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日中关系变冷政府传媒有责?


中日两国近年来在经济上相互依赖,相互合作,文化上也有密切交流,日中两国关系理应处于最好的时期。然而,两国外交关系目前却处于1970年代建交以来的最低点。有分析家认为,今天日中关系处于困境,在很大程度上是两国政府以及两国新闻媒介造成的。

日本许多人抱怨说,中国执政党控制之下的中国大众传播媒介以及中国的教育系统长期进行反日宣传是导致中国民众反日情绪的一个主要原因,这种反日情绪导致在今年4月中国一些大城市发生大规模反日游行。

美国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深外交政策研究员黄靖表示,中国民众从中国大众传播媒介中得不到多少有关日本的正面消息,这其中包括日本对当今国际社会的积极贡献。

*日本对国际社会贡献积极*

黄靖说,日本对当今国际社会的积极贡献包括连续多年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对外经济援助提供国,另外,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强国,日本的经济是面向全世界的,对世界经济的发展影响巨大。

黄靖说:“第三,日本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它的宪法明确规定奉行和平主义政策,不许有自己独立的军队。这起码从促进世界和平的角度来看,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强国在自己的对外政策中几乎没有军事的成份,这一点也是有十分积极的意义的。”

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外交政策分析家黄瑛镜说:“从经济上说,日本无疑是全世界经济开发和经济援助的领袖之一。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联合国捐款国,也是伊拉克重建、阿富汗重建、甚至是巴勒斯坦-中东地区重建的最大的独立捐助国之一。”

*不到四成日本人对中国有好感*

传统上日本人对中国抱有友好的感情。但是,去年年底日本政府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对中国抱有好感的日本人仅为37%,是1978年来的最低点,而没有好感的人则超过半数。

传统基金会外交政策分析家黄瑛镜说,这不仅仅是日本的问题。世界许多国家,包括欧美西方国家,对中国朝向经济大国和军事超级大国的发展趋势感到不确定。另外,日本人对中国抱有好感的比例降低也跟中国的行为有关。

黄瑛镜说:“我认为中国的行为也是一个原因。在外交政策上中国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尤其是针对日本。如在尖阁列岛(也就是中国所说的钓鱼岛列岛)问题上、在核潜艇入侵日本领海问题上、以及中国外交官对日本使用越来越对抗的语言的问题上,中国都表现得咄咄逼人。”

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深外交政策研究员黄靖则认为,许多日本人对中国抱有矛盾心理。一方面觉得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带动日本走出经济停滞和衰退,中国因此对日本很重要;但另一方面,中国的崛起也让许多日本人感到不安和威胁,因为这些人在下意识中觉得好像日本的兴盛时代过去了,中国势头旺盛。

黄靖说,中日两国最近以来关系紧张,其中一个原因跟中日的媒体,其中包括中国的媒体也要负一部份责任。中日两国的媒体都是报导对方副面的东西比较多,而正面的报导比较少。举例来说,中国媒体很少报导1945年以后日本社会和日本人民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中国有关日本的历史教科书只是停留在1945年,所以,许多中国人对日本的了解往往停留在1945年以前的日本。

*日本媒体负面报导中国*

黄靖说:“日本的媒体对中国的报导往往也是报导一些负面的,威胁性的东西多。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如中国副总理吴仪访问日本。一开始吴仪在很多场合的讲话、跟一些人的交谈都是非常正面的。但日本媒体报导得非常少。但是,吴仪取消了跟小泉的会晤之后,突然之间媒体就大篇地、连篇累牍地报导了。”

中国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先前都表示,中日两国之间政治关系困难的症结所在是日本政府高级官员坚持参拜供奉着侵略中国和亚洲国家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传统基金会外交政策分析家黄瑛镜说,显然,在对待侵略战争历史的问题上,日本政府的做法是成问题的,给中国和韩国政府提供了攻击日本的把柄。

黄瑛镜说:“历史问题最令人恼火的就是,日本不能采取负责任的行动,让历史永久成为过去,这就让北韩、南韩、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政府可以持续一贯地利用历史问题作为攻击日本的手段。我认为这是日本没有能像德国那样对待历史,是对历史的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早些时候,中国政府和日本政府领导人都已经表示,将采取积极向前看的姿态发展两国关系,避免纠缠过去的不愉快。现在还不清楚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成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