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30年今昔:美国人难忘越战


星期六是西贡陷落30周年,对于美国的越战老兵来说,这一天具有特殊的意义。

1975年4月30号,四肢瘫痪、坐着轮椅的越战伤兵汤姆·科瑞已经离开越南战场7年了。今天,科瑞是“美国越战老兵”组织的负责人,他和国防部官员在不少问题上密切合作,其中包括努力确保他所认为的越南战争的错误不会再度发生。科瑞说:“我认为,‘越南’这个词会提醒国防部和其他人说,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1975年7月30号这一天,马克·克劳德菲尔特还是美国空军学院的学员。他毕业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但是他在后来20多年的军事生涯中,都感受到了越战的影响。克劳德菲尔特成了一名军事历史学家,他说,越战的经验教训在越战后第一次重大战争、也就是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以不同的方式显现出来。

*海湾战争有越战影子*

克劳德菲尔特说:“海湾战争的背景中经常有越南的影子,1991年的那届政府高度重视越战时美国部队和军人家属缺乏足够支持等这类问题。当时的总统老布什宣布,美国不会象越战时那样,让军人束缚着手脚去战场。当时的军事指挥官也被赋予了相当大的作战指挥权,并得到了老布什政府的大力支持。我认为这种趋势会持续下去。”

现在以文职身份在华盛顿国防大学任教的克劳德菲尔特教授认为,老布什在一个问题上有所失误。他说:“海湾战争结束后,老布什说,我们已经摆脱了越战综合症。但是我本人不相信这点,因为我认为,越战综合症对每个人来说有时是截然不同的。你一旦开始说‘越战显示’或者‘越战证明’的时候,你自己的脚跟就不稳了。”

但是,军方和民间的美国人在越战中汲取了他们各自的教训。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官员们拒绝了美国之音的采访要求。美国安全政策中心的分析家福兰克·加夫尼说,现在美国以志愿兵为基础的军队,比1960、70年代以征兵为基础的军队能力更强。他说,美国人已经学会不再象越战时那样相信敌方的宣传。加夫尼认为,即使是美国人就伊拉克战争展开激烈辩论之际,大家还是学会了有始有终的重要性,哪怕前面的道路充满艰难。

*美国从越战学到痛苦一课*

加夫尼说:“我想美国从越战学到了痛苦的一课,我毫无疑问希望是这样,也就是说我们如果见了敌人就跑的话,那我们自己是要承担后果的。有些事情在某些时刻看上去也许很难,但是知难而退是有后果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后果可能会更加糟糕,对那些直接参与的人来说毫无疑问是这样,但是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最终都不是什么好事。”

对美国越战老兵汤姆·科瑞来说,越战还有另一个教训。科瑞说:“当我们打完仗回来的时候,谁都不想跟越战有瓜葛。我认为这对我们这些人打击很大。当时没有人承认这些军人对国家所做的一切、承认他们是在做国家要求他们做的事情。在我们‘美国越战老兵’组织中,我们的座右铭是,‘一代老兵永远不会再抛弃另一代老兵。’”

*越战已非负面词汇*

科瑞说,越南这个词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有着一种强烈的意义,即使对那些对越战根本没有记忆的年轻人来说也是如此。科瑞说:“我认为越南战争是永远不会被忘记的。我想‘越南’这个词会一直伴随我们。这个词即使对今天的人仍然意味深长。这不是个负面的词。我们已经听不到负面的东西了。现在当人们说到越南的时候,他们会说,‘谢谢你们。’”

科瑞说,要想确保越南的教训被牢记在心,确保越战以及所有战争的老兵都能有正当的待遇,仍然需要付出努力。不过,他说,他在今天美国军界的最高军官之间有一些盟友,他们当中有一些人跟他一样,越战时也是一名年轻的军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