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银行寻找海外投资夥伴


中国银行发言人星期二证实,中行希望在今年年底以前上市,但目前还在寻找海外战略投资人。战略投资人为什么如此难找?

*两条报导相互矛盾*

中国四大国有银行之一的中国银行在2003年底的时候就跟建设银行一起分别接受了政府225亿美元的注资,剥离坏帐,改善资产负债表,进行股份制改革,为上市做准备。然而,原定2004年上市的计划如今却似乎遥遥无期,而且上市地点也早就从纽约转移到了香港,原因是纽约股市的要求太高。

关于中国银行上市的工作进展,星期二出现了两条消息,其中一条是【新华社】的消息。报导引述中国银行发言人王兆文的话说,中行现在正在跟欧洲、亚洲和美国的战略投资人谈判,谈判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是基于商业机密不能透露这些海外投资方的身份。王兆文还说,中国银行正在积极准备上市,中行会尽最大努力在今年年内上市。

有意思的是,【法新社】的文章说,《上海日报》采访了另外一位中国银行的官员。这位官员透露,中行希望找两到三个海外战略投资人,向它们出售价值100亿美元的股份,这项工作到年底才会有结果,所以今年上市是不太可能的,估计要到明年才能上市。

同样是中国银行的官员,口径却如此不同,连预估的上市时间都不一样,说明中国银行寻找海外投资人的工作还没有什么结果。

*何清涟:财务不透明是关键*

中国银行从2004年下半年就开始寻找海外战略投资人了,但是一直没有下文。长期观察中国银行业改革动态的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告诉本台说,中行在国际大型金融机构里寻找战略投资人其实已经转了一圈了。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做中行的战略投资人呢?

何清涟说:“问题是,人家已经集中表达过它们对中国的几个疑虑。其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财务不透明。根据有限的资料,它们不能够做出判断,看这种投资到底有没有价值,风险有多大。而中国也是恰好最想模糊的就是这一条,它就想稀里马虎,你拿钱来买就行了,你们最好不要问得过细。 ”

*何清涟:政府输血维持*

中国银行星期二公布了2004年的年报。从公布的数据中可以看到,中国银行2004年的净利润基本与2003年持平,但是2004年末的资本充足率达到了10.4%,中国银行的不良贷款的比率则降至5.12%,这两项数字已经满足了国际上对上市公司的要求。然而,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指出,不良贷款比例的猛降完全是中国政府在不断地用资金维持局面。

她说:“我个人觉得中国银行现在确实是危机深重,得了败血症。烂帐不断增加,今年房地产泡沫又形成了一大批烂帐。只看见中央政府不断地拿外汇储备往里面送资金,从98年到现在都一千几百亿了,但就是不见好。输进去是新鲜血液,流出来的全是黑血和败血。”

*拉迪:没有战略投资人也可能上市*

中国之所以如此急迫地推行银行金融体制的改革是因为根据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议定书,到2006年年底,中国将全面开放自己的金融市场,允许汇丰银行、花旗银行等国际金融财团跟中国同行平等竞争。面对这种挑战,坏帐和丑闻缠身的国有银行必须脱胎换骨,而中国政府也希望上市能对银行内部的治理水平起到推动作用。

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拉迪前一段时间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最后迫不得己,也可能在没有战略投资人的情况下直接上市。但是何清涟指出,如果真是如此,中行和建行能在香港股市上筹到的资金肯定是有限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