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煤矿今年发生数百起死亡事故


中国政府负责煤矿安全的机构日前公布了今年第一季度煤矿事故以及安全状况的报告。

中国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说,今年第一季度,全国煤矿发生死亡事故503起,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1113,比去年同期上升了20.8%。中国煤矿安全状况目前是世界上最恶劣的。

目前在海外的两位关注中国问题的著名人士魏京生和王军涛就此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正在日内瓦参加国际人权大会的魏京生对记者说,简单地讲,这基本上是一个制度性问题: “因为现在共产党实行的是完全的资本主义制度,然后没有任何保障;再有,另一方面就是制度性的腐败,这两种东西凑在一起,就造成普遍的矿井安全特别差。没有人注意这些东西,只注意怎么样超产,怎么样拿奖金,怎么样多挣钱,少花成本,因为你有安全措施,不就得有成本嘛!”

*魏京生:中国可借鉴国际经验*

魏京生说,要改善目前矿井安全状况,中国可以借鉴国际经验:“虽然也实行资本主义的制度,市场经济的制度,但至少你要是出了事,你要罚得很重,另外就是事先的检查也要非常严格。政府应当承担这种安全保障的一部分的责任。”

魏京生说,中国国内的很多干部、学者不是不想改善目前矿井安全的这种恶劣状况,但是在目前这种大力发展资本主义式的经济、同时政治体制又充满腐败的前提下,要实行真正的改善,恐怕比较难。

*王军涛:主要是政府失职*

目前正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从事中国问题研究的王军涛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还是政府失职,主要是政府失职,实际上世界各国企业家都是要赚钱的,而且在它的工业发展的阶段,都会有这种事情出现比较多。这个主要是靠政府的干预。而在中国,之所以政府的干预不强,我觉得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媒体; 不是说中国人不关心,这种事出来,中国人也很受震动,但是中国的这个政治制度,使得民意和中国人的良心没有办法对政府施加压力。”

另外,王军涛指出,中国目前在地方上的官僚机器,在运作方面相对比较独立,即便中央政府有明确的规定,地方政府以及企业也不见得会采纳:“说到底还是跟中共中央的发展战略有关系;它的重点是要发展经济,经济指标是硬指标,是作为硬指标来考核干部,那其他的指标都是软指标。”

*建立现代监督机制和制约机制*

王军涛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这种战略就使得包括腐败问题、安全问题以及环境破坏等问题,都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了。

王军涛指出,中国目前的社会状况,是传统的道德基础已经不复存在。所以现在只能是往前看,考虑如何建立现代的监督机制和制约机制:“那我觉得就是这么三个线索可以做的;第一个线索就是要制约政府,用选票来制约政府,第二个线索就是通过独立的司法和媒体报道,能够钳制这些企业家等等,第三就是要在企业内部,给工人结社权和集体谈判权,让他们自己保护自己的利益。”

中国政府负责生产安全的部门在星期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去年曾经表示要对煤矿企业提取安全费用,每吨煤提取两到10块人民币,现在表示这个数字可能要往上涨。另外,中国官员表示,赞成一些省份制定的煤矿事故每位遇难者赔偿标准不低于20万元人民币的做法,目的是加大事故成本,让那些矿主和经营者感到这样的赔偿负担不起,不如拿出钱来加强安全隐患的治理,以防止事故的发生。另外,中国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负责人李毅中还在星期二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政府方面正在准备出台新的规定,以后要开矿,可能必须预先交付一定数量的安全保证金给政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