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农民调查作者呼吁法院裁决


《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的作者遭地方官员控告“侵害名誉”案件,庭审结束到现在已经将近一年,仍然悬而未决。被告星期一向法院递交声明,拒绝接受调解,并且要求法官作出公正的判决。

安徽合肥作协成员陈桂棣和吴春桃夫妇撰写《中国农民调查》,披露农民受到地方官员剥削的处境,书中提到许多官员的真实姓名。其中之一安徽阜阳市政协副主席张西德去年6月以侵害名誉为由,状告陈桂棣夫妇,并且要求他们道歉赔偿。

这个案件在去年8月庭审后,法官迟迟没有做出判决,一度还传出双方可能要私下和解的说法。被告律师浦志强星期一代表陈桂棣夫妇,致信阜阳中级人民法院,呼吁法院裁决,并且也表达了拒绝和解的决心。

*司法行政劝被告接受调解*

陈桂棣在给法院的声明中表示,原告张西德从来没有向他们表达和解的愿望,但是从去年10月下旬起,当地文联和司法行政机关纷纷劝说他们接受调解。连法院都主动参与。审判长曾经在3月转达了张西德的调解意愿,但是吴春桃予以拒绝。前两个月,合议庭成员从安徽阜阳前往北京与合肥,约见出版社和律师,声称双方已经同意和解,建议以出版社赔、作家道歉来结束这起案件。

陈桂棣的律师浦志强认为,合议庭积极促成双方调解并不合理。他说:“因为法院不应该这么主动。这是当事人自己的权利,几方当事人在法庭上都已经明确表示拒绝调解。这时候法院的义务应该是即时判决。法院不应该这么热衷。我觉得司法应该是消极的。”

陈桂棣告诉记者,原告从来没有向他们表达调解的愿望,他们只有在与原告直接沟通的前提下才考虑和解。

陈桂棣说:“我们愿意和张西德先生面对面,那就要坐下来总论这个调解问题。你的动议是什么?你打这场官司的目的是什么?打到现在有何感想?调解那就坐下来,我们想听一听。我们到现在依然认为他没有调解的愿望。我们看不到。我们看到的都是比原来更恶劣。”

陈桂棣所谓恶劣的言论,指的是张西德今年3月告诉记者,中国农民调查一书中,涉及张西德的部份,除了名字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原告称被告拒绝调解*

原告张西德表示,调解不成是因为陈桂棣拒绝,他不方便表达看法。

张西德:调解他不同意。

记者:谁不同意?

张西德:陈桂棣不同意。

记者:你希望和解吗?

张西德:调解我没有意见。我同意调解。

记者:您还希望人家道歉赔偿吗?

张西德:现在这个案子我没法说。

张西德强调现在没有人谈论这起案件。他和律师已经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他说:“我既没问,也没有人跟我说,我啥也不知道。我说的是实话。律师我们连电话都没通过,”(记者问多长时间没有通电话了?)从春节以后。大半年了,我们连电话也没通过。”

*安徽省委书记批中国农民调查*

陈桂棣在递交法院的声明中,提到新任安徽省委书记郭金龙在电视上批评《中国农民调查》是很不好的书,抹黑了安徽人。陈桂棣肯定郭金龙个人有发表意见的权利,但是担心省委书记的发言可能影响到法院的判决。他呼吁法院要公正审判。

陈桂棣表示,目前关于判决的结果传出了各式各样的谣言。作为被告,对他们来说最好的结果当然是原告败诉。原告撤诉,或是法院驳回起诉也都能够接受。如果判决他们败诉,他们将继续上诉。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