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劳工组织吁中国等国结束强迫劳工


国际劳工组织呼吁中国、越南、以及其它亚洲专制国家结束强迫劳工。

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负责中国和蒙古事务的主任托马斯女士(Constance Thomas)星期三在乌兰巴托召开的一个地区性会议上敦促亚洲国家政府至少着手解决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强迫劳工问题。她表示,国际劳工组织可以提供必要的帮助和支持。来自中国、蒙古、越南、老挝、泰国、柬埔寨、日本、韩国、马来西亚、以及新加坡等10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

对亚洲地区强迫劳工的投诉非常普遍,例如中国的劳教系统、缅甸的奴役制、以及亚洲其它地方的强迫卖淫等。

*ILO讨论解决东亚强迫劳工问题*

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国际劳工组织打击强迫劳工行动项目的负责人罗杰·普兰特说,这次会议是由国际劳工组织和蒙古政府在日本政府的支持下联合主办的,目的是讨论如何解决东亚地区强迫劳工的问题。他说,这次会议是为6月10号即将在日内瓦召开的一次全球劳工会议做准备。

普兰特强调指出,这次会议的中心不是中国:“我们就中国强迫劳工问题进行一些讨论,也提到了劳动教养的问题。我们知道,这个问题在全世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国际劳工组织正在和中国政府进行合作,例如我们和中国政府的几个部委、中国国务院以及全国人大一起组织学习参观和讲习班。目前劳教制度的改革问题已经提到全国人大的议事日程上。因此,我们也在和中国政府探讨如何使这些改革符合国际劳工组织打击强迫劳工的有关规定。”

国际劳工组织官员说,全世界1千230万强迫劳工中,亚洲占了四分之三。总部设在香港的劳工权益组织“中国劳工通讯”驻欧洲代表蔡崇国介绍了中国监狱的强迫劳工情况。他说,在中国,犯罪嫌疑人判刑入狱后必须从事劳动,而且劳动还有定额:“中国现在的监狱和司法系统有商业化倾向,把监狱当作盈利机构以及自负盈亏的企业的现象非常普遍。一些监狱的警察和看守所的待遇以及津贴是和监狱产品的盈利是联系在一起的。因此警察和看守人员强迫犯人劳动的情况非常普遍,劳动强度非常大,而且要定额。如果完不成定额,就会受到惩罚。”

另外,中国的劳教系统、特别是公安部门可以不经审判就把犯罪嫌疑人送去劳教3年的做法也受到抨击。

“劳工通讯”驻欧洲代表蔡崇国还指出,在中国,儿童因家境困难或失学而被迫充当童工、以及妇女受黑社会的控制被迫卖淫的情况也日益增多。国际劳工组织星期三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每年通过剥削被贩卖的妇女、儿童和男人可收益320亿美元,从每名被贩卖的强迫劳工身上平均可以榨取1万3千美元。

*中国出现新的强迫劳工形式*

“中国劳工通讯”驻欧洲代表蔡崇国还介绍了中国目前出现的一种新的强迫劳工形式:“特别是在南部,中国的广东、浙江劳动力缺,一些老板用各种手段把雇工骗到企业后,老板把他扣下来,工人必须工作一年,甚至几年,不准离开。如果工人一定要离开,3个月的工资就拿不到。所以很多工人即使不满工作时间长和劳动待遇也走不了,所以这种新的强迫劳动在中国越来越普遍。”

蔡崇国指出,中国劳工条件差、待遇低、以及工伤事故多等问题都因为没有独立工会组织帮助工人和政府交涉而得不到切实的解决。因此,社会和国家在建立独立工会问题上的对抗越来越严重。

他说:“现在这么多的知识分子呼吁让工人 、特别是民工组织自己的组织,但是,中国政府由于频繁的罢工、示威以及各种各样严重的社会问题特别恐惧和担心,允许工人成立独立工会,会影响它的整个政治体制和社会稳定。因此,中国政府也越来越加紧对工人罢工和组织工会意图的压制,而且越来越在网上、在媒体上对任何工人成立组织的呼吁讨论都是严厉禁止的。”

据美联社报道,在乌兰巴托参加这次国际劳工组织地区会议的中国代表星期三早上离开会议时,没有对记者发表任何评论。但是中国政府一直辩解说,中国宪法尊重人权,而且正在对劳教制度进行改革。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