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异议人士呼吁平反六四


六四天安门事件16周年前夕,中国国内的持不同政见者不顾当局的威吓,继续向胡锦涛等中央领导人和解放军领导人写公开信,呼吁为六四事件平反。

*六四受害者给军队领导写信*

中国政府1989年6月4号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民主运动已经16年了。16年后,六四仍然是一个最敏感的数字,中国媒体不能报导,中国人不能自由讨论,中国网络警察更是要在周年纪念前后加强对这两个数字的屏蔽和监控,确保这个话题不会出现在任何中国互联网的论坛当中。

然而,在互联网时代,国内民众以及六四受害者的声音仍然能够突破封锁,传到海外,并且在海外媒体上广为报导和传播。

广西南宁六四事件受害者薛振标给刘华清等中国军队领导人写信,希望由中国军队出面,解决六四遗留下来的问题。薛振标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的时候,介绍了他为什么给中国人民解放军领导人写信。

他说:“六四事件和中国军队有直接的关系。镇压六四主要是军队。中国历来都是枪指挥党,尽管表面上他们说党指挥枪。实际上,谁掌握了军权,谁就最有发言权,谁在党内说话就最有力。毛泽东是这样,邓小平也是一样。现在军中很多人都明白,军队应该为人民服务,为国家服务,为国防服务,不能作为镇压老百姓的工具。我主要是从这个角度呼吁中国军队领导人出面平反六四。”

*薛振标:勇敢承认错误*

薛振标的公开信还说: “六四镇压丢尽了中国军人的脸,也玷污了中国军队在人民心目中的光辉形像。古人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们不能一错再错了,善恶就在你们一念之间!你们应该拿出军人的勇气!徐勤先将军为你们树立了榜样!

“勇敢地承认错误,抛弃顾虑推动‘六四’平反吧,这是对你们自己的过错的最虔诚的忏悔,是你们为人正直的表现。只有这样你们的良心才能得到安慰!只有这样才可以安慰无数“六四”遇难者的在天之灵!只有这样才能获得绝大多数“六四”受害者的谅解!只有这样才能重新树立中国军人新形像,捞回中国军人的脸面,挺起身面向世人!祖国和人民才会谅解你们。”

*天安门母亲致胡锦涛公开信*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六四难属在中国政府血腥镇压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16周年前夕也发表了一封公开信。

丁子霖等125名“六四”难属在写给中国领导人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中提出对话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对“六四”事实进行独立、客观的调查;通过公布调查结果让中国社会民众作出公正判断;在此基础上将“六四”问题纳入法制轨道解决,并通过合理解决“六四”问题求取社会和解。

*中国人权:六四检验和谐社会真伪*

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受丁子霖等六四难属的委托,在美国公布了这封公开信。中国人权表示坚决支持丁子霖等“六四”难属的合情合理合法的要求。

中国人权组织说,如果胡锦涛确想实现建立“和谐社会”的政治意愿,他就不可能避开中国社会重大的社会问题,因为不解决这些社会问题,根本没有和谐可言,唯有高压迫害下的沉默和恐惧。胡锦涛是真想要“和谐社会”,还是想要高压下的沉默和恐惧,他如何对待“六四”等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是检验胡锦涛所谓“和谐社会”真假程度的一个指标。

*刘晓波:钦佩天安门母亲*

刘晓波在六四时期,曾经作为天安门广场上的四君子之一参加过绝食。他后来被当作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背后的黑手而被关进监狱。目前居住在北京的刘晓波写文章对丁子霖等“六四”难属16年来为救助六四死难者家属进行的不屈不挠的努力表示钦佩。

刘晓波在文章中说:“我看来,在大屠杀之后的中国,这个主要由母亲们组成的难属群体,堪称最具凝聚力和感召力的道义象征:以爱心融化恩怨,以理性约束愤怒,以善意化解恶意,以和解缩小鸿沟,以勇气呼唤良知,以坚韧赢得尊敬。他们从未采取过激进的行动,从未提出过激的要求,也从未使用过咬牙切齿的言词。相反,他们所做的一切和始终坚持的要求,皆合法合理合情。

“这种高贵之爱、这种清明之理性,这种持之以恒的韧性和勇气,实为践行社会良知的楷模,是中国民间社会中最可宝贵的道义资源,是中国转型得以和平有序进行的健康力量之一。 失去孩子的母亲们仍然在流泪,只要孩子们的冤屈得不到伸张,她们的泪就流不完。但是,觉醒后的哭泣,不再只是伤心和悲痛,不再是软弱和无奈,而是面对高压的勇敢、坚强和希望--对刽子手的控诉,对独裁政府的抗议,对所有良知者的呼吁。”

*王超华:纪念六四口号有永恒意义*

16年已经过去了,中国政府会倾听这些母亲们的声音吗?他们会仰望天安门母亲伟大的母爱和良知吗?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被中国政府列入通缉名单的王超华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的时候指出,尽管时间过去了一年又一年,但是纪念六四的一些口号具有永恒的意义,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的。

王超华说:“我实际上不赞成一年一年因为时间越来越长需要更新纪念六四的口号.我更赞成坚持不变的口号.像港支联提出的拒绝遗忘,平反六四,查明真相,惩办屠城凶手,结束一党专政。我认为所有这些口号都是必须要坚持、必须要提出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