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原沈阳司法局长批中国劳教制度

  • 严明

在加拿大申请政治庇护的原沈阳司法局长韩广生指出,中国的劳动教养制度根本没有存在的法律依据,而且对人权的侵犯也最为严重。

韩广生从1996年至2001年出走加拿大之前,先后担任沈阳市司法局副局长、局长,直接管辖沈阳市的两所监狱、四个劳动教养院。他星期二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的劳动教养制度是一个“怪胎”,即使按照中国现行的法律,也找不到存在的法律依据,唯一可以算作依据的只是国务院1954年颁布的一项“劳动教养条例”。

韩广生说:“首先,它的存在是没有法律依据的;第二,劳教人员被判处劳教的程序非常简单,没有使被判劳教者的合法权利得到有效保护;第三,进入劳动教养院之后所受的待遇也有很多是非人道的;第四,劳动教养出来的人就被打上‘有前科’的烙印,他们可以说是永远不得翻身。”

*判处劳教由公安局决定*

韩广生介绍说,判处劳动教养完全由公安局一家决定,没有法院或其他机构的审核监督:“这其中有时遇到什么‘严打战役’之类的,还要下指标,就是每个单位要报多少个劳动教养的。这里就会产生凑数的现象。”

韩广生谈到,劳动教养的期限是半年到三年,公安局决定之后,被教养者根本没有上诉的机会。他说:“从理论上讲,劳动教养人员不属于犯罪,属于受到行政处分;那些罪犯受到的是刑事处分。可是往往会有这样的不平衡,比如说一个团伙一起干了一些偷偷摸摸、打架斗殴的事情,首犯被认为构成犯罪,就要判处刑罚,刑罚可能判一年或两年,也可能判二缓三,实际上并不入监;其他从犯不构成犯罪,要受行政处分。行政处分判多少呢?判劳动教养三年。结果,从犯被剥夺人身自由的时间比主犯要多。”

韩广生表示,更严重的是这种被随意判处劳教的人在解除劳教之后,都永远戴着劳教分子的帽子,受到社会的歧视,因而刺激许多人再次做案,而且越做越大。他认为,劳教制度应该取消,但阻力会很大。

*劳教成领导惩罚他人工具*

韩广生说:“中共包括各级党委政府的一些领导把劳动教养当作自己的一个工具,把自己不满意或对自己有不满表示的人扣上一个什么罪名,就投进教养院。因为不需要任何程序,只要下行政命令就可以了。比如说象沈阳市(前市长)慕绥新下令关押一个经常组织游行集会反腐败的退休老干部周伟,把他关进教养院里了。”

韩广生2001年持商务考察签证抵达加拿大申请政治庇护,今年4月被加拿大难民法庭拒绝。他已经向加拿大联邦法院提出了上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