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全面加强政治思想教育


自从胡锦涛接掌中国党政军最高权力以来,中国政府全面加强了社会控制措施,尤其是加强了所谓的政治思想教育,希望恢复共产党意识形态在中国社会中的地位。然而,观察家们普遍指出,中国当局的这些做法,恰恰显示出中国当局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中国社会现在危机四伏,而且当局提出的宣传口号陈旧落伍,跟中国社会的现实形成鲜明反差。

海外舆论普遍认为,接掌中国党政军最高权力的胡锦涛一度让许多人抱有希望,认为他能在推进中国政治改革方面有所作为,使中国的政治制度也跟经济一样开始开放。但是,一年多来的形势发展,使许多人感到失望。在北京的作家、评论家刘晓波指出,北京政府加强意识形态控制是显而易见的。

*中共高层讨论控制青年思想*

刘晓波说:“从去年到今年,中共先后召开了两次高层会议,一次是关于加强大学生政治思想教育工作的会议,胡锦涛出席了会议并讲了话。一次是最近中共中央召开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会议,胡锦涛也出席会议并讲话。这种大力强调对学生进行政治思想教育的活动是过去20年来所罕见的。”

传统上,中国的学生是社会各阶层中最积极表达自己政见的一个群体。自从1989年中共最高当局出动军队镇压了以学生为先导的民主运动以来,当局一直对中国的学生实行严密的控制。

与此同时,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官员在城市和农村地区的不法行为,引起了广泛的社会不满和抗议。中国公安部门内部的研究人员也普遍承认,中国城乡近年来逐年大幅度增加的社会大众群体抗议事件,多数都是事出有因,是地方政府官员的不法行为导致的,是靠公安部门的镇压无法解决的。

*公安研究人员承认政法制度落后*

美国兰德公司中国问题研究者谭睦瑞在过去的几年里,对中国公安部门内部刊物进行了研究,发现很多中国公安部门研究人员坦率承认,中国近年来社会群体抗议事件大幅度增加的原因,是中国政治司法制度落后于社会的发展。但是,政治改革在中国现在依然是一个不得自由讨论的禁忌话题,这些研究人员也刻意回避政治改革的话题。

面对广泛的社会不满和抗议,回避政治改革的中国当局采取了多管齐下的方式进行应对。一方面强调采取镇压措施,把所谓不安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以避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事态出现。作为镇压措施的一部份,中国政府推出新的上访条例,规定民众向上级政府部门反映问题,最多可以推举4人为代表,超过4人的,政府拒绝接待办理。

另一方面,中国执政党推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宣传口号,试图对广泛的社会不满和抗议进行所谓的正面引导。就在批评者普遍批评中国当局一味提出空洞无物的口号却拒绝采取实际措施创造社会和谐的时候,中国当局又推出了另一套正面宣传的口号,其中,最让观察家感到有趣的是所谓的“尊重劳动”的口号。

*胡平:口号做法南辕北辙*

在纽约出版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说,中共一方面加强镇压,一方面提出和谐社会的口号,口号跟实际做法南辕北辙,相互冲突。

胡平说:“至于他谈到尊重劳动,我想在今天的中国恐怕就更象是一个笑话了,一个讽刺了。在今天的中国,恰恰是不劳而获的人在社会上享有极高极高的地位,享有一系列的特权,而所谓的打工的人,那是处于社会的最下层,而且缺少最基本的权利保障。”

中国在执政党共产党的理论上依然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是一个劳动阶级当家作主的国家,中共是劳动者的代表。在这样的一个国家,一本正经地提出“尊重劳动”的宣传口号,给人的印象是劳动者和劳动在中国是不受尊重的。

*焦国标:劳动者在中国不受尊重*

曾在北京大学教授新闻的焦国标教授说,劳动和劳动者在中国不受尊重,这不是一个印象问题,而是一个事实,因为在中共统治下,中国没有基本政治自由,劳动早就成了惩罚和奴役的代名词。

焦国标说:“我们说‘劳改’,劳改是什么,不就是劳动改造人吗?这就说明劳动是处理坏人的一个手段,对不对?另外还有,知识分子过去打成‘右派’了,就说‘去劳动去’,假如劳动光荣,那为什么叫他去劳动呢?这不是羞辱他了吗?所以说,劳动在他(中国当局)脑子里是一个很低级的东西,所以可以当作一个羞辱人的手段。”

不过,中国官方的大众传播媒介表示,“党和政府始终崇尚劳动,倡导尊重劳动。”与此同时,中国官方的大众传播媒介也承认,“我们身边还有许多不尊重劳动的现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