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籍华商中国被扣女儿呼吁放人


美籍华裔商人季龙粉因为和中国公司的商业纠纷于去年10月被四川绵阳市警方扣押,后又转为监视居住。他在美国的女儿最近接受了本台记者的采访。她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她的父亲,并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来解决商业纠纷。

APEX是季龙粉和台湾商人徐安克在1997年创建的,在美国DVD和彩电市场上独占螯头。季龙粉1987年自费出国留学之前曾经担任美国驻上海总领馆行政助理以及上海贝尔公司中方行政外事经理。

APEX和中国电视机生产厂商四川长虹集团之间的商业往来开始于2000年。后来双方在货款上发生争执,APEX公司抱怨说,长虹向APEX公司提供的产品退货率非常高,因此APEX在客户那里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而长虹指称,APEX拖欠了长虹应收货款4.72亿美元。于是,季龙粉去年到中国商业考察时,四川绵阳市公安局在10月23号将其逮捕,30天之后转为监视居住。

*长虹到洛杉矶法院起诉APEX*

今年年初,也就是在季龙粉被监视居住期间,长虹集团到加州洛杉矶一家法院起诉了APEX,要求它偿还拖欠的巨额债务。根据法庭纪录,双方争议的焦点在季龙粉被四川绵阳公安局扣押期间与长虹所签署的偿还债款合约。为了证明所签署的合约有效,长虹公司在法庭上出具了由四川省公证处签署的《证明书》,《证明书》上附有中国外交部的证明和专用章,以证明签名的确属实。

长虹说,APEX答应以财产做抵押,而且允许长虹接触APEX的帐目纪录以监督APEX偿付所欠货款。但是,APEX的律师反驳说,长虹公司在四川省警方的协助下对季龙粉进行了“非法拘留”,并胁迫他签署了对长虹有利的合约。因此,长虹的起诉是基于这些被迫签署的合约。

《纽约时报》的报导指出,虽然中国对国际投资来说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但是季龙粉的案子也凸显了投资商在中国做生意时面临的风险。但是,对季龙粉的家人来说,他们最关心的是患有高血压的季龙粉是否能得到很好的医疗照顾。

*季俊为父获释奔走国会*

季龙粉的女儿季俊一直通过美国国会、人权组织为父亲获释奔走。她说:“我最关心的是他的身体健康,食物是不是吃得好,我觉得他没有很好的睡眠,没有受到很好的医疗照顾。他脚受伤过一次,他们没有很快地帮助他疗养他的脚。我没有办法相信他的情况到底如何。”

季俊说,四川绵阳市公安局对她父亲实行24小时监视,他无论做什么事情,包括上厕所和睡觉,都有公安人员在场。季俊说,她父亲经常在中国时间半夜三、四点钟打电话给他们,因为公安人员要在他房间里看电视,使他无法睡觉。

季俊说,每次他和父亲通电话都是父亲打过来,他们没有他的电话号码,而且通话被窃听、被切断的事情时有发生。季俊对中国当局在没有定罪的情况下无故将他父亲关押长达7个月的时间感到愤慨。

季俊说:“一个简单的例子:我问爸爸我可不可以在这边帮你说话,因为我看到那么多的报导都是反面的报导,他们把你讲成一个非常恶劣和极端的国际罪犯,他们在没有定罪之前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因为他们要让中国公众对你有一个很负面的印象,然后把长虹本身的问题和错误转移到这个美国公司季龙粉这个人身上。我觉得他们在做这个工作。”

*美驻华使馆人员探望季龙粉*

目前,APEX和长虹双方的律师以及绵阳市公安局都拒绝就季龙粉的案子公开发表评论。但是,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发言人星期四向本台记者介绍了季龙粉目前的情况。

这位发言人说,季龙粉因为一起商业纠纷受到近六个月的监视居住,现在被扣押在四川绵阳的一个旅店里。但是,季龙粉已经聘请了律师为他辩护,而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官员每几个星期就去探望他一次,最近一次探望是在今年5月12号。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定期就季龙粉的案子和中国官员接触。美国领事馆官员探望季龙粉时,中国官员也都在场,但是有一次,领事馆官员探望季龙粉时,没有人在场,但是门却是敞开的。

美国大使馆发言人说,在和领事馆官员谈话时,季龙粉看上去神智清晰,他在5月3号才检查过身体。5月12号探望他时,季龙粉告诉领事馆官员,他的情况良好。中国官员告诉美国领事馆官员,一个人可以在没有被起诉的情况下被监视居住6个月。

中国当局对季龙粉的监视居住5月28号到期,届时季龙粉的命运如何还很难说。如果一切顺利,他可能和长虹达成庭外和解;如果处理得不顺利,他也有可能会受到起诉,最终通过法律渠道解决和长虹之间的商业纠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