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救援遭受家庭暴力女性移民


在华盛顿地区遭受家庭暴力和其它形式虐待的女性移民可以求助于“塔赫里法律中心”,这是一个非政府、非盈利性的地方组织。中心的第一联络人通常是内加·阿什塔利,她是来自博茨瓦纳、6年前移民到美国的一位年轻伊朗妇女。

*热爱帮助女性移民的人*

内加·阿什塔利最初作为一名实习生来到“塔赫里法律中心”,她当时还是美国东北部佛蒙特州的米德尔贝里学院的学生。她说,她对中心给不同种族、宗教背景的女性移民所提供的服务尤其感兴趣,因为她信仰巴哈伊教。

内加说:“我认为一般来说我对司法更感兴趣,让那些过去无法以法律保护自己的人能够获得机会。我所从事的大部份学术工作都是关于非洲的土地权问题,我一直对妇女被定义为一种财产、她们在经济上的自立、以及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等问题之间的相互联系很感兴趣。”

“塔赫里法律中心”的工作人员包括3位全职律师和100多名兼职律师,他们为了公益,帮助妇女和儿童逃离各种形式的性别暴力。

*倾听各种令人心碎经历*

阿什塔利女士说,求助于“塔赫里法律中心”的女性移民常常是孤注一掷,她们找不到别的地方求助。阿什塔利女士就是负责接听这类电话的人。

她说:“我们的第一项工作是倾听这些妇女的经历,这些经历真的就象发生在我们身边一样。我是说,这些经历简直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些妇女的勇气和才智太了不起了。那么,我们下一步力图做的就是解决法律赔偿问题,通常都是和移民问题直接相关,帮助她们合法地在这个国家居留,并且使用社会服务。”

内加每天都在听这些妇女讲述她们那些令人心碎的经历,有的试图逃脱丈夫的殴打,有的试图逃离坚持让她们的女儿接受割阴的姻亲,还有的人试图逃离那些把她们当做奴隶买来的人。内加说,她必须想办法解决工作给她带来的情绪压力。

她说:“这太难了,因为你常常听到人们痛苦遭遇的具体细节。我想到的唯一能够使这种压力减轻一些的就是,我们处在一个积极努力地帮助别人的位置上。所以说这是一个富有成效的会面。你并不只是被动地听,然后什么也做不了。”

*受家庭影响重大*

内加说,她愿意给别人提供帮助和服务是从她的父母那里继承来的。她在伊朗的巴哈伊信仰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她父母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搬到博茨瓦纳,服务于非洲的巴哈伊社区。内加在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的一所国际学校读书。在那所学校里,英语是教学语言,学生来自于不同国家。内加在南非还参加了各种各样的服务项目。她在18岁的时候,获得奖学金到美国读书。

她说:“这或许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推荐到美国,在佛蒙特的一所文学院学习。所以说,我有幸受到了极好的教育,不过我也对佛蒙特缺乏多样化感到震惊。所以说,在美国如果不是住在大城市的话,就会有不同的体验。人们都很热情,坦率,可是他们不一定知道太多外面世界的情况。所以我和别人的许多交往都起到了一种教育的作用,我们可以彼此分享知识。”

*感谢美给予她机会*

大学毕业后,内加·阿什塔利回到了博茨瓦纳,在埃塞俄比亚的公共健康和文化项目工作了1年。后来她又回到了美国,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继续攻读地理和土地权专业的硕士学位。在美国生活了6年以后,她开始感激这个国家给她提供的机会。不过她也能明辨一些负面的东西。

她说:“当然我在这里得到了文化和机会,如果不来到这里,我是永远都不会得到这些的。我非常幸运,因为我认为我所受到的教育赋予了我用批评的方式对一些问题提出质疑的能力,这种方式有时在国外的教育中是学不到的。举例子说,我认为如果我作为一名女性在伊朗长大,在伊朗受教育,那么我看问题就会大不一样。不过,我认为我奋力反抗的事情之一就是美国非常注重物质。衡量人生的成功与否通常是建立在你赚多少钱和你在物质上的收获基础之上。对我来说,那不是我想追求的东西,可是进行反抗并且让人们认识到还有其它更重要的东西常常是一个挑战。”

内加说,她每天在“塔赫里法律中心”工作,和女性移民打交道的确影响到她对美国的看法:“我认为在美国最激动人心的事情就是我把美国看作是一片广具潜力的土地。尤其是,它有史以来一直由移民组成,在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我觉得如果美国能够实现这一点,那么它就给世界其他国家树立了一个典范和希望。因为美国最终将发展成为一个惊人的紧密相连的小世界,而且美国很多元化,有这么多机会实现这一切。作为其中的一部份,我感到很兴奋。我们尽可能地帮助这些妇女,这些有资力、勇敢和充满智慧的妇女就会使美国变得更强大。”

内加希望,有朝一日能和她的埃塞俄比亚丈夫回到非洲,把她在美国获得的经验应用在那里,以确保妇女能够通过法律来保护自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