期关注拆迁问题的西安居民马晓明介绍了西安市拆迁过程中存在的严重问题:“西安市拆迁以前使用的是拖延,欺骗、恐吓和推诿这样的办法。从去年开始,政府乾脆就是雇用社会上的打手,非常残暴地把居民从他们的小区或村落里赶出去,用这种恐怖和暴力手段迫使居民或村民签订拆迁协议。”

据马晓明指称,去年西安发生的几起大规模拆迁事件中,拆迁部门雇用的打手每次在四、五百人之间,支付打手的费用少的几十块元人民币,多的达一、二百块钱,而且还负责饭食,打手中的骨干是学校武术队队员以及黑社会的头目。

*关注人士:老百姓有怨无处申诉*

马晓明指出,官方控制的媒体不允许报导披露这些事件,法院又不受理,使老百姓有怨无处申诉:“为这些事到北京上告,直至有自焚的、跳金水河的,这样的惨剧延续了多少年,中央政府或各级政府竟然还是这样我行我素这么干,简直无法无天,老百姓没有活路了。你想一想,如果你有一个好端端的住处,政府说要来拆迁,给你很不合理的安置条件,迫使你走,不走就打你,你想你是什么心情。”

*分析人士:拆迁问题影响社会稳定*

无论马晓明所谈的具体事例是否属实,中国许多地方因房屋拆迁而导致社会矛盾日益激化,这已经成为当局不容忽视的严重问题。分析人士指出,这个问题解决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中国社会的稳定。中国政府似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表示正在努力控制房屋拆迁的总量并严格控制拆迁管理。中国官员还说,那些在拆除民房过程中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的官员将受到严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