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专家激辩中国汇率问题(2)


中国的汇率问题触动着华盛顿的神经。在国会山庄激烈争吵的同时,华府学界的辩论也失去了往日“君子坐而论道”的谦谦风格。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日前举办的中国汇率研讨会上,台上和台下唇枪舌剑,针锋相对,其激烈程度为多年中少见。

*帕利:美贸易赤字中国为主因*

专家们常把美国与中国关于汇率问题的交锋比喻为一场双方为了自身利益而展开的博弈。从美方来说,迫使中国提高汇率的直接目的就是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

美国国会智囊机构“美中经济安全审议委员会”的总经济师托马斯.帕利日前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汇率研讨会上表示,美国的赤字问题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中国在其中具有关键的作用。

帕利说:“美国2004年的商品贸易赤字是6515亿美元。2005年头四个月,这个数字增长了24.7%。 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增长下去,今年将达到7860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这个数字太大了,它只包括制造业,占了制造业产出的30%。”

帕利表示,美国和世界各地区都有贸易赤字,但主要是在东南亚地区,特别是中国。美国同中国的赤字是最大的,而且增长的速度最快,贸易不平衡问题最为严重。为了解决美国的贸易赤字问题,帕利认为,亚洲国家应当达成一个类似当年跟日本达成的“广场协定”那样的“东亚广场协定”,采取协调行动,调整利率。

*盖保德:最大贸易顺差在欧元区*

学界一般认为,当年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之下签署了“广场协定”,同意日元升值,从此导致日本经济的十年衰退。但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盖保德认为,帕利的思路存在根本性的错误。

盖保德说:“中国的贸易顺差在美国赤字中的比例,中国作为造成美国赤字的一个主要原因,应当在中国的全球贸易资料中反映出来。但实际上,中国只是一个第二位的因素。最大的全球贸易顺差是在欧元区。现在人们都在谈论欧元在最近一两年大受美元贬值之苦,升值太多。但要看一看欧元区的贸易顺差的规模,人们或许就会认为,欧元升值的幅度还不够。”

*盖保德:目标对准中国比较方便*

人们也可能会认为,中国贸易顺差近几年增长很快,它在美国贸易赤字中的比例肯定在快速增长。但是,盖保德指出,资料显示,这个比例六年来没有变化,相反,日本的这个比例扩大了很多,欧元区的比例依然很高,亚洲其它经济体,如台湾、香港、泰国、新加坡等的比例显著提高,超过中国。

盖保德说:“我们为什么不把攻击、批评的矛头对准这些地区呢?为什么不对这些地区发出警告,说美国要搞保护主义呢?我的看法是,这些经济体是我们的盟友或朋友,而中国则不是。把目标对准中国比较方便。”

*博特利尔:美贸易赤字关键在美*

美中经济与安全委员会的总经济师帕利认为,解决美国经常帐赤字有三个办法,一是美国出现经济衰退,减少进口。二是世界各国加快经济增长,以扩大从美国的进口。三是,美元贬值。他认为,前两种办法都不具有短期的可行性,现在剩下的选择,就只有通过美元贬值,或人民币和其它主要货币升值。

长期从事中国经济问题研究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彼得.博特利尔也不赞成帕利的观点。他认为,美国贸易赤字问题关键在美国,既使达成“东亚广场协定”也不能解决问题。

博特利尔说:“我认为,中国并不是问题解决办法中的主要部份,而是一部份,特别是要和‘东亚广场协定’一起来看的时候。既使这个协定达成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全球经济不平衡问题的核心在美国。美国的经常帐赤字占全球经常帐赤字的大约80%。如果美国决策者不改变政策,不缩减预算、增加储蓄,不加强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的话,‘东亚广场协定’就不会产生多大效果。”

*听众:美须缩减开支、提高储蓄*

博特利尔还补充说,日本和欧盟都要采取行动,扩大内需,这是一个主要因素。中国汇率只是一个相对次要的因素。

参加会议的一位听众也对帕利的三个选择提出质疑,指出为什么这三个选择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项,这就是美国通过缩减开支、提高储蓄的办法来解决赤字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